| 时间一长,假的就成了真的

 

在1991年上映的电影《大红灯笼高高照》中,巩俐扮演的四姨太为了争宠,假装怀孕,最后事情败露。好心的大少爷对她说:“你也真蠢,怀孕这种事,做假能假得了几天?”四姨太说:“我蠢?我不蠢!我早就算计好了,开始是假的,只要老爷天天到我这儿,日子久了不就成真的了?”

 

“日子久了不就成真的了?”四姨太话里透着智慧。四姨太的意思很明白,虽然是假装怀孕,但是因为引来了老爷更多的关注,就会有更多怀孕的机会,时间一长,假的就变成了真的了。到了那时,就算有人知道了当初的假,又能怎样呢!

 

这不禁让人想起了汉芯事件。1991年陈进大学毕业,或许他也看了这部当年轰动的电影,也或许“四姨太”的这几句话铭记在了他的脑海中。十二年后,“敢”于创“新”的陈进急于求成,为产业埋下了四姨太效应的萌芽——在验收时,汉芯自研的产品没有期完成,但他为了能够继续进行研发,就用外面买来的芯片磨去logo充当自研芯片去博取关注,再用“忽悠”来的钱来进行研发。也有人认为如果再给汉芯多一点时间,或许他们就能拿得出真正属于自己的产品。但可惜的是,随着“汉芯一号”造假被爆出后,汉芯的如意算盘也落空了。

 

汉芯虽然“功败垂成”,但他们的思路和套路却被“继承”了下来。在半导体产业热火朝天的今天,“四姨太们”不仅越来越多,花样更加丰富:PPT公司、合资公司、代理等模式活跃在这个市场当中,他们到底是当代汉芯还是一手忙融资,一手忙发展,还是真的想做实事?乱花渐欲迷人眼,我们应该如何看待这种现象呢?

 

未成曲调先有情的“PPT”公司

 

钱多的地方机会就多,进来的公司也就多。半导体毫无疑问是现在资本追逐的新战场。在这种情况下,有一些公司打着瞄准新兴领域或卡脖子市场,在地上撒下了一把国产化的诱饵,吸引了众多资本蜂拥而上,资本又帮助编撰出更加美好的故事......

 

不少AI芯片公司、芯片设计企业、设备和材料厂商喊着响亮的口号,高举着“解决卡脖子,提升产业链供应链安全”的旗帜,带着制作精良的PPT迈进了中国半导体产业。在慷慨激昂、为国分忧的口号下,雾里看花实则精明百倍的资本实际上却在为无法落地的AI公司、通过东拼西凑出来的芯片设计企业、挂羊头卖狗肉的设备和材料厂商挂起了“长明”的红灯笼。

 

这些未成曲调的芯片公司,用“情”打动了资本,获得了政府的支持,当然资本诚然也不期望他们的投资打水漂,他们也同样希望通过舆论和产业关注,帮助这些企业快速成长,摘掉“无法落地、通过东拼西凑和挂羊头卖狗肉”的帽子,将PPT变为现实。这是当下“陈老爷”与“假孕的四姨太”之间的心照不宣,在击鼓传花中,寄希望“灯笼红红”,也希望能孕育出一个真正的“孩子”。

 

时代变迁,资本、产业这些“陈老爷们”愿意给假孕的“四姨太们”一次次机会,不论是国产替代的口号,还是先进技术突破的理想,他们都抱有希望的火种。当然,有意思的是,陈老爷地位日趋下滑,只要是处于备孕状态的姨太,就拥有产业地位,现在是资本的陈老爷打着红灯笼找有潜在怀孕体质的姨太太。

 

茅台加了镇的茅台镇酒

 

“真代理,假研发”成了当下芯片创业企业中四姨太效应的新模式。他们既做代理,又搞研发,新瓶装旧酒,换了个外套,便成了“中国芯”。茅台加个镇,购买需谨慎;高举中国芯,投资要小心;口口国产替代,可能把你伤害。尤其是材料类代理企业,将他人的材料混入自己产品中,犹如在自创酒中勾兑了极低比例的十五年茅台,便摇身一变成为了国窖陈酿,是出自茅台还是茅台镇,真假难辨。有的公司是用茅台的瓶子换上茅台镇的酒,还就成了飞天茅台;有的则是用自己的瓶子,换上别人的酒,自己的酒也就成了陈酿。假作真时真亦假!

 

更有一些企业,就像《亲爱的》电影当中人贩子拐走别人家的小孩,干脆用买来的材料玩起了狸猫换太子的把戏,用自己的桶装别人的材料,买来的也说是自己的,换了一个“中国制造”的马甲就敢称自己是国产,给产业造成了一种“大突破”的假象。

 

在设计企业中,更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有的买别家芯片,有的买晶圆自己封装,有的买“Logo”权,有的全部委托给设计服务公司。反正对外都说自家芯片,安能辨它是雄雌! 

 

但从另一方面看,如果代理公司能够坚持不懈地进行研发,不断地在茅台中加入自己的酒,不断地提高这个比例,茅台镇或许也能够摆脱茅台的影响力,找到属于自己的定位。拐走别人家孩子的“四姨太”,希望能够再次上演“狸猫换太子”的戏码,孕育出属于自己的孩子。

 

阳澄湖里洗了澡的合资公司

 

合资公司也是中国半导体产业发展过程中的重要角色,这些公司往往背靠知名的国际的企业。在这种情况下,合资公司是想博得市场关注的“四姨太”,他们盯着科创板等资本市场,讲一个融资上市的故事。

 

国际公司将一些毛利低,意义不大的产品或者授权或者委托或者经销给国内公司,成立合资企业;有的更多是IP授权技术转让,把低端市场给到国内企业。讲着技术引进再转化的故事,但在代理容易研发更难的无情现实面前,只能打上市捞钱的如意算盘。

 

此外,眼下国内还存在不少外资或非大陆台资企业,他们在大陆成立分公司和子公司,这些公司表面上是与地方政府合资,实则半导体的专业性使团队无法替代。这类合资公司像是泡了澡的阳澄湖大闸蟹,他们虽然打着“阳澄湖”的旗号,获得了市场的关注,但实际上政府对这些“四姨太”没有实际的掌控权,他们孕育出来的“孩子”甚至姓什么都难以判定。

 

另外一类是与知名下游厂商合资成立的芯片公司,下游企业借着产业的热度,喊着进军半导体产业的口号,收割了市场的关注,以此博得资本市场关注和政府的关怀,实际的收益则体现在股价上或是登录资本市场。相对应的合资公司也在这个过程中收获了他们想要的产业舆论,成为了下游企业“借腹生子”的四姨太。这也就不奇怪,为何没做芯片的终端公司纷纷宣布做芯片,而有芯片的终端公司却争相把芯片公司分拆出来。难道真是“有人星夜赴考场 有人辞官归故里”?

 

结尾

 

科技竞争、政府重视、市场需求、解决卡脖子风险、增强产业链安全,尤其是科创板,使得芯片成为大风口,自然“四姨太”们也随风而来,各领风骚,各有绝招。对这种现象我以前多持批判的态度,写过不少讽刺的文章。但当“四姨太”越来越多,似乎也得到更多的认可甚至支持的时候,我不禁思考,是不是我错了?

 

这不禁让我想起唐朝诗人李涉的那首著名的《井栏砂宿遇夜客》:暮雨潇潇江上村,绿林豪客夜知闻。他时不用逃名姓,世上如今半是君。

 

《大红灯笼高高照》上映已经三十多年了,但“四姨太效应”却在当今的半导体产业发扬光大。如果陈进看到现在的“四姨太”们,会作何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