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参加了一些活动,就是分析解读业界各家公司发布的2022十大科技趋势,就像下边这个,这样的还有几十个,其中有google、阿里达摩院、腾讯,还有很多调研机构的。

 

整个过程经历下来,坦白讲是有点懵逼的。

 

每家讲得都各不相同,角度也是各有各精彩,最让我难受的一个点是,这些个预测很多都是个结论性的判断,没有逻辑推理过程,甚至不管前一年预测了啥。(去年预测都实现了吗?)

 

但更让我难受的是,所有的趋势都是乐观的!没有任何公司认为未来会有什么危机(例如火山爆发?)有什么问题需要面对的?

 

趋势不应该是一个中性词吗?

 

所以,我打算对芯片领域的未来五年趋势,也发布一个不负责任的2022年预测!

 

芯片行业的生产力及其经济规律是什么? 那人人皆知的答案:摩尔定律。其实它本身就是作为一个经济规律被提出来,然后趋势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发展的逻辑,

 

当这个逻辑并不稳定,或者一些变量不再稳定的时候,故事就展开了。

 

如果回望过去,当摩尔定律第一次出现病态的时候,intel衰弱了,apple、ARM崛起了,“真男人有自己的工厂”这个逻辑在丧失其说服力,这其中本质的变化是什么?是科技资源配置从自有制在转变成众筹制,和正常众筹唯一不同的是有个大流氓apple,它倡导的众筹玩法是其实是我先来吃头啖汤,玩得差不多后众小弟快乐接盘。

 

想一想,不仅仅是process之于TSMC,CPU之于ARM(终端众筹),甚至APP之于android,除非有些扶不起的,apple都是如此,我认为这是apple崛起的重要因素。

 

但这个故事,在未来的几年,好像也有点玩不动了哦。

 

摩尔定律其实从技术上来讲并未停滞,2nm、1nm都是有得做的,但是,每个晶体管的价格,从28nm起,那经济曲线就变化了!

 

 

预测一:TSMC将成为唯一的崛起,并逼迫intel转入fabless,TW将进一步成为全球wafer制造中心。

 

上个月,intel CEO专机来拜访TSMC,还特意在youtube视频公示,前两日TW也爆出新新闻:

 

 

其中至少有四重意义:

1、本来TSMC也快要难以负担的工艺演进代价(每年300亿美元级别,wafer得卖啥价能收回投资?),但现在从原本APPLE一家牵动,变成了apple+intel众筹,对TSMC是强者愈强的一步重大推动力。

 

2、intel和apple各自独立建厂,说明双方的process定制诉求差异很大,而且这产能需求加起来比以前的工艺更大了。

 

3、intel专厂产能是2W wafer per month(产能预订),这个产能不是简单GPU能吃掉的,得有大量CPU入场,这将压缩intel美国建厂的动力和费用,将使得intel

 

4、Fabless化。同理,三星找不到人众筹了,也将以肉眼可见速度慢下来。先进工艺产能进一步集中在TW,呵呵,我也不知道美国人在想啥,可能是民主决策吧。

 

 

预测二:apple和intel这样的高利润寡头将因为晶体管成本上升而出现由盛转衰,众多能耗分配更佳的次级厂商如M/O/V、AMD将崛起。

 

 

intel就不说了,华为这两年受限给了apple再一次扩展市场的空间,但即使如此,新工艺带来的成本负担也将在随后几年逐步影响其产品利润,虽然apple利润很高,但你懂的,股市永远是对未来的预支,除非能找到新赛道,否则apple也不可能继续维持新工艺的领先(当然intel来众筹也算利好apple)。

 

其实关注一下最近的新闻,有些兆头都在显现,apple近期大批加薪,资本家可不是大善人。

 

还有,下面这位mike,我在德州和他一起吃过扒鸡,当时他开着一辆感觉会被他撑爆的红色两座小号跑车。他是ARM A72时期的ARM公司fellow,技术领域不是个小角色,春江水暖鸭先知啊。

 

顶级芯片设计师连续被挖:苹果又有一名芯片大牛被撬走!

 

intel和apple的利润如此之高,就像一只巨鲸贪婪地吸取巨量的食物以维持其庞大和持续增长,这种能量的损耗,完全可以支撑无数能效更高的鲨鱼吃撑,只要有肉吃,鲨鱼们坚韧的胃对成本的上涨有极大的容忍度(安卓机与苹果机之间还有一个巨大的价差)。

 

期待,一鲸落、万物生。

 

预测三:ARM亦将逐现颓势,极端情况下apple将放弃ARM独立演进ISA

 

国内很多人都喜欢神话ARM,说得好像人家动动手就要你命一样。你要认真看看,ARM的缺乏增长和亏损都是不是一两年了啊

 

 

问一句:你认为ARMv9的竞争力在什么地方?  你为什么购买ARMv9的CPU产品? 未来ARMv10的竞争力会在哪儿?ARM的ISA一直是apple牵引,在业界普遍众筹中寻找创新的路径(收集需求),而这个创新的空间和难度逐年增大,快大到apple还不如放弃ARM,自己全基于自家封闭系统定制得了。

 

对于apple,业界已经没有果子好摘了,对于ARM,被NV收购也许是最好的归宿,但同样存在和apple割裂的风险。ARM并不那么风光,和TSMC相比,没有intel贵人救场啊。

 

预测四:NVIDIA作为一个显卡公司,而股价的支撑点却在AI上,如果AI算法出现某种像我期待的那样的革新,Nvidia会出现危机。

 

NVIDIA的8000亿估值,基本上一半以上是对AI的预估吧,感觉NV的人做AI都有点魔怔了。哥,你原本是个显卡。

 

当然这几年的AI算法逐步落地到各行各业肯定还有一波蛋糕,但随着这两年AI大模型的发展(或许还需要经历两年),会让大家明白一个事,算力不是AI的一切,要达成真正的智慧体,矩阵计算不是关键。

 

我认为,当前的模型尺寸已经大到远超人类脑神经元数量的程度了,但白痴的状况却没有任何缓解,逻辑归纳和结构化知识都没有体现,就是单纯的字典变大的感觉。

 

如果我们回头看人脑,会发现此时有两个差异,一个是人脑是spatial computing,一个是神经元对外的链接数量是1K。未来的AI训练,也许将从训练weight,应该转变为训练weight及connection两者,并以此产生真正有深度的知识。如果真的走向这个方向,GPGPU会搞不定。

 

预测五:疫情导致的分布式工作方式将取代原有程序员的集中式

 

引发软件工程新的开发模式,这种新模式会导致各个程序员自己的界面更加简化,函数试编程会有一波复兴。并以此引发CPU到数据中心的硬件架构产生新的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