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又一座城市在半导体人的朋友圈刷屏。

 

上海。

 

“上海将补贴本市集成电路装备材料重大项目投资的30%,支持金额最高达1亿元;对于EDA、基础软件、工业软件等项目投资给予30%的补贴,最高可达1亿元;同样的30%的补贴政策也适用于流片,用于节点小于28纳米的芯片;此外,上海还为在上海就业的高技能半导体专业人士提供高达50万元的津贴。”

 

凭借着上海推出的一系列发展集成电路的政策,上海再次出圈。

 

光辉的半导体发展三部曲

 

追赶

 

在1956年年初,党中央发出了“向科学进军”的伟大号召,把半导体技术列为国家四大紧急措施之一。

 

在此之后,响应党中央的号召,1968年,上海组建了无线电十九厂。

 

到了1988年,上海无线电十四厂与美国贝尔电话正式成立贝岭微电子公司,建设了中国大陆第一条四英寸晶圆生产线,这也是国内集成电路产业第一家中外合资公司。当时,在欧美联手封锁压制下,中国大陆只能买到二手淘汰设备。

 

1988年,在经历了531战略后,我国的集成电路年产量终于达到1亿块。按照当时的通用标准,一个国家的集成电路年产量达到1亿块标志着开始进入工业化大生产。这一标准线美国在1966年率先达到,日本随后在1968年达到。中国从1965年造出自己的第一块集成电路以来,经历过漫长的23年,才达到这一标准线。

 

此后,我国相继提出了“908工程”、“909工程”。

 

“909工程”是中国电子工业有史以来投资规模最大、技术最先进的国家项目。当时国家领导人参观了三星集成电路生产线,发出了“触目惊心”的四字感概,提出砸锅卖铁也要把半导体产业搞上去。

 

“909工程”项目注册资金40亿人民币(1996年国务院决定由中央财政再增加拨款1亿美元),由国务院和上海市财政按6:4出资拨款。1996年,“909”工程的主体承担单位上海华虹微电子有限公司正式成立。

 

围绕“909工程”,上海虹日国际、上海华虹国际相继成立。1998年,华晶与上华合作生产MOS圆片合约签订,开始执行100%代工Foundry模式,从此真正开启了中国大陆Foundry时代。同一年,上海贝岭登陆A股,成为国内第一家登陆主板的集成电路公司。上海华虹国际也不负众望,没有重蹈华晶七年漫长建厂的覆辙,于1997年7月31日开工,到了1999年建成了国内第一条八英寸产线。

 

回顾这段历史,我们看到上海的半导体产业伴随着许许多多的“国内第一”,而这也为上海半导体产业在之后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布局

 

2000年,国家发布了《鼓励软件产业和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的若干政策》,加大了对集成电路的扶持力度。

 

“十五”计划初期(2001-2005年),836信息技术领域专家经过深入调研,设立了超大规模集成电路专项,支持上海高性能集成电路设计中心等单位研发国产CPU。

 

后来,上海高性能集成电路设计中心做出了“申威”CPU芯片,用在我国首台全自主可控的十亿亿次超级计算机“神威·太湖之光”上。

 

同样在2000年,中芯国际成立,当年8月,中芯国际在上海浦东新区张江高科技园区开始正式打桩,为中国集成电路产业写下新的一页。

 

发展

 

在此之后,上海集成电路飞速发展。

 

根据上海年鉴,2013年,集成电路工艺技术达到40纳米,设计能力进入28纳米;台积电(中国)有限公司扩产项目实现8万片产能。

 

来源:中国半导体协会

 

2014年,中芯国际集成电路制造有限公司45/40nm先进工艺进入量产,32/28nm工艺开发成功;上海华力微电子公司55nm CMOS工艺进入量产,45/40nm CMOS工艺通过质量认定,40nm高性能工艺开始研发。

 

2018年,上海启动重大产业项目。规模100亿元的上海集成电路装备材料基金完成设立进入运作,总规模500亿元集成电路产业基金启动。

 

中国芯片第一城

 

从集成电路销售规模来看,上海稳居中国芯片第一城。2020年上海集成电路产业销售规模达到2071.33亿元。其中设计业达到954亿,制造业467亿,封测业达到431亿,设备材料业达到219亿。2021年集成电路销售规模有望超过2400亿元。“十三五”时期,上海的集成电路产业规模占全国比重超过20%。

 

上海拥有中国大陆最完整的集成电路产业布局,目前上海从事集成电路的企业高达700余家,浦东区的集成电路产业就已覆盖设计、制造、封测、装备、材料等各个环节。上海国产半导体企业包括紫光展锐、中芯国际、中微电子、上海新昇、复旦微等。

 

在卡脖子领域——半导体设备和材料上,上海2019年就启动了集成电路中长期低息研发贷款专项,支持光刻机、离子注入机等14个项目。

 

上海微电子是中国唯一研制光刻机的研究所,其预计将在2022年交付首台国产28纳米工艺光刻机;在刻蚀机方面,中微公司研制出世界首台5纳米刻蚀机,目前已经成功进入台积电的生产线。

 

再来看半导体硅片,在2017年之前,国内300mm半导体硅片几乎全部依赖进口,信越化学、SUMCO等少数日本厂商,垄断了全球一半以上市场。但2018年,上海新昇成功实现300mm半导体硅片国产化。

 

同时,就人才库来说,全国大约有40%的集成电路产业相关人才在上海,从业人员已超过20万人。集成电路是人才密集型产业,上海也开始对高校毕业生以及初级、中级从业人员抛出橄榄枝。

 

临港新片区缩短“居转户”政策年限,重点机构紧缺、急需技能、特殊人才等可推荐直接落户;对在新片区工作对境外高端、紧缺人才个人所得税税负超过15%部分给予100%补贴;对临港片区内特定企业特定人才开放限价商品住房供应,符合条件对人才可申请,而限价房的价格大约在市场价的9折左右。

 

“第一城”加码不断

 

在产业布局方面,上海形成了“张江研发+上海制造”的产业模式

 

今年开年,上海政府发布的政策中,不单是前文提到的三个最高“一亿元”补贴,也是提出对于EDA、设备和材料等上游环节的政策支持。

 

上海市集成电路行业协会秘书长郭奕武曾表示,“对比既往的文件,《沪府规18号》文有三个鲜明特点:一是把人才支持放在了首位;二是首次把EDA(电子设计自动化)单列了出来;三是首次提到发展长三角产业集群。”

 

同时,很多上海半导体企业也在科创板上市,上海的金融市场也使得上海极具竞争力。

 

在上海的不断布局下,临港新区走向“东方芯港”、浦东张江主体重点集聚芯片设计和制造等全产业链。2021年上海GDP达到4.32万亿元,上海不仅是“中国芯片第一城”,更成为了“中国第一城”,上海这座永不停歇的城市,还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