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是全球动力电池奔赴TWh新征程的关键年,中国动力电池代表队积极登陆国际舞台,重磅演绎规模优势与技术“外溢”。

 

电池端来看,宁德时代与现代、大众、戴姆勒卡车、特斯拉、宝马、Fisker等国际车企合作或加大合作;远景动力携手雷诺与日产英法“落子”;亿纬锂能拿下捷豹路虎48V定点以及美国储能大单;国轩高科为大众提供技术支持,并建立其在欧洲的首个新能源生产运营基地。

 

手握巨额订单或项目定点,与海外客户达成长期合作,包括宁德时代、远景动力、蜂巢能源、孚能科技、比亚迪、中航锂电、国轩高科等明确或者已经启动在海外建厂。

 

供应链环节,锂电材料企业加深全球头部电池企业长单绑定,产能规模跃升的同时,新材料、新技术百舸争流,全球话语权不断增强。

 

同时,包括利元亨、海目星激光、先导智能、嘉拓智能、联赢激光等领先装备企业已经进入国际车企/动力电池巨头供应链,研发新装备、新工艺挑战极限智造,国际角色份量日趋加重。

 

围绕与此,高工锂电梳理了宁德时代总裁周佳、亿纬锂能董事长刘金成、易来科得创始人与CEO陈新虹博士、远景动力中国区总裁赵卫军、新宙邦董事长覃九三、巴斯夫杉杉董事总经理杨捷、嘉拓智能总经理齐晓东等7位锂电供应链行业大咖对于锂电供应链国际化布局的思路及瓶颈。

 

电池领域

 

亿纬锂能董事长刘金成判断,比较明确的是,欧洲主机厂都要求中国电池企业去欧洲设厂,按照欧盟规定,2026年,在欧洲交付产品的价值的60%要在欧盟实现,所以,接下来中国的整个产业链都要去欧洲。

 

他强调,动力电池产业链的发展进程中,中国正以产业链的形态进入包括欧洲、北美在内的全球市场,也是历史上第一次以技术、产品、供应链、资本等的整合出海,这是中国企业的机会,同时,世界也需要中国企业贡献。

 

面对前所未有的全球市场和多元化市场,越是高速增长,越需要警惕黑天鹅和灰犀牛,企业最为根本的是要做好产品,服务好客户。

 

宁德时代总裁周佳指出,全球即将跨入TWh蓝海时代,以宁德时代为代表的中国锂电企业开始走向全球舞台。

 

而在国际化进程中,需要综合考虑政治因素、经济因素、社会因素、技术因素、法律因素和环境因素。并重视知识产权布局、国际化团队组建以及公共关系和品牌建设。

 

远景动力中国区总裁赵卫军同样认为,走向海外拥抱机遇的同时,也面临着巨大的挑战。

 

抛开熟知的建设成本高、建设周期长、产业工人不好获取等痛点,另一大关键点在于,如何在海外国家找到低成本的可再生能源,在出口时如何应对这些国家比中国高10倍的碳税,以及满足像欧盟等已将碳排放、碳中和严苛地纳入立法的区域要求。

 

赵卫军进一步指出,以常见的80度电池包而言,生产制造过程产生的二氧化碳达到5吨,若按欧盟现行61欧元每吨价格测算,碳税占每瓦时的成本接近3分钱。行业预测,欧盟碳税大概率于2025年翻番,届时成本将达到6分钱,占电池售价10%以上。

 

因此,庞大的未来成本,将成为电池产业链走向海外市场需要面临的最大商务挑战。

 

值得一提的是,从产品输出到技术输出,中国企业正在全球动力电池产业链领域构筑全面优势。

 

易来科得创始人与CEO陈新虹博士介绍,电芯仿真设计领域,中国先行一步,一开始即掌握了自主知识产权,并站到了该领域的高地。中国企业易来科得已为欧洲一家超级电池工厂交付了一套完整的电芯设计方案,满足了该客户从早期需求到生产的快速落地。

 

供应链领域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中国动力电池企业想要在全球大展拳脚自然离不开其背后供应链的支持,中国锂电供应链企业跟随出海成为必然趋势。

 

新宙邦董事长覃九三表示,中国企业出海,要“三思而后行,九死一生”。需综合考虑政治因素、经济因素、社会因素、技术因素、法律因素和环境因素。

 

新宙邦走向国际化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向海外销售产品。第二阶段,开展海外收购。第三阶段,在欧洲和美国设立子公司,筹建项目。

 

在国际化过程中,新宙邦着重进行海外知识产权布局和能力输出,打造国际化团队,积极开展公共关系和品牌建设,以及关注各国民族文化差异。

 

对于出海的锂电同行,巴斯夫杉杉董事总经理杨捷的建议是,专利非常重要。巴斯夫与优美科达成了非常不错的专利互补,保证其在国际市场上不会有风浪,全球化顺利发展。

 

针对锂电装备领域,嘉拓智能总经理齐晓东表示,锂电装备企业交付走向专业化、国际化,对交付团队项目管理能力的要求提升。

 

海目星激光董事长赵盛宇博士指出,面临产业规模化,快速成长的市场和客户需求变化、更短的产品上市时间、更高的质量和稼动率、持续不断的降本压力成为当前装备企业的四大挑战,而海目星正在跨越产能升级、技术升级、管理升级的三大核心阶段。

 

声明:本文章属高工锂电原创(微信号:weixin-gg-lb),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