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苏妈开启了买买买模式,刚刚完成对Xilinx的收购,又花19亿美元收购了一家DPU初创公司:Pensando。

 

对于大多数读者来说,Pensando这个名字可能比较陌生,但它在DPU领域是比较知名的初创。它的总部位于美国加州,另外在印度班加罗尔设有研发中心。根据最新的C轮融资披露的信息,公司共有三百多人,其中两百多都在印度。

 

Pensando的创始团队也大有来头,他们和思科有着千丝万缕血浓于水的联系,是江湖人称“MPLS”的创业天团。

 

MPLS实际上是四位创始人名字的首字母:Mario Mazzola、Prem Jain、Luca Cafiero、Soni Jiandani,他们本身就是思科的老兵,上世纪九十年代创立了公司Crescendo。这个公司估计很多人也没听说过,不过它的主要产品肯定大多数人都听说过:交换机。

 

1993年,思科花了9700万美元收购了Crescendo。我找到了当时的一个报道,对Cisco和Crescendo是这么介绍的:

 

“思科专攻路由技术,而Crescendo则专注于一种被称为“交换”的互补技术,它用于在网络中连接台式电脑。”

 

 

在30年后回头看这个新闻,不难体会到厚重的时代感、以及奇妙的穿越感。支撑人类社会进步的网络技术,在当时还是个鲜为人所知的存在。不知道MPLS天团、或者主导了收购的时任思科运营副总裁的约翰·钱伯斯是否意识到,这个技术带来的巨大影响。

 

在收购Crescendo三年后,它们Catalyst交换机产品的年收入就超过5亿美元,思科的年收入突破了10亿美元,而钱伯斯也晋升为思科总裁兼CEO。并开始了对思科长达20年的“统治”。他主导的这项收购,也成为思科历史上最明智的决策之一。

 

与此同时,MPLS天团也没闲着,之后又接连创办了Andiamo公司(2004年被思科以7500万美元收购)、Nuova公司(思科原本控股80%,2008年被完全收购)、Insieme公司(2013年被思科以8.63亿美元收购)。

 

这是个极其有趣的模式,MPLS从思科跑出去创业、或者根本就是由思科资助创业,等成长到一定规模之后,再用“spin-in”的方式收购回归思科。在他们的路演PPT里介绍过,这几个公司在当时都有几百万到几十亿美元的营收。

 

直到2016年,MPLS天团再次从思科离职,并创建了本文主角Pensando。但这次有那么亿点点不一样:带领思科走向巅峰的约翰·钱伯斯,也同时离开了思科,并成为了Pensando的董事长,直至今天。而Pensando也没有像以前那样回归思科,而是投入了AMD的怀抱。

 

Pensando最主要的技术,就是最近几年大火的智能网卡,也可以叫做DPU或者IPU。关于DPU的介绍和细节,之前已经写过很多文章了。它最重要的功能,就是在数据中心里对CPU上运行的软件功能进行硬件卸载、加速和安全隔离,同时大幅提升性能、降低功耗和成本。

 

数据中心市场作为下一个大蓝海,其实已经开始卷了:以前可以只靠CPU或者GPU打天下,现在必须得提供全栈软硬件方案。英特尔在努力维持CPU份额的同时,也在发力数据中心GPU、基于FPGA的IPU、还有基于ASIC的IPU等方案。英伟达在巩固数据中心GPU霸权的同时,也在提供基于ARM的Grace CPU、还有通过收购Mellanox得到的Bluefield DPU。

 

相比之下,AMD有点急了。

 

不过通过苏妈的一顿操作,AMD先是大手笔搞定了全球最大的FPGA公司赛灵思,又迅速买下了明星DPU初创公司Pensando。至少在产品组合的丰富度上,直接提升了两个档次。

 

Pensando产品的最主要特点就是很强的灵活性:它不仅在芯片上集成了ARM内核,还集成了支持P4语言的网络处理单元,从而实现通用编程和专用编程的并行支持。事实上,Pensando在2020年的路演时说过,当时全公司有255个人,只有38个人是做芯片和编译器相关的工作,有146个人做软件相关的工作!从这个角度看,硬件公司的核心竞争力,其实还是在软件。

 

 

苏妈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也提到,Pensando的主要客户有谷歌、甲骨文、HPE、高盛等等,这些巨头也大都是Pensando过去五轮融资的主要投资者。它一共融了3.1亿美元,包括去年刚融的3500万美元。

 

随着AMD的收购,DPU的全球市场基本已经形成了大厂把持的格局,留给初创公司的时间或许并不多了。英伟达、英特尔、AMD这三个相爱相杀的公司,在DPU领域又开始了新的竞争:他们都能提供CPU+GPU+DPU+ASIC的全系列硬件方案,再配合有自己特色的软件开发框架,就形成了完整的软硬件组合。那么对于只能提供单一DPU方案的公司来说,出路在哪?或许在一开始可以能够根据对业务的理解快速杀入,但这并不是能够毕其功于一役的市场。这就像在长跑里,起跑领先并不一定能保证第一个到达终点。

 

AMD收购Pensando进入DPU市场,其实是一个明显的信号。特别是对于国内这么多家DPU初创公司来说,游戏的下半场已经正式开始。

 

(注:本文不代表老石任职单位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