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21年6月,ARM China闹出“罗生门”,公司董事会以7票对1票将董事长吴雄昂解雇,并向中国媒体及客户发出通告。随后,吴雄昂以拥有公章为由,继续以ARM China名义从事相关业务,同时起诉ARM China,控诉对其解雇不合法。

 

由于时值中美关系不睦,各种阴谋论充斥于网络。从目前的公开消息看,吴雄昂之所以被解雇,主要是因为在担任ARM China董事长期间,建立了一只名为Alphatecture的基金,通过一些措施让ARM客户给Alphatecture公司投资并实现赢利,由于ARM和厚朴已经有了类似的基金,吴雄昂建立投资公司是的做法是在与其雇主竞争。

 

不久前,吴雄昂宣布推出了新一代在ARM技术基础之上开发的新产品,吴雄昂宣称说这是ARM China的知识产权。据公开消息,ARM已经停止与ARM China分享任何新的技术,比如最新的Armv9、下一代Arm 架构设计等。接下来,ARM China会比较被动,因为ARM China希望中国的客户用他们的技术,而不是直接找ARM买授权,但从市场影响力和技术水平来看,只要能够从ARM公司买授权,就没必要找ARM China买授权,毕竟ARM China无缘Armv9 指令集

 

 

当年,铁流非常担心ARM China与HW、FT沆瀣一气,把ARM芯片包装成自主冲击XC市场,进而毁灭自主CPU孕育的生存空间。事实上,一些大公司确实运用其强悍的政商关系全国圈地抢机关单位采购份额。

 

也许是天佑中华,先是川普掀起狂澜,KP、QL芯片基本绝版,在XC名录中的KP芯片、QL芯片基本处于断货状态,由于HW不顾实际交付能力全国肆意抢单,导致后续无法交付,最终只能由FT接盘,使FT当年营收达13亿,同比增长600%。之后,FT也被制裁波及,台湾世芯急忙向公众披露其与FT的业务情况——世芯为FT提供委托设计服务,FT支付6亿费用。这等于说FT营收的46%用于支付给台湾世芯,在ARM授权这个硬伤未能弥补的情况下,又多了一个硬伤,对其自主“金身”已然破败。

 

由于制裁因素,主频达2.6Ghz的FT2000/4严重缺货,市场主力成为主频2.3Ghz的D2000,由于FT2000/4和D2000是同一代内核,主频下降后单核性能不升反降。在龙芯5000系列芯片问世后,D2000的单核性能仅为龙芯5000的50%左右。就裸CPU性能而言,面对D2000,龙芯4000都足以力压。加上ARM China闹出了“罗生门”,ARM停止与ARM China分享技术,使arm在中国的可信任度进一步降低。

 

在这一连串事件后,即便是完全不懂行的老百姓也能看出ARM路线不靠谱,鼓吹ARM自主已经成为皇帝的新衣。

 

可以说,连老天爷都在帮中国,帮助那些真正从事自主CPU行业的爱国者。

 

之前,几家CPU公司主要争夺机关单位电脑市场,就这个市场而言,政商关系显然比产品本身更重要,小公司必然拼不过大公司,这也是ARM芯片在XC市场攻城略地的根源。

 

目前,机关单位替换已经基本完成,下一步市场是八大行业,在这些市场政商关系的作用会有所降低,产品本身会被重视。在这种情况下,ARM芯片会非常不利。

 

纯粹从商业因素考虑,X86阵营显然比ARM阵营有优势,一些非常看重性能和生态的用户,肯定会优先考虑海光。

 

那些看重安全和自主性的行业,则会优先选择龙芯和申威。国产ARM芯片会成为风箱里的老鼠,论自主比不上龙芯、申威,论性能和生态比不过海光,处境尴尬。

 

因此,铁流认为,国产ARM芯片在XC市场会有所降温,龙芯、ARM、X86都会在各自的一亩三分地成长和发展,ARM芯片年增长600%的情况将一去不复返了。

 

铁流始终认为,XC市场是国产CPU成长的阶梯,谁能借助这个市场把CPU性能提升上来,谁能把软件生态构建起来,谁就代表了中国CPU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