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创始人都曾在腾讯任职,创立10年,优刻得迎更大挑战。

 

智东西5月5日报道,近日,科创板云计算第一股优刻得(UCloud)发布其2021年年度报告,公司2021年营收为29.01亿元,同比增长18.17%;净利润为-6.3亿元,同比下降84.75%。随着亚马逊云科技、微软智能云、阿里云、腾讯云等互联网云大厂公布了营收和利润可观的财报业绩,独立云厂商过得则有些艰难。

 

作为其中一大代表,优刻得更是遭遇了高管离职、业务关停、净利下滑等多重挑战。优刻得于2012年在上海成立,目前已在全球拥有32个服务可用区,在包括“东数西算”枢纽地之一的上海、乌兰察布等在内国内外多个地区自建有多个数据中心,可提供公有云、混合云、私有云、专有云在内的多个行业的云服务解决方案。其实在2019年之前,优刻得也曾保持盈利,在中国公有云IaaS市场一度排名第六。

 

然而以2020年其亏损3.4亿元为转折点,其就开启了亏损翻番的态势。在今年2月,优刻得关停了UIoT公有云服务。4月初,优刻得又发布《高级管理人员离职的公告》称,优刻得联合创始人、首席运营官华琨辞任首席运营官职务。看起来,优刻得正面临着不少麻烦。作为独立云厂商的一大代表,优刻得到底面临什么样的处境?在当下风云变幻的云计算行业,独立云厂商又该如何存在?我们对此进行了深入探讨。

 

01.高管离职,关停业务,亏损扩大

 

优刻得在公有云、私有云、混合云、边缘云等云计算领域均有布局,自研有IaaS、PaaS、安全屋大数据流通平台、AI多终端及服务平台等云计算产品。优刻得面向政府、运营商、工业互联网、医疗、教育、金融等多行业方向提供解决方案。优刻得提供的云服务其实离我们每个人都很近。

 

通信大数据行程卡为疫情防控工作和群众出行提供了很多便利,而优刻得为行程卡提供了云平台和相关的部分技术服务支持,根据优刻得微信公众号数据,行程卡到目前已经累计被调用了470多亿次。优刻得2021年业绩已经出炉,单从营收增长来看,其营业总收入继续保持增长态势,营收金额为29.01亿元,相比于2020年增长了18.17%。不过,对比往年数据,优刻得的营收增长率略有下降,亏损扩大,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下滑至-6.3亿元,同比下降84.75%。

 

▲优刻得2016-2021年业绩情况

 

优刻得的不同业务板块发展情况不同。公有云业务占优刻得的主营业务收入比例最大,占到了主营业务收入的75%以上,其次是混合云,私有云及其他占比最少。优刻得公有云收入保持平稳增长,营业收入为21.91亿,同比增长24.91%。边缘云业务因为拿下了互联网细分行业的头部企业用户,收入快速增长。混合云业务同比实现了较快的增速,营业收入为4.57亿,同比增长61.79%。不过,优刻得的私有云业务受到相关项目完成周期影响,验收项目同比略有减少。私有云及其他产品的营业收入为2.50亿,同比减少了30.91%。

 

▲优刻得2021年各主营业务收入占比情况(按行业分)

 

与营收的变化情况不同,优刻得的公有云和混合云毛利率分别为-0.13%、11.08%,同比减少了5.97%、5.72%,私有云及其他产品的毛利率为18.65%,同比增加了4.27%。对优刻得来说,营收增长是公司发展中好的一面。然而,2021年公司的净利润持续下滑给优刻得带来更大的挑战:如何才能扭亏为盈。

 

具体来看,优刻得的公有云业务的营业成本为21.94亿元,高于营业收入。从主营业务地区来看,优刻得的主要主营业务收入来自境内,包括华北地区、华南地区、华东地区,2021年营收分别为8.48亿、1.90亿和3.73亿。还有一部分营业收入被划入其他地区,主要是指云分发、云通信等无法对应地域的产品产生的营收,这部分金额为12.51亿。境外营收只占优刻得2021年营收的很小一部分,金额为2.36亿元。境外业务的营业成本为2.46亿元,同样高于营业收入。

 

▲优刻得2021年各主营业务收入占比情况(按地区分)

 

根据优刻得的年报,2021年优刻得净利润下滑的主要有以下三类原因。首先是目标用户的行业发展环境发生了一些变化,优刻得针对游戏、教育、零售等行业有进行相关的解决方案布局,而2021年,游戏、教育、直播等行业的发展环境发生了变化,电商等互联网行业发展放缓等等,进而影响到了优刻得的发展。

 

其次,优刻得综合毛利率较上年同期下滑。具体原因有优刻得的云分发业务的新增用户部分来自互联网细分行业,存在议价空间不大,同时资源可复用性不高等情况,使得这部分业务的盈利水平较低。

 

此外,优刻得在设备等资源采购方面的成本也上涨了。第三是优刻得的销售、管理、研发费用同比增长了有约38%。而除了要面对净利亏损,股价持续下行的危机之外,优刻得在2022年还出现了业务关停和高管辞职的变动。

 

▲优刻得股价变化

 

2022年2月,有媒体报道,优刻得用户反馈道,收到优刻得的官方通知,因产品运营调整,优刻得的物联网UIoT公有云产品会于3月31日0时下线,建议用户尽快到控制台确认并完成相关数据迁移。之前优刻得的物联网相关产品有三种:物联网平台系统套件UIoT Stack、物联网通信云平台UIoT Core、物联网边缘网关UIoT Edge。其中,最早的一款是2019年发布的物联网通信云平台UIoT Core,可帮助物联网用户更便捷地实现海量IoT设备上云。

 

不过,优刻得曾回复媒体称,该公司已于2021年12月就开始向每个用户进行通知,并给出了替代方案。用户都比较认可替代方案,优刻得的业务没有受到太大影响。4月份,优刻得遭遇高层变动,优刻得首席运营官、联合创始人之一的华琨向优刻得提出辞职。华琨离职后仍持有优刻得的股份,他曾任腾讯互联网运营部运维总监、云平台部运营总监。优刻得官方称,华琨辞职不会对优刻得的日常运营产生不利影响。走过10年风风雨雨的优刻得在2022年迎来更多的挑战。

 

02.三个腾讯人自费创业,疫情来临前一月登科创板

 

优刻得的成立并不容易,400万的启动资金都是三位联合创始人自己投的。2012年,季昕华、莫显峰及华琨合作创立优刻得。三位创始人都曾在腾讯工作过,2005年到2009年间,三人是腾讯不同部门的同事。研究生毕业于复旦大学软件工程专业的季昕华在华为、腾讯、盛大等企业里面都工作过,并且还曾担任过腾讯安全中心副总经理、盛大云总经理。盛大云是盛大集团旗下的公有云平台,曾在2011年时宣布开放公测。季昕华现任优刻得的董事长、首席执行官兼总裁。

 

2011年11月,季昕华离开盛大,开始筹办优刻得。这并非是季昕华的第一次创业,2000年毕业后,季昕华作为第一代“红客”代表,与其他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参与创办了专门研究网络安全漏洞的深圳红军旗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莫显峰和华琨则是从2012年1月开始与季昕华一道筹办优刻得。莫显峰与季昕华一样,还在华为工作过。莫显峰曾经担任过腾讯的架构平台部技术总监,现在是优刻得的首席技术官。

 

华琨担任过腾讯互联网运营部运维总监、云平台部运营总监,与季昕华、莫显峰一起创建优刻得后,从2013年到2022年4月9日,一直担任优刻得的首席运营官。

 

对于优刻得来说,季昕华从其成立之初,就确定了优刻得以公有云计算为其技术攻关的核心和研发方向,对优刻得的主要技术路线和业务模式的确立起到了最关键的作用。而莫显峰则是在优刻得的技术研发方面有不可替代的贡献,曾主导撰写出优刻得公有云的第一版代码,还是优刻得云硬盘UDisk产品、数据方舟UDataArk产品最早版本的主要技术开发者。

 

2013年,优刻得迎来了它的第一笔融资。这次的A轮融资来自DCM、BAI(贝塔斯曼)两家投资机构。2014年,DCM、BAI再次投资优刻得。不过,这轮融资DCM是跟投,与BAI一起领投优刻得的多了君联博珩。2015年,君联博珩等机构再次给优刻得带来了近亿元的融资。2013年之前优刻得是计划在中国境外上市的,所以搭建了红筹架构。2016年,优刻得考虑回归A股上市,于是完成C轮融资后的优刻得开始拆除之前的红筹架构。2017年,优刻得获得了D轮融资。这次的投资方是元禾重元、甲子拾号这两家投资机构。2018年,优刻得迎来了一位重量级的投资方,中国移动下属的中移资本。中国移动不仅与优刻得有投资关系,还既是优刻得的用户,又是优刻得的供应商,并且与优刻得有多方面的合作。2019年优刻得开始寻求上市。2019年3月18日,上交所的科创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系统正式上线,想要在科创板上市的企业都可以通过审核系统提交申请。2019年4月1日,优刻得的科创板上市申请获受理。此时,科创板正在紧密筹备中,距离正式开板还有2个多月的时间,距离开市还有3个多月的时间。

 

 

优刻得虽然没能成为第一批在科创板上市的企业,但是最终也成功在科创板上市了。优刻得在过会前共接到了四轮上交所的问询,优刻得对这些问询也逐一做出回答,然后在2019年9月27日成功过会,10月8日提交注册,12月20日注册生效。优刻得在2019年末终于走到了上市前的最后节点。2020年1月20日,优刻得正式敲钟上市。

 

除了融资、上市之外,优刻得发展过程中还历经了几个重要的节点。像2015年,优刻得与浪潮、马鞍山钢铁集团开展传统政企方面的业务合作,优刻得开始布局互联网以外的更多行业领域。在2016年,优刻得还与全球最大的Openstack私有云Mirantis宣布将在国内合资成立新公司上海优铭云(UMCloud),开始进军私有云市场。后来,在2017年,优刻得完成对上海优铭云的外资股份收购,目前优刻得也是主要通过上海优铭云为用户提供企业级的私有云产品和解决方案。2017年,优刻得开启与中国移动的战略合作,与中国移动政企分公司签署了云计算合作备忘录。2019年,上海移动和优刻得联合发布移动云U版,优刻得与中国移动云能力中心签署了云合作协议。到了2020年,优刻得成功中标“中国移动通信有限公司政企客户分公司DICT全国集成库(第一批)集中采购框架-私有云”项目,与华为、浪潮、腾讯云等,共同成为中国移动通过公开招标引入的8家私有云建设合作伙伴,与中国移动联手打造私有云解决方案、技术服务方案。优刻得在国内外都有进行相应的布局,在多地建设数据中心。

 

在国内,优刻得在“东数西算”的枢纽节点地区中的内蒙古和长三角,分别建有内蒙古乌兰察布数据中心和上海青浦数据中心。除了这两地外,还在其他地区也自建有数据中心或向数据中心厂商租赁机柜。优刻得成立后不久就开始尝试出海,2013年,在中国香港启动了亚太数据中心的运营,开始为国内移动产品企业提供海外市场服务。到目前,优刻得在全球共有32个可用区。

 

03.内外交困,独立云厂家夹缝中求生存

 

作为云计算行业里面的重要玩家,优刻得此时面临的种种挑战主要是由内部和外部两方面因素叠加造成的。首先,我们一起来看下优刻得所处的竞争环境和竞争对手。云计算市场这块“蛋糕”是不断变大的。根据IDC数据,中国2021年上半年的公有云服务整体市场规模达到123.1亿美元,其中公有云IaaS+PaaS市场同比增长48.%。

 

阿里云以37.9%的市场份额继续保持中国公有云IaaS和PaaS市场第一,紧随其后的是腾讯云、华为云、中国电信天翼云、亚马逊云科技(AWS)。而从2015年到2018年,优刻得占据的公有云IaaS市场份额不断走低,从4.9%,降到4.6%,然后是4.3%,到2018年时,优刻得所占市场份额仅为3.4%。与BAT、华为、三大运营商这些行业巨头企业相比,优刻得所拥有的资源则要少很多。

 

上述行业巨头企业背靠集团资源优势,在业务规模、产品完备程度、行业知名度、资金实力方面都更具备优势,议价能力强。同时像阿里云、腾讯云等成立时间都早于优刻得,更先进入市场,在市场份额抢占上面更具先发优势。因为头部企业竞争性降价、单位资源采购价格下降、规模效应摊薄平均成本等因素的影响,云计算的产品价格是不断下降的,优刻得的毛利率从2018年起也不断下降。2016年、2017年、2018年,优刻得的毛利率分别为29.07%、36.47%、39.48%,而到了2019年,优刻得的毛利率降至29.04%,2020年优刻得的毛利率变为8.57%。优刻得2021年的毛利率继续下滑,同比下滑5.13%。

 

优刻得所面向的用户的行业发展也出现了变化。优刻得的部分用户是互联网等行业企业用户,受政策等多方面因素影响。以2021年优刻得遇到的情况为例,电商等互联网行业发展放缓,优刻得在此方面的经营受到一定影响;教育、游戏、直播等行业的发展环境发生了变化,优刻得为此准备的资源也没有充分利用上。其实优刻得在上市招股书中就已经指出了互联网行业用户的发展情况会影响到优刻得的发展情况,优刻得也有在尝试更多可能。

 

看完了优刻得所面临的外部环境,我们来一起看下优刻得的自身发展中留存下的潜在以及现实风险。云计算产业具有先投入再盈利的特点。优刻得在资源布局方面投入大量资金,像之前上市募资计划之一就是要为在内蒙古乌兰察布市集宁区建设优刻得的数据中心筹集资金。该数据中心当时计划的项目投资是14.9亿元。优刻得在上海青浦自建的数据中心规划的投入资金也超过13亿元。这些投资都才刚刚开始转化成可以给优刻得产生效益的资产,优刻得乌兰察布数据中心一期在2021年9月才投运,二期还在建设中。盈利难、巨头威胁,优刻得在2022年又有股东减持的公告披露,算上关停业务、高管辞职,2022年优刻得面临的挑战有点多。

 

目前,优刻得的发展战略是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相融合的“CBA”发展战略。优刻得一直没有停止产品研发的步伐。三月份,优刻得连发AI智能边缘产品,瞄准AI长尾场景进行了一定的布局。后期,随着乌兰察布二期数据中心和青浦数据中心的建成投运,优刻得可能会迎来一定的业绩改变。

 

在年报中,优刻得指出未来会继续保持大规模的研发投入,在长期看好的裸金属、网络、存储等长期看好的战略方向上加大投资力度,同时加大边缘计算、私有云、容器、AI等高毛利产品的研发。同时,优刻得在上海和内蒙古的自建数据中心也会加快建设,进而解决优刻得在租用数据中心模式下得成本高、难整合的问题。优刻得还在扩大互联网以外的政务、智能制造等传统行业的市场,以及在工业互联网、数字乡村方面都会进行相关的布局。

 

04.结语:曾成功上市,现持续亏损,优刻得在寻找更多可能

 

优刻得已经成立了10年,和国内云计算产业一同经历了各种风雨变化,曾经成功上市,现在正在面临着多种挑战。优刻得在“东数西算”枢纽地建设有上海青浦云计算中心和内蒙古乌兰察布云计算中心,还在持续布局云计算产业。从优刻得的发展来看,国内的云计算行业可以说是巨头林立,竞争激烈,价格、技术等竞争持续进行,类似优刻得这样的独立云厂商能否杀出重围还有待时间检验。

 

作者 |  杨畅

编辑 |  三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