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证监会SEC的强势打压下,在美国上市的“中概股”频频陷入退市风波中。虽然最终会否退市还有待中美双方监管机构之间的沟通,但是对中概股的投资人以及中概股企业来所,却已经形成了事实上巨大的持续经营的风险。作为国内新势力造车企业的代表——蔚小理在车型量产之初就选择了在美股上市,而如今它们也已经相继被美国证监会列入了“预摘牌名单”或者转入“确定摘牌名单”。

 

中美双方为什么会出现监管冲突

 

中美双方的监管矛盾的焦点在于那些中概股公司的审计底稿的提交。从美国证监会的角度出发,它们希望在美国上市的中概股能够按照规定提交审计底稿,避免之前类似于瑞幸咖啡这样的作假事件的发生;但从中国政府的角度来看,公司的审计底稿很有可能和涉及到国家秘密和国家安全的数据相关,因此从国家利益角度出发,审计底稿没有办法在没有得到中国政府审核的情况下直接提交给美国监管机构。之前滴滴在没有得到国内监管机构批准的情况下,贸然去美国上市,结果触发了网络安全审查。时至今日,相关审查都还没有结束,这使得滴滴在国内网约车市场的发展戛然而止。近日,滴滴也宣布了其将从美国退市,转而寻求在港股上市。

 

 

其实,之前中美双方的监管机构曾经就审计底稿的问题进行过多轮磋商,在中美关系处于蜜月期的阶段双方还是可以达成某种意义上的共识,通过一个中间路径来解决各自的关切;但是随着特朗普时代美国对中国的持续弹压,审计底稿也被美国政府拿出来重新对中国政府施压,而到了拜登政府时期,美国对中国已经开始进行全面的遏制。这就导致国内很多在美国上市的独角兽企业面临越来越大的退市压力,因为这已经成为美国遏制中国战略崛起的一部分。

 

未来,除非中美两国监管机构达成某种意义上的共识,否则中概股从美国市场的全面退市已经不可避免。对于首批在美股上市的国内新势力车企——蔚小理来说,即便其开始积极在香港甚至新加坡市场寻求退路,但是依然难以抵消从美国退市带来的各种损失。

 

新势力车企寻求香港上市

 

对于国内新势力造车来说,虽然其单车毛利率已经转正,并且像蔚来和理想的单车毛利率还不低,但是其全面亏损的局面依然还在持续,企业离开整体盈利还有很长一段距离。尤其是为了保持自己技术的领先优势,需要在研发端投入大量的资金。这不仅是开发新一代整车平台和相关车型,同时也有对车联网、自动驾驶这些核心技术的研发;此外,在全国乃至海外市场拓展自己的销售网络,以及超充/换电网络,同样也是投资不菲。

 

在这种情况下,一个稳定可靠的融资平台,对于新势力车企来说必不可少。但是和美股相比,国内上市门槛非常高。即便是科创板,门槛也不低。之前吉利、威马也曾希望在科创板上市,但最终没有得到监管机构的审批通过。也就是说,智能电动车虽然是中国汽车行业的未来,将成为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但是和集成电路、芯片、生物医药行业相比,其在科创板上市融资的急迫性和必要性就被比下来了。所以上市门槛更低、且估值更高的美股市场是国内新势力车企一个理想的融资平台。还有一点非常关键的是,国内新势力车企以及其他中概股,很有可能在创业初期接受了美元资本的投资。也就是说,如果这些公司后期在美国上市,意味着初期的美元资本在国内外汇监管的情况下,难以在IPO之后非常便利地撤退并回归海外母公司。所以综合这些要素来看,港股,成为了一个很好的、能够满足各方期待的上市场所。而港股本身资金体量不够所导致的市盈率较低且流动性较差的不足也就被妥协接受了。

 

对于蔚小理这样的首批在美股上市的新势力车企来说,如今都已经完成了在港股的上市。而最近同样表现抢眼的哪吒和零跑,也都计划在港股上市。相比于国内比较严格的上市门槛,在港股上市一方面门槛较低,另外一方面港股资本流动较为宽松,这样也便于很多之前的美元资本可以顺利退出。但是港股市场的资金体量相对较小,且流动性有限带来的估值/市盈率相对优先,因此对于新势力车企来说,港股只是一个退而求其次的选择。不过拥有一个稳定可靠的融资平台,对于新势力车企来说,是事关自己未来发展的大局。至于蔚来,在香港之外还在新加坡证券交易所挂牌,希望能够让美国投资者在蔚来在美股被摘牌退市之后,还有可以交易的平台,也可为煞费苦心。

 

新势力车企短期空难涉足美国市场

 

其实中美之间的持续竞争,对于国内新势力车企来说也不是一个好消息。

 

一方面,美国电动车市场正在不断发展壮大,考虑到美国市场的巨大容量,一旦确立了发展电动车的国策,这个不亚于国内电动车市场的海外市场,会给到国内新势力车企巨大的发展空间;另外一方面,美国在自动驾驶技术领域也是比较领先,得益于大量硅谷的初创企业以及美国比较发达的软件工程方面的能力,所以国内不少企业之前也都在美国设立了自动驾驶研发团队。

 

可随着如今中美两国博弈态势的加剧,考虑到自动驾驶技术的敏感性,无论是美国企业,还是中国企业,在对方国家设立自动驾驶技术中心的难度越来越大。之前滴滴接受了国内的网络安全审查,同时图森传出要放弃中国业务,其实都预示着相关车企要在中美两地同时运营会面临愈来愈大的挑战。

 

其实无法赴美上市,对于很多新势力来说肯定是一件坏事,但是对于中国智能电动车领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造车门槛的降低,让国内新势力造车企业曾经一度泛滥。但是真正有技术有能力并且愿意持续投入研发的企业屈指可数。在这种情况下,掐断某些公司的融资渠道,也可以间接起到劝退某些车企的作用。只有一个集中度更高的中国智能电动车市场,才能让我们真正培育出几个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电动车车企,甚至在未来的国际舞台上去和特斯拉一较高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