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十年里,在自主CPU取得了长足进步的同时,一批企业积极引进英特尔、AMD、VIA、IBM、ARM、高通等公司的技术,或是成立合资公司,相对于X86、Power等处理器很容易被识别为技术引进CPU,ARM的欺骗性则要强很多,特别是ARM既成立合资公司ARM China,又出售指令集授权和IP授权,以及明星企业极其强悍的政商关系和舆论控制力,非常容易就把ARM包装成纯自主鱼目混珠。联系国产ARM芯片“绝版”,以及最近下令禁止ARM与俄罗斯贝加尔电子等公司任何业务,把ARM标榜为自主是值得商榷的。

 

实事求是的说,ARM路线是一条投机路线,选择这条路线的根源在于主观上想自己做芯片,但缺乏独立自主的决心和能力,同时对西方抱有幻想,因而选择一条骑墙路线。

 

ARM路线的投机性

 

首先要说明的是,这里的投机性仅指ARM桌面和服务器CPU,嵌入式芯片、手机芯片不在讨论范围内。

 

在十年前,ARM的支持者开始鼓吹ARM上桌面和服务器,并认为ARM服务器生态将在几年内完善。一批国际大公司也跟风,其中还不乏AMD、高通等重量级玩家。IT行业有个特点,那就是国内缺乏原创能力,缺乏另起炉灶的决心和毅力,喜欢跟风,国外什么火,国内就跟什么。也许是受跟风思潮的影响,国内一些企业在这个时候选择加入ARM阵营,基于ARM技术授权开发桌面和服务CPU。

 

在十年前,一些公司选择ARM,站在当时的角度看,是完全可以理解的。X86授权买不到,Power生态也不行,2014年IBM把Power8卖给了宏芯。龙芯当时还没有推出LoongArch,还在用MIPS,MIPS生态也不行,某公司原来的SPARC处理器生态还不如MIPS。申威倒是推出了自主指令集SW64,但生态太差,只能特点行业用。

 

相比之下,ARM至少在嵌入式和智能手机上表现出色,而且发展迅速,潜力很大。一些公司想通过执行跟随战术,希望ARM能在PC、服务器上重复在智能手机上的成功,进而在商业市场上实现“跟在ARM身后吃土”。

 

然而,天不遂人愿,ARM服务器CPU一直不愠不火,高通、AMD等大厂相继退出,凯为/美满电子在坚持了一阵后也裁员了,国内华芯通直接关门,国外谷歌也是自产自销。ARM服务器CPU在还未涨潮的情况下就已然退潮。由于ARM在商业市场上被X86压着打,那就只能寄希望于体制内采购。把买ARM授权设计芯片的模式包装成自主,进而进军党政国企单位采购。

 

可以说,选择ARM路线的初衷是商业市场、政府采购两手抓,给自己保留最多的退路。然而,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什么都想要的结果往往是各方面都很平庸——论自主性,国产ARM CPU不如从指令集开始自主设计的自主CPU,论商业化、性能和软件生态,国产ARM CPU不如国产X86 CPU。

 

ARM路线有很强的投机性,在对自主性要求高和商业化要求高的场景两边都靠不上,处境尴尬。

 

ARM路线的欺骗性

 

由于一些企业有非常强悍的政商关系和舆论控制能力,加上ARM只卖授权,不直接卖芯片,甚至还有所谓的“半定制”业务,这导致ARM CPU具有很强的欺骗性。

 

一些厂商完全可以基于ARM公版架构设计SoC,但在宣传上规避购买了ARM公版架构,只谈自己设计了“最强ARM CPU”,在舆论上会使公众误以为这款芯片完完全全是自主设计。这种文字游戏并不高明,行业人士可以轻易识破,但普罗大众很容易受误导。前不久,某大厂就是这么玩的,其所谓的“性能最强ARM芯片”十有八九是基于ARM N2设计的。

 

 

另外,一些厂商完全可以买ARM公版架构改改就打个自研内核的标签,声称是自主研发,这并非没有先例,国外三星和高通都这么干过,前几年高通的Kryo就一直基于ARM公版架构进行修改,但这一点不妨碍高通把修改后的CPU核打上Kryo的标签。

 

CPU都是迭代演进的,横空出世一口气吃成胖子违背技术发展规律,ARM中国区前总裁谭军博士就并表示,IP核特别是CPU核开发,特别花费时间和金钱,一般一个周期最短4年,最长的可达6年,甚至8年都有可能。国内一家ARM CPU公司在短时间里就开发出标榜完全自主的ARM CPU,然后CPU的IPC在之后7年时间里原地踏步,这种现象是有些奇怪的。

 

更过分的是,某厂商连包装都省了,直接把A72、A76这些ARM公版IP集成的SoC往信创名录里塞。比如把916、990等A72、A76公版架构芯片起一个山海经中神兽的名字,然后就堂而皇之的进入信创名录。

 

 

 

最近三十年,我国深陷“缺芯少魂”困境,并直接导致信息安全受制于人,产业发展受制于人,西方大国动辄以芯片作为武器卡我国脖子。信创的意义是发展自主技术,最初名字是AK,只不过受各方面压力太大,改成了信创。虽然改了名字,但其出发点和落脚点是一脉相承的,通过机关国企单位率先垂范,批量采购自主信息产品带动自主技术发展,发展出真正不惧怕西方制裁的技术,让动辄被卡脖子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一些公司当下的行为虽然从信创东风中赚了不少钱,但有违信创事业的初衷,只能说是肥了小团体,损害了大事业。信创市场是自主技术体系的孵化池,不是妖魔鬼怪都要来咬一口的唐僧肉。

 

ARM路线存在较大风险

 

在10年前,中美关系尚可,“夫妻论”、“融入国际主流”、“与国际接轨”深入人心,当时不可能预测到未来几年国际风云变幻,中美关系急转直下。10年前,一些公司选择ARM,站在公司本身的立场是没有问题的。但在如今这个国际环境下,再抱着ARM大腿不放,把ARM CPU标榜为自主就有些不合时宜了。

 

最近,受俄乌冲突影响,英国已经下令禁止ARM与俄罗斯贝加尔电子等公司任何业务,这将对其的ARM芯片业务造成重大影响。诚然,ARM v8是目前国内还是可以用的,但如果得不到ARM v9授权,那投入的沉没成本都白费了,同行都是跟着上ARM v9了,国内企业只能在ARM v8圈子打转,因无法融入主干而被边缘化,随着时间推移逐步凋零。

 

退一步说,即便这次侥幸买到了ARM v9授权,那么,将来ARM发布V10、V11、V12......国内ARM CPU企业是不是还要继续买V10、V11、V12授权......如果是这种“买无止境”,那么,国产ARM CPU所标榜的“自主”又从何谈起呢?

 

在经历了贸易摩擦、新疆棉花事件、俄乌冲突之后,已经证明西方是没有底线的。西方国家深陷修昔底德陷阱,把中国崛起视为对西方白人文明的最大威胁。考虑到我国也有东南海岛问题尚待解决,西方把用在俄罗斯身上的手段用到我国身上,只是时间问题。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ARM路线在10年前看起来是“两全其美”的路线,是“我全都要”,但到如今,其风险不容小觑。最佳选择就是转到自主指令集上,龙芯从MIPS转移到LoongArch的实践表明,只要能力过硬,迁移到自主指令集并没有那么难,在信创市场中,ARM相对于自主指令集也没有多少优势,特别是机关办公而言,由于就那几个应用,MIPS、ARM、LoongArch基本没区别。

 

希望国内ARM厂商能够迷途知返,构建真正的自主技术体系,为我国信息安全不受制于人,产业发展不受制于人共同奋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