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英国对俄罗斯加码制裁,禁止俄厂商获取ARM架构授权,俄罗斯ARM处理器产业堪忧。

 

据俄《生意人报》报道,英国方面日前已将俄两大处理器开发商MCST和贝加尔电子(Baikal Electronics)列入制裁名单,除冻结其资产外,英国企业对其提供技术服务也将受到严格管制。该报援引专家分析称,此举意味着俄罗斯企业将无法基于ARM架构开发与制造处理器。

 

除了冻结MCST和贝加尔电子的资产以外,英国政府还禁止ARM对俄罗斯提供技术服务。除非贝加尔能够找到一家违反专利法的芯片代工厂,或者找到新的芯片专利公司向其授权开放处理器架构,否则贝加尔电子的ARM处理器很可能会“绝版”。从国际制裁法律的合规上来讲,ARM被禁止与受制裁的公司保持任何法律关系,未经金融制裁实施办公室(OFCI)许可支付新许可证将不起作用,Baikal-L、Baikal-M2、Baikal-S2将由于没有授权许可而无法生产。

 

俄文资料与英译中二手资料大相径庭

 

由于网络上二手、三手消息让人云里雾里,铁流咨询了一位热心网友,拿到俄文资料。从一些英译中的材料来看,仿佛俄罗斯要完蛋了,但从MCST和贝加尔电子的PPT看,仅对贝加尔电子的ARM处理器冲击较大,禁令对MCST影响相对要小很多很多。

 

 

早些年,贝加尔电子还在做MIPS处理器,最近几年转向ARM,目前货架产品是Baikal-M和Baikal-S处理器。Baikal-M采用台积电28nm工艺,8核Cortex-A57架构,最高主频1.5GHz,于2021年10月开始出货。Baikal-S集成了48个ARM A75内核,最高主频2.5GHz,按照早年的PPT是2021年底完成,但从另一张PPT看,估计是跳票了,应该是有工程样片,但还没有量产。

 

 

 

至于Baikal-L、Baikal-M2、Baikal-S2,目前都是PPT状态。从规划上看,贝加尔电子原本打算走ARM路线了,路线图都规划到了2025年。

 

 

MCST是苏联留下的宝贵遗产,这页PPT记载着MCST及其前身的功勋。从MCST的PPT看,压根就和ARM没啥关系,用的是MCST自己定义的指令集,个别芯片用了SPARC。相对于贝加尔电子路线图中购买ARM IP、采用先进台积电工艺,堆核心数等套路,MCST的路线图更加务实——选择自主指令集,自主设计微结构逐代升级,选择成熟工艺,不盲目堆核心数。由于MCST压根就没买ARM授权,因而禁令对其影响较小,如果MCST在海外没有资产可冻结,那么禁令对其就基本没有影响了。

 

 

对于MCST而言,ARM断绝技术授权基本没有影响,MCST只要沿着原来的技术路线迭代演进即可。对于贝加尔电子而言,无非是前夕加入ARM阵营的投入全部打水漂了。

 

就未来而言,加入RISC-V阵营,或者和MCST一起搞自主指令集都是可选项。必须说明的是,从贝加尔电子的PPT中可以看出,贝加尔电子并没有在ARM一棵树上吊死,在PPT中也有RISC-V的规划。

 

 

另外,一些有俄罗斯背景的厂商出售基于RISC-V的IP,有MCU芯片在俄罗斯落地。SRC1内核是Syntacore的IP,采用Mikron的工艺,这种模式下的芯片很难彻底断绝。诚然,这些芯片性能相对有限,但在MCU领域已经够用了。

 

 

由于苏联时期把半导体产业链分散在各个加盟国,在苏联解体后,苏联庞大的半导体产业碎了一地,人才大量流失,工厂被废弃。时至今日,俄罗斯电子产业在民用市场份额微乎其微,仅在军工领域尚留有一丝元气。

 

诚然,由于俄罗斯电子产业相对于苏联衰落的太厉害,在一些元器件上需要从欧美和中日韩采购,但烂船还有三斤铁,俄罗斯军用电子产品并没有一些自媒体说的那么烂,特别是之前的俄乌冲突,一些文章已经把俄罗斯电子工业和装备贬低到破烂的地步,这是不客观的。

 

 

俄罗斯官方整理过一个允许用于武器、军事和特种设备的开发、生产和经营的电子元件基地清单,清单中共387家企业,涵盖很广,包括微波产品、集成电路、半导体器件、光电器件、量子电子产品、电真空灯、气体放电和 X 射线器件、电子束接收和转换管、光敏器件等等。即便是容易被卡脖子的芯片制造,俄罗斯也能完成65nm工艺芯片,这对军工而言已经很够用了。

 

制裁对于俄罗斯自主芯片而言是机遇

 

本次ARM断供事件,对俄罗斯电子工业打击非常有限,因为俄罗斯民用电子市场近乎于无,军工电子自成体系,唯独对俄罗斯的ARM处理器的打击较大。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希望国内能够从中吸取教训,特别是那些将ARM奉为瑰宝,鼓吹ARM符合自主标准的脑残粉。

 

实事求是的说,只要秉承技术问题技术解决的思路,在ARM制裁之际彻底抛弃ARM,这种制裁就没啥可怕的,一些公司在被ARM制裁后依然死死抱住ARM大腿,并把ARM标榜为自主,一个劲的往体制内采购塞,这才是匪夷所思的。

 

一些ARM的鼓吹者针对国产ARM芯片绝版反复强调,是制造被卡脖子,ARM授权不卡脖子,这其实是自欺欺人,一旦遭遇类似俄罗斯的情况,那是在ARM授权和制造两个环节都被卡脖子。

 

就制造而言,在当下这种制裁执行力度下,在制造环节绕开禁令还是有办法的,铁流就知道有已经上了美帝黑名单的公司运用各种办法绕过禁令成功使用境外工艺流片,并在上黑名单的这几年里持续向客户供货,压根没有产能不足的迹象。

 

其实,这并非多么困难的事情,这个门路早已经发展成为一个产业,并养活了不少人。另外,某厂因上美帝黑名单失去台积电流片工艺后,使用境内工艺流片,该款8核处理器在信创市场如鱼得水,虽然境内晶圆厂在原材料、设备等方面都需要从国外大厂进口,含美国技术比例着实不低,但美帝压根也没管这事情。

 

铁流认为,ARM的鼓吹者之所以热衷于抱ARM大腿,不是看不清形势,看不清利弊。实在是时代变化的太快,缺乏远见导致产生近忧——前期沉没成本太高,下不了贼船。由于一门心思抱ARM大腿,又没有建立备份计划,无法像龙芯那要几乎是无缝衔接般的完成从MIPS到LoongArch的替换。资本要增值,股东要利润,公司要发展,员工要糊口,所以这些厂商和ARM的鼓吹者就被绑架着齐声歌颂“ARM大法好”。

 

言归正传,ARM断供对于俄罗斯IC设计产业远远谈不上毁灭性,只对个别押宝ARM的厂商造成重大影响,对于MCST这样自主路线的企业和那些RISC-V厂商而言反而是机遇。俄罗斯电子产业确实江河日下,一些元器件需要进口,但瘦死骆驼比马大,满足俄军基本需求不成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