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王树一

图︱探索科技、网络

 

研发投入大是半导体产业的特点。多年来,半导体行业研发投入占销售额比例一直维持在两位数,这一数字在全球各行业中稳居前二。与资源型行业不同,技术创新一直主导半导体市场发展方向,在摩尔定律驱动下,新产品对旧产品在性能或价格上可实现“降维打击”,为了跟上市场竞争节奏,芯片公司必须要维持高研发投入。

 

根据市场研究机构IC Insights的数据,2021年全球半导体企业研发投入总计为714亿美元,同比增长13%,创出历史记录,并有21家公司在2021年研发投入不少于十亿美元,研发投入“10+亿美元”俱乐部比2020年增加了2家,其中英特尔以152亿美元高居榜首,三星研发投入达到65亿美元位居第二,这两年台积电研发投入增加幅度较大,2021年以45亿美元排名第三,研发费用比2020年增长20%。当然,IC Insights的数据也只是一个参考,比如美国高通公司财报显示,2021年研发支出为72亿美元,应仅次于英特尔,但不知道IC Insights以何标准认定研发费用,从而将高通排在前三之后。

 

那么,国内半导体公司在研发投入上的状况如何呢?

 

探索科技(ID:techsugar)统计了我国已出2021年报的98家半导体上市公司数据,研发投入总金额为376亿元人民币,以当前汇率折算为56亿美元,加入这98家作为一家企业来看,可在IC Insights榜单中排名第三,比第二名三星的研发投入少9亿美元。

 

其中,中芯国际在2021年研发投入达到41.21亿元,高居榜首,闻泰科技和韦尔半导体分列二三,第十名是刚上市的翱捷科技,2021年研发投入达到10.28亿元。第十一名晶晨股份的研发投入为9亿元,没有跨过10亿门槛。

 

 

这十家公司中,芯片设计公司有四家,比例最高,分别是韦尔股份、汇顶科技、寒武纪和翱捷科技;芯片制造有两家,中芯国际和闻泰科技(旗下安世半导体为IDM厂商);封测厂商有两家,分别是长电科技与通富微电;另外有材料厂商中环股份和设备厂商北方华创。这十家公司基本覆盖了本土半导体产业链的各个环节。

 

此前,在《芯片设计业,研发定生死》中,探索科技曾分析过,在设计公司中,研发费用最主要的支出是研发人员的薪酬,但制造类占大头的却是设备折旧,不过研发人员薪酬在研发费用中的比例也仅次于折旧费用。

 

2021中芯国际研发费用细项

数据来源:中芯国际2021年财报

 

因而考察研发人数与相对应的研发人员人均研发费用,还是有一定的参考意义。研发投入前十大中,有九家研发人数超过1000人,其中闻泰科技最多,达到7045人,而翱捷科技最少,研发人数为914人。不过由于国内芯片设计公司规模普遍偏小,900多人的团队,已经在国内设计公司中属于第一梯队。

 

十家企业中,有三家研发人员数量出现了下降,其中长电科技研发人数相比2020年减少3143人,不过这是因为在2021年财报中,长电科技将基层科技人员剔除掉所致,两年数据统计条件不同,因而无法判断研发人员人数增减的真实情况。另外两家减少的分别是中芯国际和汇顶科技,中芯国际研发人员数量减少577人,汇顶科技研发人员减少89人,均是值得警惕的数字。

 

 

其余七家,有五家的研发人员数量增长超过100人,其中闻泰科技扩充最迅猛,2021年研发人员扩充数量达到1586人,同比增长29%。北方华创(增629人)、韦尔半导体(增303人)、寒武纪(增235人)和中环股份(增184人)也均扩员超过百人。

 

从人均研发费用来看,中芯国际最高,这与中芯国际研发人员占比较少有关,2021年中芯国际研发人员数量为1758人,占集团总人数比例为9.9%,而典型设计公司研发人员占比一般在7成以上。读者需要注意的是,研发人员人均费用并不等于薪酬,从财报公布数字来看,中芯国际2021年研发人员平均薪资为41万元。

 

 

研发投入前十大公司中,销售过百亿元的有六家,闻泰科技最高,2021年销售额达到527亿元,寒武纪最低,2021年销售额为7.21亿元,其销售收入还不能覆盖研发投入。

 

 

总体上看,这十家公司几乎都是本土公司最杰出的代表,如晶圆代工龙头中芯国际,材料龙头中环股份,封测龙头长电科技与通富微电,设计业龙头韦尔半导体,设备业龙头北方华创,这些公司的盈利能力均在其所在的细分方向上数一数二。

 

不过设计业情况有些特殊。在我们统计的51家本土芯片设计上市公司中,2021年净利润超过10亿的有5家,分别是韦尔半导体(40亿元)、兆易创新(22亿元)、卓胜微(19亿元)、紫光国微(18亿元)和格科微(12亿元),其中研发投入超过10亿的仅韦尔一家。

 

所以,这里就有一个问题出现,既然半导体行业重视研发,是不是研发投入越大就越好?当然也不是,凡事都有度,从IC Insights的数据来看,2000年以后,行业平均研发投入占营收比例为13%至18%之间。相对而言,设计业因无生产环节,研发投入占营收比例比制造业和封测业更高。

 

 

波士顿咨询的数据显示,典型芯片设计企业研发投入占销售额比例为20%,毛利率50%,全球十大芯片设计公司的数据基本符合这个规律。在《芯片设计业,研发定生死》中,我们统计的2020年全球前十大芯片设计公司研发投入占营收比例最高的是Marvell,占比36.13%,最低为联咏科技,占比为13.75%,其余均在20%至30%之间,这十家公司均为持续盈利状态。

 

考虑到利润率,如果企业都是凭借自有资金来维持研发投入,那么超过30%就处于危险状况,因为通常这种情况意味着净利润难以覆盖研发投入。

 

 

因为产业链不同环节对人员依赖程度不同,所以研发人员对净利润贡献有较大差异,在材料与制造类企业中,设备折旧对利润影响较大,而设计类企业则受设备折旧因素影响小,所以这个表格仅供参考。

 

但该表格至少也能说明,高额研发投入如果不能带来可对应的销售收入与利润,那么在研发团队账面实力到生产力转换之间必然存在着某种问题。问题可能是在红海市场苦苦挣扎,也可能是没有技术落地能力因而在各个热点市场反复跳跃,这种问题解不掉,持续研发投入就只是在打一场没有前途的消耗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