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荡之下,是什么在暗潮涌动?

 

5月5日,安谋科技官方发布公告,刘仁辰与陈恂担任安谋中国联席首席执行官,并依法完成了工商登记。

 

前不久当Arm传来再次罢免吴雄昂的消息时,安谋科技员工400余名员工曾签署一封联名信表示支持吴雄昂。

 

 

该文章随后被删除

 

Arm的内斗在2020年时就已经掀起“换帅风波”,先是吴雄昂被英国Arm公司解除安谋科技董事长职务,随后安谋中国官方微博和微信账号称“吴雄昂继续领导公司”。当时也曾展开多轮声明和互相谴责,最后结果仍是吴雄昂继续担任安谋科技董事长。

 

处于暴风中心的吴雄昂究竟什么来历?

 

引起轩然大波的吴雄昂

 

吴雄昂本是南京人,在美国求学生活多年。拥有Ann Arbor 密歇根大学电子工程硕士学位(MSEE)和电子工程学士学位(BSEE),加州伯克利大学Haas 商学院 MBA 学位,并持有斯坦福大学商学院高管项目(SEP)的毕业证书。

 

 

翻开吴雄昂的履历,2004年吴雄昂加入Arm,2007年负责Arm中国区任销售副总裁。2009年,当时Arm中国区总裁谭军宣布离职,吴雄昂擢升为中国区总经理兼销售副总裁,吴雄昂成了Arm的红人。

 

在吴雄昂接替谭军后,Arm中国立即调整布局重点,从之前服务中兴、大唐和华为等重点企业,转向利用自身技术优势、全球的产业伙伴资源,加强政府公关,提升Arm在行业的地位和影响力。

 

之后的2011年初,吴雄昂出任中国区总裁,2013年1月升任为大中华区总裁,2014年1月加入Arm全球执行委员会。

 

2018年Arm将中国业务作价100亿元人民币估值,并将其中51%的股份卖给了中方资本,成立由中方控股的合资企业——安谋科技,吴雄昂是其中重要的牵头人并且在2018年时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安谋科技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吴雄昂在安谋期间都做了哪些事?

 

作为Arm想要打开中国市场的一步,安谋科技拥有在国内营销和销售Arm芯片的永久独家许可,负责Arm在中国的全部业务,包括为国内芯片开发、制造企业提供Arm的设计授权,以及基于Arm架构的研发和再授权权利等。

 

吴雄昂曾经介绍,Arm中国的使命之一是,研发新的IP产权将归Arm中国所有,不仅可以向中国市场销售,也可通过Arm向中国以外的全球市场销售。这其实就是“自主可控”。

 

同时,在吴雄昂带领下的安谋科技也确实做到把Arm技术真正落在了国内,并有能力去支撑供应链安全,在中国企业被美国制裁时,做到了“雪中送炭”。

 

2019年,美国宣布制裁华为时,因设计中包含“源自美国的技术”,BBC报告Arm已经要求其员工必须中止与华为合作,同时Arm也发表声明,其正在“遵守美国政府制定的所有最新规定”。

 

华为是Arm的一大客户,华为智能手机芯片麒麟系列就是基于Arm架构设计,停止Arm架构对于华为来说影响巨大。市场研究机构CCS Insight的Geoff Blaber认为:“这对华为来说是一个‘无法逾越的’障碍。”

 

但在媒体发布会上,吴雄昂与Arm IP产品事业群总裁 Rene Haas以及华为海思CIO刁焱秋“手拉着手”走入会场。申明安谋科技从没有断供,一直在支持华为,包括华为产品的发布和持续的出货。

 

(从左到右依次为:Arm IPG事业部总裁Rene Haas、华为海思CIO刁焱秋、Arm中国执行董事长兼CEO吴雄昂)

 

吴雄昂当时指出:“现在我们厘清了各方合规的基准后,有一个明确的结论,不论是之前的V8架构,还是后续新的架构,从架构的角度来说,Arm是英国的技术,所以不会受到目前一些相关法规的影响,可以向包括华为海思在内的中国客户进行授权。”

 

“Arm中国不仅仅成为了一个独立运作的中国公司,还是一家深圳本土公司,希望以‘中国速度’打造创新,丰富全球的生态系统。”吴雄昂对安谋科技的定位一直十分清晰。

 

据安谋科技发布的公开信显示,从2018至2021年,安谋科技营收增长了250%,已成为Arm公司全球最大客户,占其全球总营收的30%。在吴雄昂的领导下,安谋科技的营收从大概2亿美元涨到了近7亿美元。

 

不过是前任的重蹈覆辙?

 

吴雄昂的被迫离职似乎是步了曾经Arm中国前总裁——谭军的后尘。

 

谭军,1986 年毕业于上海复旦大学,获电子和电气工程学士学位。1992 年在英国拿到博士学位,此后一直到 2001年,他一直在英国卢瑟福国家实验室从事科研。

 

2001 年 3 月谭军加入 Arm 公司,初任中国业务总监,2002年带着妻子和孩子从英国回到中国上海。在Arm刚开始进入中国市场时,公司的雇员加上谭军也只有两个人。

 

实际上,谭军也和朋友说过,加入Arm开拓中国市场有点赌博的味道。在谭军的努力下,仅2003年,先后有东南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北京工业大学和上海集成电路设计研究中心向Arm购买IP核授权。

 

除去高校,不少大企业也开始选择与Arm中国合作,中兴集成、上海华虹、大唐、华为和中芯国际等国内大厂,悉数成为其客户。

 

到2008年,Arm公司已在中国有40多家客户,每年都有超过10万名工程师、大学生得到与其的相关的各种培训。可以说,在谭军担任Arm中国区总经理的7年时间里,Arm不仅迅速在中国市场生根发芽,还抽枝展叶,向一颗大树成长。此时的谭军,已经被誉为Arm在中国的活广告。

 

2009年谈及对Arm未来的规划,谭军说出了“要与英特尔两分天下”的豪言壮语。但就在Arm正在中国发展的欣欣向荣时,Arm宣布中国区总裁谭军离职,去寻找新的发展方向,对于离职的具体原因和去向只字未提。这个为Arm打开了中国市场的总经理,其在Arm的职业生涯戛然而止。

 

立下汗马功劳后不知所踪,业内外也找不出他离开Arm的原因,纷纷怀疑是被“卸磨杀驴”。Arm总裁帝舵.布朗(Tudor Brown)在回答谭军离职原因时表示:“谭军在中国辛勤工作的7年,如同为Arm的中国事业奠定地基,这个工作非常重要,但现在Arm的大楼需要继续往上发展,所以我们需要的是能迅速盖楼的人。我们认为Allen Wu(吴雄昂)是更适合这一工作的人。”

 

在打开中国市场后,谭军的使命结束了。

 

新人上任,有何来历?

 

对于新上任的联席首席执行官刘仁辰、陈恂。

 

公开信息显示,刘仁辰毕业于1999级清华大学化学工程系和牛津大学,现任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副院长、深圳清研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总经理及深圳市通产丽星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曾任牛津大学技术转移公司咨询顾问和牛津大学研究员。

 

陈恂(Eric Chen)是软银旗下的愿景基金管理合伙人,为美国国籍,负责管理愿景基金的中国投资团队,曾任中国好耶网络集团董事长、银湖资本董事总经理等职务。

 

二者的搭配,更加方便软银控制安谋科技。

 

在Arm的内斗中,其矛盾在于:中美技术领域冲突的升级。从Arm近几年的动作来看,还延续着与芯片公司合作向其提供架构授权的传统方式,而安谋中国表现得更像是一家中国本土的科技公司。据财新报道,吴昂雄在未充分向股东报告的前提下,以Arm品牌达成了成都西部研发中心、集成电路中心、南京开源人工智能研发及应用中心等合作。

 

种种相左的公司产业动作,激化了Arm与吴昂雄的矛盾,本质来说就是,安谋中国的属性上到底是合作方还是子公司。

 

吴雄昂在当年成立合资公司的目的,就是让Arm的技术在中国生根,实现真正的本土化,成为产业链安全的保障。实际上,从安谋科技51%的中国股份占比就可以看出,尽管安谋科技被称为Arm中国,但实际上安谋科技是中方控股、独立运营的公司。

 

而Arm则希望安谋科技仅是作为Arm在中国的一个分支。目前,Arm在中国市场有超过300家合作伙伴,基于Arm架构的国产芯片累积超过250亿件,90%以上的国产SoC基于Arm处理器技术。

 

面对如此巨大的中国市场,Arm团队即依赖于安谋科技开拓的中国市场,但同时又不愿意承认安谋科技是实际独立的公司。

 

吴昂雄能否继续掌舵,将关系到安谋中国乃至Arm在华的未来走向。这可能只是属于一家公司的小小蝴蝶振翼,但也可能是上升到整个产业乃至更大范围的巨大风暴来临的前奏。

 

作者:九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