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以时间换空间,先生存后壮大

 

 

荣耀曾是华为的一部分,华为是中国高科技企业的旗帜,采用华为芯片的荣耀曾是中国的骄傲。但根据日经在今年4月的报道显示,流淌着华为血统的荣耀,在其剥离之后,荣耀手机中的美国芯占比高达38.5%,较剥离之前增长近三成。其中,包括主控芯片、5G通用半导体、模拟芯片等核心高端芯片大部分都被替换成了美国芯片。那么拥有华为DNA的品牌,如今却采用了如此之多的美国芯,归来的荣耀还依旧荣耀吗?

 

 来源:芯谋研究根据日经新闻数据整理

 

 来源:日经中文网

 

毫无疑问,荣耀依旧荣耀。根据Canalys发布的2022年第一季度的报告显示,荣耀首次以1500万支的成绩夺下出货冠军,年增205%,市占率20%,成为国内市场销量第一的中国手机品牌(不含子品牌)。这个成绩说明,荣耀依旧是中国的骄傲。 

 

荣耀采用了大量美国芯是多种因素叠加的结果,是有其特殊原因。一方面是在严峻的国际形势以及国内与国际芯片差距的现实面前,荣耀为了生存发展而不得不加大对美国芯片的采购。这其中既有政治因素,也有产业原因。

 

另一方面则是在华为被制裁后,国产半导体厂商实力还较弱,技术竞争力不足的现实。荣耀要想在剥离之后,能够得以生存,重回市场地位,在短时间内找到可以替代华为芯片的国内同类芯片厂商是很困难的。根据日经的报道显示,此前由华为旗下的海思半导体制造的主控、通信、电源控制半导体等几乎全部改为美国高通产品,这些芯片是荣耀手机保持领先地位的重要零部件,而国内还缺少能与华为匹敌的本土芯片,因而他们不得不靠国际芯片巨头来实现他们的目标。

 

采用美国芯片并不意味着失败。这是无奈也是现实,荣耀采用美国芯片是无奈之举,这是特殊阶段的特殊合作方式,虽然这种合作方式并不是我们期望的。面对这样一个采用大量美国芯片的荣耀回归,我们能打着爱国的口号,指责荣耀的这种行为是买办吗?显然不能,我们不能用没有意义的舆论去打击一个正在努力求生存的中国品牌,更不该让本就生存在裂缝之中的种子看不见希望。

 

我们应该清醒地认识到,荣耀采用美国芯片的无奈,一方面是荣耀要通过采用美国芯片参与到国际竞争中;另一方面只有大量的采用美国芯片,与美国芯片公司形成牢固的合作关系,美国芯片公司才能帮助中国企业与美国政府斡旋,缓解中国企业被制裁的压力。这其中有政治、有产业、有现实、有差距、有不甘、有无奈,但这是正确的。

 

这让我不禁想起了两年前中芯国际被美国实施出口管制的事件。当时中芯声明一发,便有不明其中的自媒体有说中芯“跪了”,有说中芯“软弱”,甚至有说中芯是技术买办。还有的公众号号称企业要捆绑爱国情怀,发出以上实体清单为荣的这种辞令,甚至说“生的光荣、死的伟大”这种词句。这不仅能不能帮助中国企业生存,反而只会让处境更为艰难。

 

彼时有中芯,当下有荣耀,明天可能还有更多企业被制裁。当他们需要生存发展而采用美国供应链,不得不寻求美国的合作之时,我们不应该去指责他们。尤其是在当今美国正在联合其合作伙伴建立类似chip 4的半导体联盟之时,面对美国咄咄逼人的形势,国内半导体产业的发展愈发艰难。

 

国家有国家的使命,企业有企业的难处。但只有生存才能发展,只有发展才能壮大。度过黑暗,才能迎来黎明;度过今天,才能有明天。从荣耀这一事件当中,我们应该认识到,国内半导体产业的发展还要忍辱负重,以时间换空间,先生存后壮大。

 

积极的做法是,国内产业应该积极地寻求与国际半导体产业的合作,寻找缓解挑战,解决问题的方法。与此同时,中国芯仍要当自强,在艰难的大环境下砥砺前行。在舆论上,国内芯片做不到替代的时候,舆论不该用道德绑架去挤压国内公司的生存空间。在当下,这是一种生存下去的方式,唯有负重前行,中国芯片才有可能再次重回中国手机,我们相信,荣耀当中再次闪耀中国芯。

 

在文章的最后,我们以芯谋研究曾经推出的《活着,才有希望:解读“出口管制”下的中芯国际》一文中的一段做结尾。其中,笔者联想到了《赵氏孤儿》中公孙杵臼与程婴的一段对话:公孙杵臼曰:“立孤与死孰难?”程婴曰:“死易,立孤难耳。”公孙杵臼曰:“赵氏先君遇子厚,子强为其难者,吾为其易者,请先死。”......杵臼谬曰:“小人哉程婴!昔下宫之难不能死,与我谋匿赵氏孤儿,今又卖我。纵不能立,而忍卖之乎!”抱儿呼曰:“天乎天乎!赵氏孤儿何罪?请活之,独杀杵臼可也。”诸将不许,遂杀杵臼与孤儿。

 

公孙杵臼,视死如归,为忠义不惜性命,为目的敢抛头颅。这种精神千百年来激励着我们,也让我们深受感动。但几千年前的先人尚且知道“死易活难”。死了一了百了,落个“忠义慷慨”的千秋美名,而活着却要忍辱负重,还要背负自责压力、养教之苦,程婴甚至背负着卖友求荣的一世骂名!这在重视名声、追求青史留名的古代更为不易。公孙杵臼的慷慨赴死是为了活,死是手段,活是目的,他的“先死”让我们感动的不能仅仅是忠义与牺牲,更应有大局与智慧;程婴的委曲求活、忍辱负重才让公孙杵臼的死有意义。飞蛾扑火精神可嘉,但灰烬过去,没有一点光华留下。而忍辱负重者,方能扛起责任和历史!活着,才有希望!几千年前如此,当下亦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