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王树一

图︱探索科技

 

国家统计局最新数字显示,4月工业增加值为-2.9%,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主要机电产品产量更不容乐观,4月份汽车产量受影响最大,同比下降43.5%,其余产品也多有两位数以上的下降,唯一例外的是汽车中的新能源汽车方向,在这么困难的情况下,还取得了42.2%的正增长。

 

 

手机产量下降不多,但销量端已出现问题,信通院最新数据显示,2022年3月全国手机销量为2146.0 万部,同比下降 40.5%,一季度总销量为6934.6 万部,同比下降 29.2%。销量下降,迟早会反馈到生产计划上。

 

整机低迷,元器件就遭殃,近日中芯国际发出警告,称2022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恐将减少2亿部,作为晶圆代工领域最重要的市场方向,手机出货量预期大幅下修,将影响到产业的方方面面。

 

手机砍单引发连锁反应

 

芯片产能是否紧张,主要看手机和电脑市场景气程度。从舆论面来看,2021年汽车缺芯最严重,但车载芯片产量占主要晶圆代工厂产能比例通常在5%以下,如果只是汽车应用上出现了产能不足的情况,很容易追回来,但晶圆代工厂之所以不愿意为车载应用调节产能,一方面是其占比不够高,动力不够大,另外一方面产能确实已经被手机和PC应用给占满了,想调也调不出来。受益于疫情引发的远程办公需求大增,过去两年PC市场出现了久违的两位数增长,而华为受美国制裁之后留出的市场被各大手机厂商虎视眈眈,为了分食该市场,大手机厂商不惜超越常规来备货。有关2021年手机备货情况,可参考探索科技《全球前十大芯片买家2021年囤货有没有用完?》

 

“去年初都很乐观,套片要抢,PA(功率放大器)要抢,Memory也要抢,手机厂商为了抢华为的份额什么都抢。”本土排名前三的分销商市场总监朱远告诉探索科技(ID:techsugar),手机厂商大肆备货之后发现市场并不如预期,不得不开始缩减元器件订单规模,因此2021年4月底就已经出现砍单,2021年二季度的三次连续砍单虽然规模不大,但业内对手机销量走低的预期已经达成共识,他说:“去年底,手机经销商估计都被压了一缸子货,再加上疫情,今年一季度手机能不惨淡?”

 

朱远表示,今年一季度,手机和小家电砍单幅度都很大,供应链紧张状况已经分化。但是由于疫情影响,这两年整机厂商改变了传统低库存策略,以避免因供应终端而导致的停产,因而现在整机厂商通常会备一个月的库存,分销商也会有一个月库存,这样再加上原厂有一个月库存,所以终端市场需求冷淡,反馈给原厂大概需要一个季度的时间。

 

中低端MCU和电源芯片价格已经松动

 

手机市场波动大,新机卖得不如预期就要砍单,因而迫使分销商在管理PA等手机物料库存时要特别当心,快进快出,严控库存水位,防止出现死库存。TWS耳机等手机周边配套产品,也因手机市场不景气而出现过剩风险,因而影响到相关的供应链。朱远认为,芯片全行业对市场前景还存在分歧,多空意见不一致,但大部分物料有供过于求的风险,少部分仍然缺货,而主要国际厂商的供货周期并未明显改善。

 

具体来看,国产MCU已经有不少厂商开始放低价抢份额,尤其是八位机,但本土高端32位MCU供应还比较紧张;本土蓝牙芯片和中低端电源芯片也是供应充足,价格下行;电视与机顶盒的主芯片,现在交期短,供应足;存储器则已经处于下行状态,渠道纷纷抛货。

 

国外32位单片机与蓝牙芯片供应尚无缓解迹象,FPGADSP也持续紧张,供货周期无松动迹象。朱远说:“有国际原厂还在威胁客户,不按照交期就没有货分,但客户告诉我们说,如果按现在的供货周期交付,货到时我们都提不动了。”

 

本土模拟芯片厂商销售总监张文武认可朱远对当前供需情况的判断。他表示,缺货潮已经过去,现在需求端疲软,低端电源类产品会先进入到拼价格、拼渠道的阶段,而MCU的竞争也值得关注,他说:“近期MCU会是内卷主战场,前两年该赚的都赚到了,可以卷起来了。”

 

本土MCU厂商CEO裴宏军也认为,市场分化将会延续,部分产品仍缺货,部分产品已过剩,而整体库存在增加。但因疫情导致的不可控因素在增加,他建议整机企业多做一到两个月库存,以避免因为静默而造成的停产损失。

 

元器件市场已对整机下行走势做出应对

 

另一家本土MCU厂商市场总监宋川则更乐观,他表示,整个市场中,除了电源产品有降价迹象,其他尚无明显过剩征兆,疫情影响而导致的整机产销下滑,会因疫情得到控制而恢复,对宋川的公司而言,现在还不能控产能,依然要抢产能,他说:“产能让出来一点了,不过真的是一点点,我们还是缺产能。”

 

朱远也认为,当前元器件市场已经对疫情影响做了充分响应。疫情之前整机厂商都追求低库存生产,以提高周转率与运营效率,元器件库存主要压在贸易商(即分销商)手上,现在为应对供应中断风险,整机厂、贸易商和原厂都做库存,供应情况传递速度会变慢,这就要求贸易商反应更敏捷,应对更灵活,必要的时候,既要能扛住原厂压货的压力,还要能顺利把库存转给整机厂。“我们反应不及时,就只能等死了。”朱远说,今年以来,一季度是手机和家电砍单高峰,二季度目前还没有看到某个主要市场有大幅度砍单,但当前悲观情绪在蔓延,因而很少有贸易商敢大规模进货,贸易商向来富贵险中求,但并不傻冲,当前以观望为主,不过也很少有贸易商完全空仓,万一反弹了而自己没货,那就会错过一波行情。

 

整体来看,由于不确定因素太多,今年芯片行业的二、三季度走势非常难判断,悲观的信号有很多,芯片公司要做好应对苦日子的准备。但政府也在不断微调政策以期在防疫和保生产之间取得平衡,可以预期后续保生产、促销费的引导政策还将陆续出台,这能让原厂、贸易商和整机厂不必过度悲观。如朱远所说:“内心还有盼头,国家都在刺激了,不可能还要烂下去。”

 

总结

 

方方面面数据都反应出今年困难极大。国家统计局数字显示,本土集成电路产量持续下滑,而根据海关数据,1至4月进口集成电路数量同比也出现两位数下降,这一切都可以归结到整机生产秩序混乱与市场需求不振,在整机厂、贸易商和原厂生态链中,大家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现阶段,对原厂或贸易商而言,最佳策略无疑是在保证自己现金流健康的前提下,全力配合整机厂复工复产,只有整个产业链高效运转起来,才能避免元器件全面供应过剩。

 

当然,整个产业链也要回答一个共同的问题,在远程办公红利吃尽、新机吸引力持续下降的大背景下,如何找到新的增长点,有真正的需求不断被挖掘出来,才不用担心产能过剩。

 

注: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朱远、张文武、裴宏军和宋川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