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个地方继续战斗?王成录或加入深开鸿,继续为鸿蒙生态出力。

 

智东西5月23日消息,华为一员老将,曾担任鸿蒙“掌门人”的王成录,被曝已经离开华为。不过这事并不突然,在去年华为开发者大会上,王成录的职位已经调整为华为AI与智慧全场景业务部总裁,而华为消费者业务软件部总裁则由龚体接任。

 

目前虽然没有官方证实,但王成录的微博ID以及微博的华为相关职位认证确实已经取消,可能已有一段时间。

 

一些长期关注华为鸿蒙的博主在社交平台上透露,王成录已经前往“下一站”,而下一站仍然是与鸿蒙相关的领域。

 

 

从此前智东西多次与王成录进行的对话中可以了解到,王成录在华为鸿蒙操作系统研发以及一些华为底层关键软件技术的研发种都担任了关键角色,可以说曾是华为鸿蒙的“一把手”。智东西第一时间与华为消费者业务软件部相关负责人进行了联系,但目前并没有得到明确回复。另一位华为内部人士则对智东西表示,这是一次正常的调整。

 

01.离职早有预兆,“下一站”仍是鸿蒙

 

虽然王成录的离职看似突然,但实则他的离开早已有预兆。从鸿蒙初代到鸿蒙2.0版本的迭代,每次的华为开发者大会(HDC)上,王成录都会登台介绍鸿蒙系统的最新进展,而他在当时的职位都是华为消费者业务软件部总裁。

 

▲2020年华为开发者大会上王成录的职位介绍

 

在2021年10月22日的华为开发者大会上,王成录的职位就已经改为华为AI与智慧全场景业务部总裁,而华为消费者业务软件部总裁则由龚体接任。根据以往开发者大会演讲来看,华为消费者业务软件部总裁所负责的内容会包括鸿蒙操作系统、华为手机上使用的EMUI操作系统、软件层面的各类基础技术研发以及开发者生态的建设等等。龚体并非华为的新面孔,同样也是华为的一员老将,据了解,龚体过去曾先后担任华为IT研发管理部部长、中央软件院院长、加拿大研究院院长等职务。

 

部分博主在微博上称,王成录的下一站会是深开鸿,深圳开鸿数字产业发展有限公司。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相关信息

 

根据官网信息来看,深开鸿是由一家深圳市国资委下属企业、华为全资控股的哈勃投资,以及北京中软国际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合资成立。而深开鸿的主要业务聚焦于物联网领域。

 

▲深开鸿官网

 

在官网中我们能看到,深开鸿会基于OpenHarmony,聚焦智能物联网操作系统(KaihongOS)的技术研发与持续创新。构建物联网操作系统“生态圈”,实现万物互联是他们的目标。

 

OpenHarmony是此前华为捐献出来,由中国开放原子开源基金会孵化及运营的开源项目。这也是华为将鸿蒙积累的能力开放给行业进行赋能的一种方式。

 

深开鸿会帮助生态合作伙伴接入到鸿蒙智联(HarmonyOS Connect)中,而鸿蒙智联是华为鸿蒙OS的生态伙伴计划。

 

可以说,不论从股权联系还是企业目标上来看,如果王成录进入深开鸿,对于他来说,这的确就是换一个地方继续为鸿蒙生态的建设出力。

 

02.24年华为老将,正式退休

 

目前有相关报道称,王成录将会以“退休”的形式离开华为,而非离职。华为的退休年龄是45岁。王成录1998年加入华为,曾历任华为核心网产品线总裁、中央软件院总裁,2015年王成录被任命为消费者BG软件部总裁。2019年,华为鸿蒙操作系统正式问世。

 

从众多公开报道中可知,华为自主打造操作系统“鸿蒙”的过程中,王成录起到了关键的建议和推动作用;同时,还受到了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的肯定,因而王成录在外界有了“鸿蒙之父”的说法。

 

在智东西与少数业内媒体与王成录的一次交流中,他提到,自研操作系统是非常难的,非常多的基础技术都要做,但他们希望,“有一天我们的孩子不用为这些技术被卡脖子而担心”。在2021年10月最近一次的华为开发者大会上,王成录作为华为AI与智慧全场景业务部总裁,他在大会上重点介绍了华为通过AI技术来为开发者和企业进行赋能的能力,“万物互联”、“赋能”是他演讲中反复提到的词汇。这也与上文中提到的王成录可能的去向较为一致,王成录的下一站仍是鸿蒙,目前来看应该没有太大的变数。

 

03.历时三年,三次迭代后,今天的华为鸿蒙怎么样了?

 

从2019年至今,华为鸿蒙操作系统已经迭代至3.0版本,而不出意外,今年华为将发布HarmonyOS的4.0大版本。根据去年开发者大会上公布的数据,目前华为在鸿蒙生态建设上投入超过500亿元,开发者数量超过510万人,软件应用全球累计分发量超过3亿,覆盖超过170个国家和地区。在4月的折叠屏旗舰发布会上,余承东透露,目前华为鸿蒙设备数量已经超过了2.4亿部,生态设备发货量超过1.5亿台。

 

毫无疑问,目前华为鸿蒙生态已经初步建成,成为华为在万物智联时代拓展的基础,华为已经做好了发展全球生态的准备。而华为现在要做的,就是与开发者和合作伙伴一起,把鸿蒙生态做大。这也与此次王成录的“下一站”不谋而合。鸿蒙操作系统并不只是一个“手机操作系统”,而是面向物联网市场的操作系统,相比应用在手机上,应用在更多智能家居和IoT产品上是华为希望看到的。

 

王成录曾在2020年华为开发者大会会后的交流中说道,传统基于手机单体硬件的发展模式已经遇到了瓶颈,未来以鸿蒙OS为基础的IoT市场将有更大发展空间,“足以养活超过10个华为这样体量的大公司”。

 

04.结语:鸿蒙长大,华为前路依旧不易

 

此次王成录离开华为,更大的可能性是继续为华为鸿蒙生态的建设继续出力,而非彻底告别华为,颇有“换个地方战斗”的意味。目前随着华为鸿蒙系统的基础技术均已经完善,华为鸿蒙接下来的重要目标无疑将是生态的拓展,“交更多朋友”。在手机业务依然受芯片限制的当下,华为这艘巨轮的前行依旧不易,而在未来华为心中的那个“万物互联”时代,华为能否找到更多突破点,仍旧是个未知数。

 

作者 |  云鹏

编辑 |  心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