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郭紫文

 

5月23日,据路透社等多家媒体报道,美国芯片制造商博通(Broadcom)正在就收购云计算VMware进行谈判。据知情人士透露,该交易还处于谈判中,不能保证最终结果,具体交易条款仍不得而知,亦没有提及交易金额。

 

VMware成立于1998年,是一家提供云计算和硬件虚拟化的软件服务供应商。去年11月,该公司刚从戴尔技术公司分拆出来,以软件开发商独立运营发展。此次美国博通对VMware的收购,延续了近年来美国博通的软件布局方向,进一步推动美国博通业务多元化发展,并逐渐从半导体业务领域延伸至企业软件领域。

 

美国博通发家史,根植于内的并购基因

 

回顾美国博通的发家史,不难看出,并购实属附着在美国博通骨子里的基因。美国博通一路发展壮大,成长为市值超两千亿美元的行业巨头,离不开一次次以小博大的并购交易。无论是1991年成立的美国博通公司、1961年以惠普半导体产品部门存在的安华高科技(Avago Technologies),还是2015年安华高以370亿美元并购整合后的美国博通有限(Broadcom Limited),都沿袭了这一发展逻辑。

 

时间追溯到1991年,美国博通公司成立,专注于通讯芯片设计领域。凭借调制解调器这一开创性产品,美国博通公司的营收额在1997年便达到了3700百万美元,并于次年成功挂牌上市。1999年之后,美国博通开启了“买买买”的发展策略,不断通过并购扩大市场和业务版图,涉及领域覆盖无线通信、有线通信、多媒体芯片和存储领域。

 

仅1999年,美国博通便开展了超过4桩收购交易,包括3.16亿美元收购高速网络技术供应商Epigram、超1亿美元股票交易收购网络芯片供应商Maverick Networks、1.7亿美元收购通信软件开发商AltoCom、2.8亿美元股票收购高速通信半导体制造商HotHaus等。

 

进入二十一世纪,美国博通以更快的并购频率疯狂扩张。2000年,以15亿欧元收购了混合信号集成电路供应商Newport Communications、以20.4亿美元股票收购通信芯片制造商SiByte,攻入网络处理器市场、超10亿美元收购Silicon Spice,后者主营电信设备网络语音,视频和数据处理芯片、以5.33亿美元股票交易收购网络IC公司Altima Communications、以6亿美元收购Element 14,进军ADSL芯片市场。

 

此外,美国博通还收购了Allayer Communications、3D图形公司Stellar Semiconductor、网络安全处理器制造商BlueSteel Networks、软件制造商Digital Furnace和集成电路无线电收发器制造商Innovent Systems。2003年到2012年间,美国博通又陆续收购了WIDCOMM、Sand Video、NetLogic Microsystems等诸多不同领域厂商,持续扩展业务布局。

 

以小博大,并购整合出的行业巨头

 

不仅美国博通公司在并购途中一路狂奔,安华高科技也对并购情有独钟。2005年,私募基金KKR和银湖资本(Silver Lake)以26亿美元并购整合成立了安华高科技。2008年,安华高收购了Nemicon,充实运动控制产品,同年又收购了英飞凌体声波业务,扩大BAW Filter市场。

 

2013年,安华高收购了CyOptics、Javelin Semiconductor,持续扩展公司在光纤、无线通信领域的布局。同年,安华高斥资66亿美元收购了芯片供应商LSI,瞄准存储、数据中心等领域。2014年,安华高以3亿美元收购了PLX Technology;次年,又以6.09亿美元收购了Emulex,不断加强企业级存储业务能力。

 

时间来到2015年,安华高科技宣布以370亿美元收购美国博通公司,合并后新公司更名为美国博通有限。从当时来看,这项交易可谓全球半导体行业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并购案。并购完成后,美国博通一跃成为美国第三大半导体供应商,仅次于英特尔与高通。

 

图源:Broadcom

 

从美国博通给出的路线图可以看到,安华高科技与美国博通公司整合之后,新公司的并购之路仍然没有停止。2017年,美国博通斥资50亿欧元收购Brocade;2018年以189亿美元收购CA;2019年以107亿美元收购Symantec的企业安全业务。

 

追本溯源美国博通的发展历程,无论是前身还是新公司,可以说美国博通的发家史也是其并购史。通过持续不断的并购整合,美国博通不断扩展业务布局,积累技术经验,抢滩市场机遇。

 

从半导体到企业软件,铺开多元化布局

 

纵观产业整体发展趋势,一直以来,得益于半导体产业蓬勃发展,以及后疫情时代远程办公红利,美国博通等芯片制造商的营收不断攀升。但近期远程办公红利逐渐消退,智能手机等消费电子面临大量砍单,下游市场逐渐萎靡,各家市场调研机构纷纷预测半导体产业周期性衰退即将到来。博通首席执行官Hock Tan也表示,寄希望于半导体产业可以在很长时间内以当前速度增长,无异于“做梦”。

 

另一方面,与半导体芯片等硬件领域相比,软件利润率通常要更高,而且较少固定资本支出,对资本市场而言,芯片这种重资产项目即使能赚钱也不讨喜。种种原因叠加,美国博通逐渐调整了公司未来的战略部署规划。

 

近年来,美国博通的收购也逐渐从半导体领域转移至企业软件领域,这和该公司的战略布局不无关系。2017年,美国博通斥资1300亿美元收购高通,但最终被美国监管部门叫停,收购案也宣告失败。自此,美国博通转移了阵地,陆续收购了CA和Symantec等软件公司。2021年,美国博通还成立了美国博通软件集团,更深层次地布局基础设施软件业务。

 

在这种逻辑下,美国博通从半导体领域转向企业软件业务似乎有迹可循。彭博社报道称,富国银行分析师表示,本次收购VMware也具有一定战略意义,与美国博通专注于构建深化的企业基础架构软件战略相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