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何思思

编辑 | 林觉民

 

全栈式自动开发工具,它真的香吗?

 

企业家、CTO经常会思考一个问题:数字化转型的重要支撑是什么?

 

有人说重在解决方案的选择,有人说贵在运营思维的转变,而无论是什么,最终的落地则是软件的搭建和使用。

 

但现实是,程序员的工作变得愈加繁忙,写不完的代码,沟通不完的流程,解决不完的BUG,繁琐的开发流程不仅削减了技术人员的积极性,还降低了软件的研发质量,更重要的是甚至阻碍了企业数字化转型的前进步伐。

 

为了顺应时代所需,低代码等产品的相继问世,一定程度上解放了研发人员的双手。但随着数字化转型脚步的加快以及技术的创新更迭,越来越多的人认为也许低代码在未来的某一天会被取代。

 

那低代码的下一站在哪? 有人说是全栈式自动开发工具,它真的香吗?

 

1、传统软件开发的裹足不前

 

如今数字化转型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中,其中软件作为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核心,不仅推动了我国软件行业的发展,还壮大了软件从业人员的队伍。

 

据相关数据显示,2021年我国软件业务收入保持较快增长,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规模以上企业超4万家,累计完成软件业务收入94994亿元,同比增长17.7%;同年我国软件业从业人员平均人数809万人,同比增长7.4%。

 

这说明了企业数字化转型的心切,但想要完全实现数字化转型仍需面临多重挑战,其中软件研发就是一个重要的关卡。

 

一方面,数字化转型对软件开发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但据《“十四五”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发展规划》可知,我国目前产业链供应链脆弱,存在断裂风险,产品处于价值链中低端;另外产业基础薄弱,关键核心技术存在短板。

 

另一方面,我国软件开发方式相对落后,开发、测试以及运维等环节都需要依赖人来完成。而这样的依赖,容易造成项目成本高、开发周期长、代码质量低、团队管理难等难题,并且从目前来看这类问题日益严重并在短时间内难以解决。

 

此外更为重要的是在数字化转型的刺激下,现实压力让软件开发商也萌生了转型的想法。据艾瑞数据显示,在国内软件开发行业,2016-2019年研发经费复合增速为14.4%,但是利润总额复合增速只有10.7%。数字化转型之风盛行后,这类情况并没有得到有效改善。

 

显然传统开发方式已不适应数字化时代下企业的发展诉求,新型软件开发工具将掀起新一轮热潮。

 

2、全栈式全自动开发 数字化转型新利器

 

谈到新型软件开发工具,低代码平台出现的要稍早些,经过反复的实践和应用后,其被贴上了“数字化转型利器”的标签。

 

根据IDC预测,2024年将有65%的应用软件通过低代码开发。2025年70%的新应用将由低代码/无代码技术完成开发。调研数据显示,85%的IT决策者表示正积极拥抱低代码技术,认为低代码是他们不容错过的趋势。

 

虽然低代码无论是在开发流程、开发方法、开发时间等方面都要优于传统开发模式,但其并非百利无一弊。

 

比如,市面上常见的低代码平台开发的应用,需基于各低代码平台本身运⾏,创建应用只能运⾏在平台上面,不能实现应用私有化部署;对于企业关注的知识产权,市面上常见的低代码平台开发的应用,其知识产权属于平台,而非企业用户。

 

基于此,全栈式自动开发工具应运而生。顾名思义,它可以实现整个软件生产过程中的管理、开发、测试、运维的自动化及一体化,开发者只需输入流程图,即可完成软件全栈式开发管理。

 

全栈式自动开发工具出现的意义在于帮助企业降本增效。与传统开发方式相比,其可以帮助企业解决为适应高速技术更迭而衍生出的招聘难以及技术人员水平参差不齐等人员管理难题,能很大程度上节省人力成本;而与低代码相比,据相关人士透露,虽然市面上涌现了不少低代码平台,并且平台纷纷声称能达到降本增效的效果,但实际上大部分企业并没有从中受益。因为它只解决了诸如企业门户、数据操作及展示应用、基于表单的应用以及业务流程应用等问题,无法支持无代码复杂功能和逻辑的开发。

 

此外,基于工具特性,全栈式自动开发工具能很大程度上提升软件研发质量,有效缓解传统开发模式下造成的团队沟通不畅、开发周期长、代码质量低等问题;同时还能一定程度上避免低代码开发隐藏的安全风险、功能缺失等难点。

 

最重要的是,全栈式自动开发工具可以不受行业局限,适用于全行业多场景下的软件研发,能很大程度上完成传统开发、低代码能完成的工作,还能实现两者不能达不到的开发效果。

 

数字化转型背景下,悄然出现的全栈式自动开发工具或将成为新风口。其不仅改变了传统软件开发方式,提升了软件开发质量,还能提高企业的软件化能力,从而加速软件行业提前完成国产替代。

 

3、革新软件开发方式,护航企业“降本增效提质”

 

如今全栈式自动开发工具的概念在业界引发关注,但由于领域新且开发难度大,目前国内还没有形成规模化市场。

 

近日,一款名叫SoFlu的软件机器人正式发布,或将作为“全栈式自动开发工具”的代表真正打破市场空白。据悉, SoFlu软件机器人,通过人机协同,一个普通程序员+一个SoFlu软件机器人就能自动完成软件的后端开发、前端开发、测试、运维,帮助开发者实现“一人一项目”。

 

据雷峰网了解, SoFlu软件机器人最核心的功能模块是后端全自动开发平台,并于2020年11月全球首发。在飞算云智总裁陈定玮看来,目前互联网技术基本以Java为主体,在Java工具没有被开发前,前后端研发人员的比例大概是1:5,这是人力成本高居不下的主要原因,并且开发过程中最难的问题主要集中在后端,所以要先解决后端即Java开发问题。

 

而目前 Java 的开发工具,70% 左右在使用 IDEA,那么国内是否可以诞生一个针对 Java 的开发工具?SoFlu软件机器人率先实现了Java后端全自动开发,让Java开发变得更简单便捷,用户只需在可视化界面通过拖拉拽的方式,平台就能够自动生成通过实践验证的微服务打包文件,并可直接部署到服务器上,这与许多人所认知的低代码工具是不同的。

 

所谓时间是检验认识真理性的唯一标准。本着从根本上解决代码问题出发,在后端全自动开发平台基础上, SoFlu软件机器人又先后发布了全自动测试平台、前端全自动开发平台。

 

据悉,目前SoFlu软件机器人的后端全自动开发平台、前端全自动开发平台、全自动测试平台、全自动运维平台已全面互通,均可通过可视化模式进行配置、管理和调整,做到了各个平台彼此独立,互相联动,实现了让开发智能高效、让测试精准回归、让运维简单便捷。开启了真正意义上的全栈式、全自动、智能化软件研发的新时代,让“一人一项目,十人抵百人”成为软件开发标配,帮助企业降本增效提质。

 

以某小型软件开发项目为例,传统开发模式下,企业需要6人、耗时66小时才能完成需求分析、顶层设计、开发、测试、联调上线等全流程,而利用SoFlu软件机器人,企业只需要3人、耗时9小时便能完成软件开发全流程。

 

 

此外,诸多中大型企业已经通过SoFlu软件机器人享受到了第一波红利, SoFlu软件机器人产品发布会上,中国石油企业内购商城信息化负责人吕灵敏表示,相比传统软件开发模式需要外部开发厂商参与,投入27名技术人员,花费300多天才能完成大型电商平台系统搭建,中石油内部研发团队人员通过使用5个SoFlu软件机器人,仅9人45天就完成了系统重构及上线工作,不仅完成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还提升了团队自主研发能力。

 

通过中石油的案例,陈定玮总结道, SoFlu软件机器人实现了可视化接口开发,提升开发效能、标准化组件保证了代码质量,之于企业更重要的意义在于能从根源解决平台稳定性及安全性缺陷,为企业创造降本增效提质的价值。

 

正如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在发布会上所说,“如何提高软件开发效率?这是软件工程的一个老大难问题,至今这个问题还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因此人们对于飞算SoFlu软件机器人的发布是充满期待的。

 

从软件工程的角度考察,飞算SoFlu软件机器人的价值在于通过标准化、自动化的流程,代替大量重复繁琐的底层手工作业,降低了从开发、测试到运维的门槛,将敏捷管理制度落地,把技术经验沉淀在企业,形成良性循环复用,从而全面提升企业IT生产力,帮助企业做到降本增效,达到提升软件开发效率,提升软件业创新速度的目标。”

 

4、写在最后

 

伴随着数字化转型观念的深化,降本增效提质已成企业发展的重要诉求。聚焦到软件开发行业,无论从概念的提出还是具体的应用,以SoFlu软件机器人为代表的全栈式自动开发工具的优势开始显现,但从目前发展进程来看,想要赢得市场的全面认可仍旧任重道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