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克在多种场合多次阐明苹果App Store自身的安全系数和价值,始终反对外界要求其开放第三方支付渠道,甚至开放更多的权益。苹果一直也以安全为借口,甚至不惜为巨额罚款也不轻易吐口。当然,迫于外界的压力,苹果在App Store的开发方面也做出了一些让步,尤其是给中小开发者释放了一定比例的优惠举措。

 

1.抽取佣金是开发平台的重要收入来源

 

中小开发商对于苹果iOS还是非常喜欢的,不同于谷歌的Android系统,当然后者本身的门槛费也不菲,甚至有一些厂商收取的费用更高。只是受关注程度不高,以及本身和iOS的体量无法相提并论,也就不为人关注罢了。这一点也无可厚非。平台商有自己的需求和研发成本,需要一定比例的佣金来支撑,只是佣金在体量的催化下,就不是一笔小数目了。

 

事实上,我们看到App Store给苹果每年带来的回报也是非常丰盈的。这也是为何苹果公司不愿意开放App Store第三方支付渠道的原因之一。即使和Epic的官司打了一个旷日持久,苹果依旧坚持着自己的意愿。

 

其实,除了苹果自身之外,一些中小开发者在App Store平台也获得了不错的收益。因为有体量优势,苹果公司一年的出货量在2亿部左右。最新消息显示,苹果计划在2022年生产2.2亿部iPhone手机。这样庞大的体量再加上之前已经拥有iPhone系列手机的用户,再加上iPad的系列用户,苹果自身的生态圈拥有庞大的用户基础。在这样的用户红利刺激下,任何的开发商都有机会。

 

2.庞大的开发者队伍支撑起App Store的应用红利

 

我们看到,苹果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其全球开发者数量突破3000万,大中华区开发者总数超过500万人,相比去年440万实现了两位数增长。随着苹果一年一度的全球开发者大会(WWDC)即将召开,人们的目光再次聚焦到苹果的开发者身上。

 

根据第三方机构安诺析思国际咨询公司发布的报告,过去两年小型创业团队和App开发者在App Store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可以说,这是支撑苹果App Store的真正用户基石。不过,苹果App Store的主要收益来自于顶流的那么几个厂商,比如游戏、微软、Facebook等等的应用才是苹果App Store收益的绝大部分来源处。

 

当然,第三方开发者给苹果烘托起了庞大的应用红利,这是App Store庞大的原因所在,而且,苹果也需要这些开发者的支持。双方是双赢的局面。尤其是当苹果为了吸引到更多的开发者,提供更加优惠的佣金抽成之后,对于这些中小开发商来说,还是获益匪浅的。

 

有数据显示,2019年活跃在App Store上的小型开发团队的收入在过去两年内增长了113%,涨幅比大型团队高出一倍多。在中国内地,年收入不超过100万美元且App的年下载量低于100万的小型开发团队收入自2019年以来增长了 94%。这说明了什么?

 

众所周知,2019年之后,恰恰是疫情在全球肆虐的时间,这两年的时间里,很多人开始居家办公,对于手机应用端程序的需求也是激增的,这时候的开发者如果能够推出用户需要的应用工具,得到追捧,进而带来一定的收益也就顺理成章了。

 

事实也证明,相关数据显示,2021年,来自世界各地数以万计的小型开发团队涌入App Store,其中23%来自中国内地。2021年,这些小型开发团队和新兴App创作者的App下载量中,约有40%来自海外用户,这是App store分发平台的优势。

 

3.苹果的坚持还能持续多久?

 

庞大的开发者队伍,支撑起苹果App Store的应用红利,进而反哺到自己的用户,数亿iOS用户,无疑都是开发者心仪的对象。苹果表示,“App Store的分发优势让他们创作的App在175个国家和地区的Apple平台上可被轻松发现并下载。” 据苹果公司透露,苹果迄今已为超过3000万名注册开发者提供了各种工具、资源和支持,以帮助他们为全球各地App Store平台上超过10亿名顾客创造与交付软件。

 

为了能够激励中小开发者队伍,只要加入App Store小型企业计划就可以获得一定的佣金优惠政策,该计划将App Store佣金费率降至15%,以支持年营收不足100万美元的小型开发团队和独立开发者。为了能够标榜自己为开发者做了更多,苹果还表示,应用程序商店在美国提供了220万个工作岗位,90%以上的开发者被视作是小型企业。

 

不过,即使苹果说的天花乱坠,也改变不了一个事实。那就是美国和欧洲的政府官员正在对App Store进行严格审查,当然,他们也一直在对Meta和Alphabet等其他大型科技企业进行严格的监管。欧洲的《数字市场法》和美国计划中的新法律正试图颠覆苹果的应用商店规则,从而提升市场的竞争激烈程度。而苹果也一直坚持着自己的坚持,只是能坚持到何时还未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