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6日晚间,美国通信芯片巨头企业博通正式宣布,将以股票加现金方式收购云服务提供商VMware所有流通股,交易价格达610亿美元。根据协议条款,博通将承担VMware 80亿美元的债务负担,同时旗下的博通软件集团(Broadcom Software Group)将更名为VMware继续运营。交易预计将在2023财年完成。博通表示,作为博通的一部分,新的VMware将“为企业客户提供更大的选择和灵活性,以应对最复杂的 IT 基础架构挑战”。

 

截至目前,这桩收购是今年以来最大的半导体收购交易,也是继微软687亿美元收购动视暴雪之后,今年全球第二大收购案。《中国电子报》记者就此事询问VMware,VMware方面表示,公司目前还是坚持聚焦跨云方案和云订阅的消费模式。

 

芯片大厂聚焦软件业务

 

一直以来,博通都以“收购”而闻名,“收购”的基因似乎已经存在于这家不断发展的芯片大厂“血液”里。

 

1991年,专注于技术研发的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教师亨利·山缪利与他的“工作狂”学生亨利·尼可拉斯,因看好宽带通信芯片的前景而一拍即合,共同出资成立了美国博通公司,并将通信芯片设计作为当时公司发展的主要业务。

 

凭借调制解调器这一开创性产品,美国博通公司的营收额一路飙升,在1997年达到37亿美元,于1998年成功挂牌上市。自2000年起,博通就开启了自己的收购之旅,不断通过收购来扩大自身业务版图。公开资料显示,被博通收购企业的业务范围覆盖无线通信、有线通信、多媒体和存储芯片等多个领域。如今,超过80%的宽带基础设施、超过4.5亿台客户端设备,都离不开博通的产品和技术。

 

“综观博通的发展史,收购是不容忽视的发展逻辑。从成立到现在,博通前后一共收购了几十家大大小小公司,可以说,博通是靠收购起家的科技巨头。”软件行业专家李浩然对记者说。

 

从飞快的收购频率中汲取营养,博通不断吸纳各个企业的力量,持续扩张自己的芯片业务版图,让芯片业务成为了公司营收的基本盘。根据博通公司财报,2021年,博通的营收为274.5亿美元。其中,芯片业务贡献了203.83亿美元的营收,占据公司总营收的74%;软件业务则贡献了26%的营收份额。

 

近年来,云计算成为发展主流,用户更加倾向于选择购买“物美价廉”的云服务来支撑业务的数字化需求。嗅到这一发展趋势的博通,进一步扩大软件业务。

 

于是,业内就看到了这样的现象:在芯片领域做得风生水起的博通,一直在拓展半导体之外的业务,尤其是不断对软件领域发起进攻,将软件业务作为公司发展战略中的重要一环。

 

2017年,博通欲斥资1300亿美元收购高通,但最终被美国监管部门叫停,这桩收购案宣告失败。但是,野心勃勃的博通并没有停下自己攻城掠地的脚步,于2017年后又陆续收购了CA和赛门铁克等软件公司。值得一提的是,此次被博通并入VMware的博通软件集团,正是博通当时为了更深层次地布局基础设施软件业务而特别成立的。

 

在专注软件业务的发展战略驱动下,博通对VMware的收购就不难理解了。通过并购CA和赛门铁克,博通已经迈入了企业服务和软件业务领域,目前在该领域已经初具规模。之后,博通一直尝试在相关领域延伸拓展,所以此次博通正式收购云服务提供商VMware,其实是自身软件战略的延续。

 

“在半导体芯片领域,博通的产品主要侧重于通信和信息处理,VMware的核心则在于云虚拟化软件。”创道投资咨询总经理步日欣对《中国电子报》表示,收购VMware体现了博通在软硬件业务布局方面的连续性和完整性。

 

“软硬结合”的开放多元式发展路线有助于博通扩张自身的业务线。李浩然表示,此次对VMware的收购有望帮助博通延伸自身业务触角,帮助其成为“IT基础设施领域硬件+软件+服务”的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

 

就在官宣收购VMware的当日,博通公布了截至5月1日的2022财年第二财季财报。财报显示,公司营收同比增加23%达到81.03亿美元,GAA净利润25.9亿美元。

 

VMware价值几何?

 

博通为何对VMware青睐有加?这就不得不提VMware的独特价值了。

 

VMware在官网上这样介绍自己:“VMware 是面向所有应用提供多云服务的领先提供商,可通过企业控制实现数字化创新。”

 

从1998年诞生至今,VMware之所以会为外界熟知,与那些出现在它头顶的光环——“虚拟机巨头”“私有云‘霸主’”“多云服务领先提供商”息息相关。

 

从时间线来看,VMware一共经历过三次关键转型。第一阶段,1998至2011年,VMware以桌面虚拟化软件产品起家,并迅速占领市场。在计世资讯发布的“2009-2010年中国虚拟化发展状况与趋势研究报告”中,VMware在2009年中国虚拟化市场占有率一度高达73.5%,绝对是当年虚拟机领域的“霸主”。

 

第二阶段,2012年至2015年,彼时虚拟化市场趋向饱和,VMware明确了软件定义数据中心(SDDC)的愿景,将核心业务方向转向私有云和软件应用,并在2013年正式划分出混合云计算产品线。

 

第三阶段,2016年至今,VMware业务重心逐渐转变为SaaS模式,并于2021年正式推出多云战略。公开数据显示,VMware 2022财年总收入为128.5亿美元,同比增长9%。其中,订阅、SaaS 和许可收入为63.3亿美元,同比增长13%。

 

这三次创新转型,让资本市场看到了VMware的潜力,它的估值从2004年作为EMC旗下一部分时的6.25亿美元猛增80多倍。截至发稿前,此次收购让VMware的市值上升至507亿美元。

 

“在收并购交易中,决策者最主要的是去考虑这笔投资能否给企业带来长远的战略价值,从而获取更高的资本回报,”艾媒咨询CEO兼首席分析师张毅表示,“从市场表现来看,VMware有很大的收购价值。博通作为一家芯片企业,收购云计算企业VMware不仅有助于其向产业链下游延伸,同时也有助于其拓展自身未来的成长空间。”他认为,未来企业核心竞争力的构建一定会基于强大的供应链和产业链整合,芯片企业和云计算服务商的结合会是一个很好的尝试。

 

“博通现在想往软件方面发展,所以收购VMware是一个正常选择。”热罐咨询创始人兼总经理、上海云角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创始人郝峻晟表示,“从VMware的角度来看,此次被博通成功收购,一方面,博通可能会对VMware的一体机和安全软件等业务形成一定的协同效应;另一方面,因为博通是全球领先的一家通讯设备供应商,所以收购还有可能推动VMware把网络和软件业务整合在一起,这会对VMware的合作伙伴如微软、AWS等,起到一定的促进作用。”

 

在他看来,尽管VMware的市值超过500亿美元,但利润表现不佳。“不管从技术角度,还是从经营角度来看,收购的必要性都不是很明显。从产业链角度来看,二者的合并更多的只是两家供应商的整合,对亚马逊AWS、微软、谷歌等一线云供应商不会造成太大影响;但对于二线云供应商而言,博通与VMware的牵手有可能会在芯片、硬件、网络等方面带来一些竞争优势。”郝峻晟坦言。

 

作者丨张依依 宋婧

编辑丨赵晨

美编丨马利亚    

监制丨连晓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