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发生的两件事,让全球半导体产业似乎会产生这波繁荣周期开始下行的担忧。事实真相又如何呢?

 

一件来自博通。5月26日晚间,美国通信芯片企业博通宣布以690亿美元(其中80亿美元为债务)收购云服务提供商VMware,这是博通进军软件和云服务领域的第三桩大买卖,前两桩分别是2018年以189亿美元买下CA公司和2019年以107亿美元买下赛门铁克安全部门。之所以如此大手笔进军软件和云服务领域,博通首席执行官陈福阳认为半导体行业的繁荣可能不再持续,所以博通要进入增长更为稳健的软件行业,进行多元化布局。今年三月,陈福阳在财报会上表示:“未来半导体行业的增速将降至5%左右。”话音刚落,博通便高溢价收购云服务商VMware。

 

另一件来自英伟达。5 月 25 日,英伟达公司发布第一季度业绩财报,该季度的收入约为 81 亿美元,低于分析师预期的 85.4 亿美元。英伟达股价从年初到目前下跌了43%,市值蒸发了2400亿美元,该公司还暂缓了人员招聘,并调低了下一季度收入的预期。英伟达曾是全球市值最高的半导体公司,现在发出悲观预测,不得不让产业界重新思量:半导体产业的繁荣期还有多久?

 

长期以来,半导体产业在繁荣发展与严重衰退之间循环往复,通常的循环周期是四年。陈福阳代表博通作出的预判,恰好符合近期一部分人对半导体行业发展进入下行周期的担忧。

 

应该说,陈福阳与博通并不能完全代表半导体产业,或者说陈福阳所操作的博通公司 “半导体行业属性“”并不典型,更多反映的是一家资本运作公司的特性。

 

事实上,博通公司CEO陈福阳在进入科技行业之前所有经历都是财务、投行。1992年,39岁的陈福阳进入一家PC制造企业,两年后其加盟芯片制造企业ICS,7年后成为ICS公司CEO,而让其在半导体行业声名鹤起是在2005年出任安华高(前身为安捷伦半导体)公司CEO:在他加盟之时,安华高是一家亏损企业,通过卖掉不赚钱部门等改革,陈福阳让安华高在2010年盈利,其后登陆纳斯达克。

 

外界对陈福阳经营管理的评价,说其更像是在做投资而不是经营一家公司,而且擅长于“以小博大”的并购。正是这样的特点, 2013年陈福阳领导安华高以溢价40%斥资66亿美元收购存储芯片厂商LSI,当年安华高的营收只有24亿美元,收购资金中除了10亿美元是自有资金,其余资金分别来自银行借贷和银湖资本可转债贷款。让其走上辉煌的是2015年,陈福阳以370亿美元收购博通,并将安华高更名为博通,成为全球第五大半导体公司。

 

再后来,是陈福阳拟以1300多亿美元收购高通,在2018年被特朗普政府以安全为由叫停之后,陈福阳将并购的方向从芯片转向了软件,于是有了2018年买CA公司和2019年买赛门铁克安全部门。事实上,无论是CA还是赛门铁克,都与博通的芯片业务缺乏协同效应,陈福阳之所以进行跨界并购,更多是因为看好软件产业的高利润,是财务型并购。在2021财年,软件业务为博通贡献了三成收入,在收购VMware之后,软件业务将有望占据其营收的一半以上,虽然博通目前基本盘仍是芯片,但其身上的“芯片色彩”正不断变淡,陈福阳的目标是将其打造成下一个GE。

 

所以将博通公司正在发生的事,视为半导体行业兴衰周期的晴雨表,是有偏颇的,就像人们很少拿孙正义软银投资营收好与坏来判断科技行业发展是否繁荣一样,它更多体现的是投资行为、是其押宝的对与错。

 

正因如此, 5月27日,当英伟达CEO黄仁勋被问及对于博通并购VMware的看法时,黄仁勋表示:“VMware是云数据中心的操作系统,对于数据中心基础设施的构建非常关键,如果博通并购其是进行技术创新,我非常赞同和支持,但目前并不清楚博通并购它之后的目的和意图。” 

 

那么英伟达呢?它毕竟是半导体领域最炙手可热的企业之一,它的财务不及预期以及股价的连续下跌释放了什么信号?

 

笔者认为它的股价连续下跌,原因之一是来自其对Arm公司收购的失败。此前收购Arm给英伟达带来的种种利好预期,是必须需要释放掉的。原因之二是今年以来美国科技股的普遍下跌,进入4月以来,苹果股价已经下跌了18%;今年迄今为止,微软股价已累计下跌约21%。英伟达同样难逃下跌的噩运。原因之三是财报不及预期。一季度英伟达的收入约为 81 亿美元,低于分析师预期的 85.4 亿美元。英伟达将分析师预期的“5亿美元收入减少”归因于俄乌冲突和中国的疫情,另外还有加密币挖矿处理器的需求减少。

 

事实上,英伟达一季度的营收依然强劲增长,相较于去年同期增长了46%,只是利润相较于去年同期有所下滑,这其中原因包括英伟达收购Arm公司失败而支付出去的12.5亿美元的“分手费”。而暂缓新员工招聘的原因,英伟达解释为“希望将更多预算集中在照顾现有员工上,当然不仅仅是英伟达,为应对通货膨胀包括微软、苹果等科技巨头纷纷表示将要加薪,以更好照顾现有员工”。对于下一季度预期,英伟达表示数据中心、游戏依然会强劲增长,汽车与游戏收入的增长将会对冲掉矿机服务器需求的减少。

 

再看看其他半导体领域头部公司公布最新一季度财报,大部分的营收、利润均大幅上涨,有的创下了历史新高。其中,三星电子第一季度营业利润为14.12万亿韩元,同比增长50.5%;销售额为77.78万亿韩元,同比增长18.95%。SK海力士第一季度销售额为12.1557万亿韩元,同比增长43%,创历年同一季度新高;营业利润为2.8596万亿韩元,同比增长116%。恩智浦半导体第一季度总营收31.36亿美元,同比增长22%;季度利润8.73亿美元,同比增长77%。高通2022财年第二财季营收为111.64亿美元,同比增长41%,创下历史纪录;季度净利润为29.34亿美元,同比增长67%。AMD第一季度营收59亿美元创新高,同比增71%;季度净利润也创新高至16亿美元,同比增149%。台积电第一季度营收为新台币4910.76亿元(约166亿美元) ,同比增长35.5%;净利润为新台币2027.33亿元,同比增长45.1%。半导体设备制造龙头应用材料公司(Applied Materials)第二财季销售额62.45亿美元,同比增长12%;季度净利润15.36亿美元,同比增长15%。

 

 半导体行业这一轮的繁荣周期可能会更长,研究机构Semi Analysis的芯片分析专家迪伦·帕特尔认为,“该行业目前正在经历一个比以往更长的循环周期” 。对于目前产业发展是否已经到了从繁荣走向衰退的周期拐点,芯谋研究首席分析师顾文军表达了同样的观点:“还没有进入。” 

 

Gartner预测整个半导体行业有可能会在2024年进入衰退期,如果全球竞争持续激烈,能源价格继续高涨,新冠疫情持续肆虐,不稳定因素继续增大的话,那么半导体的衰退有可能会提前到来。

 

但投行Jefferies Group的报告给出了衰退期即将快速到来的结论:“鉴于此前全行业缺芯、重复下单和过热的扩大生产投资,再加上目前新冠疫情和高通胀导致的需求放缓,半导体行业可能会在2022年下半年或2023年年初遭遇行业低迷,程度要比2019年和2016年还糟”。

 

虽然大部分行业机构预测衰退期未到,但半导体行业有可能从高速增长进入平稳增长的区间。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数据显示,2022年3月全球半导体市场增速从2月的32.4%降至23.0%。与此同时,半导体的热点市场也会发生变化,出现冷热不均。就像资本市场中“快牛”变成“慢牛”时,不是每一只股票都会一直攀升一样。

 

作者丨李佳师

编辑丨邱江勇

美编丨马利亚    

监制丨连晓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