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从客户处了解到,高高在上的晶圆厂竟然主动找客户了。让晶圆厂打个折也已经不是什么难事。而高通,联发科砍单的消息才过去没几天。

 

你知道就在不久之前,晶圆厂有多牛吗?要拿到产能,得有关系。关系不够硬还不行。价格呢,别说打折,不加价就算不错了。有产能,已经是公司领导人的能力问题。

 

想找人合作,第一句先说,我有产能。然后客户的兴趣就来了。

 

能拿到产能非常不容易,尤其是对于中小型的企业。你会发现,GUC这样的背靠晶圆厂的设计服务公司订单非常多,而且他们非常强势。他们知道,要想让我背后的老大哥晶圆厂给你生产,和我合作是你们这些小厂的唯一选择。而客户面对苛刻的条件也只有忍气吞声的事。

 

韩国三星更是气人,当产能紧张的时候,直接拒绝中国的客户。

 

风向变化是有迹象的。而高通联发科砍单是个非常具有标志性的事件。

 

高通砍单幅度大概15%,联发科砍单幅度大约30%。这几天我想了一下,为啥相对于联发科,高通受影响较小?

 

这和市场定位有关系。高通市场主要在高端市场,而联发科则更多的在中低端。全球经济不好的时候,这两个市场受到的影响是不同的。

 

高端市场受供需影响较小。而中低端市场,当经济不太好的时候,人们的收入降低,就会适当降低支出。比如,手机每年一换,变成两年或者三年一换。这就导致中低端市场受到的影响更大。另外一点就是,高端市场利润率高,有降价空间。而中低端市场,降价空间有限。这个之前的文章提到过。

 

观察砍单的规律就会发现,越低端砍单量越大。这是非常合理的。

 

消费电子砍单声不断,据最新消息,国内手机三巨头——小米、OPPO、VIVO已通知供应商,未来几季将砍单约20%。PC领域,联想、惠普、宏碁、华硕均开始下调年度出货目标,下调幅度平均超过20%。直接到影响就是芯片需求下滑。

 

刚才聊的是消费电子市场的影响,还有一个市场,我认为对于晶圆厂来说是也是无法忽视的。这就是加密货币市场。别小瞧这种芯片,芯片用量很大。一台矿机上可以用数百个芯片。而且这些芯片还都是先进工艺。

 

手机芯片中的可能只是AP是先进工艺,而一个矿机相当于数百个手机的芯片用量。当年,比特大陆靠着矿机芯片的大量订单,直接成为台积电排名前几的大客户。

 

加密货币价格高的时候,这个市场对于晶圆厂是个非常重要的市场。最近我们看币价跌得也非常惨。这时候,矿机卖不出去,矿机芯片需求量也降低了。

 

晶圆厂对于加密货币是又爱又恨。要么就是急单,要么就突然没有了。在产能紧张的时候,加密货币比价坚挺,导致芯片需求量大,而产能空出来了,加密货币市场也急剧萎缩。

 

除了市场需求大幅度降低,芯片供货量却在井喷。这里说的是中间商大量囤的芯片进入市场。

 

大量囤积芯片的中间商以及系统厂商现在已经醒过来了,急于把手里的存货卖掉,不然就可能砸到手里了。

 

缺货很大的程度和囤货现象息息相关。越缺货,越囤货。囤货才有安全感。而真正货源充足的时候,囤货就没有意义,而且容易砸到手里。以前供应链顺畅的时候,大家都追求零库存是有道理的。

 

市场需求大幅度下降,大量被囤积的芯片流入市场更是雪上加霜。晶圆厂的高高在上的地位瞬间掉落凡间。

 

前几日的文章写道,这个改变的过程可能是缓慢的,也可能是一瞬之间。看来,这变化速度还是出乎了我的意料。

 

一年以前我曾经提出一个观点,就是我们应该不断爆产能,不要担心产能过剩。这样就可以利用产能优势,挤压外国厂商的利润空间。同时对于国内的芯片设计行业也有所帮助。

 

更高的产能,更高的性价比,再加上国产替代大势所趋,这些都是我们的优势,这样我们就可以先占领成熟市场,然后再稳扎稳打进军先进工艺。目前,我们即使在成熟工艺的代工市场占比仍然太低。

 

不过我们有美国不具备的优势,那就是人才。

 

最近看到一个美国匿名调查。台积电被美国评2.9的极低分数,属于口碑非常差的雇主。台积电在台湾被称为护国神山,是理工学生的首选雇主。而到了美国,直接被鄙视。不少外国网友批评其缺乏工作生活平衡,同时指责高层官僚,老派,对待员工如犯人。经常24小时待命,疯狂加班等。

 

为何台积电在台湾受欢迎而在美国被人嫌弃?

 

其实台湾理工学生就业选择少有关。台湾并不缺乏半导体企业,但是大多都是这种被称为爆肝的企业。相比之下,台积电毕竟给的工资高,所以毕业生还是喜欢到台积电工作。

 

而在美国,有谷歌,微软,英特尔这样的公司都是以工作环境宽松著称。毕业生不太可能对台积电的这种管理方式有认同。

 

所以说,台积电到美国注定是水土不服。而半导体制造业之所以离开美国,那是经济发展的自然结果。

 

就好像低端制造离开珠三角一样,不是想留就能留下。珠三角很多老板喊用工荒。其实就是经济发展到了这个程度,没有人愿意背井离乡打工赚几千块钱一个月了在老家就能赚到这些,何必去珠三角呢?

 

所以说,台积电到美国建厂,不仅仅是资金的问题,成本的问题,更主要是人的问题。不可能总是自己带人去美国吧。芯片制造转移到亚洲是自然经济规律,想要抵抗规律,很难。所以台积电在美国建厂也是举步维艰,进展非常缓慢。

 

再看看现在,芯片产能充足,美国的那些新建的晶圆厂将很难拿回成本。靠补贴是远远不够的。

 

芯片紧缺的时候,厂家还有意愿在补贴的诱惑下去美国建厂,但是当已有的产能都很充足的情况下,谁还愿意投巨资建厂呢?

 

国内呢,大家都见到了产能紧张时国外晶圆厂的态度,再加上说不清什么时候来一把断供,所以,条件差不多的情况下,还是优先选择国内的晶圆厂吧。随着客户的增多,国内晶圆厂的工艺也将会越来越成熟,毕竟工艺是需要不断地磨合,不断提高良率的。不可否认,目前在即便在成熟工艺上,我们和先进晶圆厂也有差距,更别提先进工艺。能做是一回事,做好是另外一回事。但是我属于乐观派,时间是在我们这一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