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集微网消息,外界纷纷猜测,三星电子正计划组建一个改变游戏规则的财团,以投资Arm,在该公司副会长李在镕正在欧洲进行的为期两周的访问期间,一旦其英国之行得到确认,Arm被认为是一系列闭门会议的可能目的地之一。

 

据《韩国先驱报》报道,这是在尹锡悦政府上台、美国总统拜登上台后,三星集团拿出巨额资金、进行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投资的背景下做出的决定。然而,专家们认为,即使与财团签订协议,战略投资也不会对三星电子对其移动部门的依赖产生多大影响。

 

据市调机构Strategy Analytics数据,2021年三星的应用处理器年出货量为六年来的最低水平。报告指出,三星移动部门已将其采用的芯片从三星逻辑芯片部门转向高通、联发科和紫光展锐等竞争对手。

 

“我不认为Arm的地位会改变三星处理器开发的动力或市场接受度,”Endpoint Technologies Associates的总裁兼技术分析师Roger Kay说,“我认为(三星的)销售相当有限。也就是说,它主要用于三星自己的下游产品。”

 

相反,财团对Arm的投资可能是整个芯片行业蓬勃发展的长期决策的一部分。Arm一直是在全球科技行业扮演重要角色的芯片设计公司之一。全球十分之九的手机都采用了Arm设计的低功耗处理器。该公司以三星电子等客户为中心,在移动应用程序处理器芯片设计上具有业界巨头无法复制的独创性。

 

今年2月,英伟达以400亿美元收购Arm的交易因监管阻碍而落空。此后,芯片制造商们开始考虑集体投资Arm,这将避免单一实体对Arm施加影响,以保持Arm相对于其他公司的设计优势,包括开源的RISC-V架构。目前,该公司正面临英特尔和高通芯片巨头,以及韩国存储芯片巨头的联合投资竞标。

 

控股股东软银正在为急需现金的Arm寻找新的投资者,最好是明年在美国上市。但鉴于目前的市场形势,软银可能不得不为Arm寻找新的投资来源。Roger Kay表示:“如果Arm的IP被存放在一个受信任的实体中,比如一个由Arm重要客户组成的财团,所有人都会松一口气。”“当然,Arm也向中国企业发放授权,这一点预计不会改变。”

 

这不禁让人想起2012年三星与英特尔和台积电联手收购ASML少数股权的决定。GlobalData主题研究团队的咨询分析师Mike Orme称,这笔交易使ASML得以承担研发成本,并催生了EUV光刻机的诞生。

 

“我们(指财团投资Arm)处在类似的领域,”Mike Orme说。考虑到如果Arm获得资金支持来维持其研发工作,其影响力将会非常大,Arm的估值可能会远远高于其营收和盈利能力保证。(校对/Aa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