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清柠

 

“未来几十年将是半导体行业的黄金时代。”在《财富》杂志撰稿中,台积电董事长刘德音对半导体行业充满期待。

 

这份期待,却并没有换来和风细雨,而是变成了“砍单风暴”:行业消息称,苹果、英伟达、AMD三大核心客户削减了台积电订单,苹果削减幅度达10%。受到砍单传闻影响,台积电的市值也在上周五跌破4000亿美元,同比一月份缩水3500亿美元。

 

七月的台积电,黄金时代尚未开始,暴风骤雨已然到来。

 

01、业绩无忧,突遇风暴

 

台积电的遭遇的砍单,可以用“一日三劫”来形容。

 

传言提到的几大砍单客户中,苹果iPhone新机型出货目标降低一成。AMD则削减了今年年底到明年年初的约2万片7nm和6nm制程订单。英伟达的台积电5nm制程产品则选择延后一个季度发售,预计砍单量不低于15%。

 

传闻之外,台积电的姿态依旧很强势。一方面,台积电一季度营收达到4911亿新台币(约合人民币1104亿元),再创单季历史新高。另一方面,台积电从去年开始累计新建了12座晶圆厂,并且计划明年大部分制程涨价6%。

 

台积电的强势,却很难打消机构的担忧。市场机构Canalys数据显示,由于经济形势和市场需求影响,今年一季度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下降11%。调研机构Gartner也做出预测:今年全球个人电脑销量可能下降近10%。

 

在此之前,存储巨头美光在7月份表示,本季度调整后收入为 72 亿美元,远低于华尔街预期的90.5亿美元。三星电子也因为“盘点库存”暂停采购,范围包括显示器、存储芯片、PCB、电源等,并持续到7月底。韩国统计厅6月30日公布的数据则指出,5月芯片库存同比暴增53.4%,芯片存货量更是从去年10月开始就持续增加。

 

针对消费市场的衰退,台积电董事长刘德音的回应是:智能手机和个人电脑等消费电子产品的芯片需求有所减弱。但是在车用芯片与高性能计算产品(HPC)芯片的强劲需求下,今年产能仍将保持满载。

 

但是在投资者看来,台积电目前的营收结构中,智能手机业务占比达到了40%。消费电子市场的疲软,会导致台积电产能利用率下降。台积电的股价也在上周五下跌5.81%,市值因此跌破4000亿美元。

 

台积电的下跌,却并没有回答最关键的问题:半导体的“砍单”,从哪里来?

 

02、“砍单风暴”前:山雨欲来

 

半导体行业的砍单风暴,两个月前就有了预兆。

 

群智咨询5月11日数据显示,2022年一季度内,全球智能手机面板出货约4.36亿,同比下降约12.5%。行业分析机构Omdia也指出,由于市场遇冷和通货膨胀,今年全球LCD电视出货量约2.12亿,创下2010年来最低水平。

 

作为走量的下游半导体产品,显示面板可以消化巨量的驱动芯片。面板厂商主动回撤,驱动芯片产能回调也只是时间问题。国内某知名显示器代工厂工程师冯宁(化名),也跟着坐了一回“过山车”。

 

“按照过去的经验。我们应该在2020年更新换代,21年调整产线。由于疫情影响,不少厂家一边换代一边扩产。两个方向都有需求,我们就多订了三个月的货。过了大概半年,品牌方表示之前的订单要撤掉一些。这三个月的货就一直在消化。”

 

冯宁的遭遇并不是个例。据韩国媒体The Elec报道,三星电子今年计划为智能电视部门采购约5400万块LCD面板,但是由于电视销售不及预期,三星将面板采购量削减到了4000万块。显示面板驱动芯片(DDIC)的价格,也出现了5-7%的回落。

 

类似的问题在消费端MCU也有出现,行业传闻表示,部分经销商手上的MCU已经半价出售。台媒《经济日报》报道,知名MCU厂家盛群表示,由于消费市场需求疲软,客户订货开始放缓,正在持续调节库存。英飞凌和德州仪器等厂商的MCU价格也出现了显著下滑。

 

理论上说,消费级MCU的主要应用是智能家电,但是在芯片短缺影响下,这些MCU也“蹭”到了工业级和车规级MCU的涨价红利。随着消费市场的遇冷,消费级MCU出现了产能暴增、重复下单的情况。此次MCU减产,也更像是一次主动优化。

 

底层产品市场收缩,高端产品也不好过。

 

存储芯片领域,行业调研机构集邦咨询表示:虽然消费市场逐步减弱,不过此前DRAM厂家定价强势,并未主动降价。如果下半年供应商选择主动出货,跌幅可能超过10%。

 

显示芯片领域,数码媒体Toms hardware统计数据指出,7月显卡价格环比降幅达到17-20%。统计者表示,6月份经销商的显卡交易量已经下降了4%。配合比特币下跌和英伟达等厂家的新品推迟,显卡价格将会进一步下降。

 

不过冯宁认为,市场遇冷并非坏事:“这些都是去年没有处理的雷,今年一次性爆掉的话,未来会更稳定。”

 

03、“达不到预期”的台积电

 

半导体行业的“雷”,可能是之前过于红火的市场。

 

以台积电为例,2017-2019年间,台积电的增长率区间是3-5.5%。但是受到2020年疫情影响,芯片需求上升,配合台积电的数次调价。台积电在2020年和2021年的业绩增幅分别达到了25.2%和18.5%。

 

疫情期间的高速成长,让台积电的目标从“掌控市场”变成了“达到预期”。

 

 

如果从“掌控市场”模式分析,台积电在全球的半导体市场占比并没有降低。2019年,台积电生产半导体占全球21%,2021年,这一数字变成了26%。今年一季度台积电代工份额高达53.6%,竞争对手三星市场份额不到20%。台积电具有统治级别的优势,根本不用担心业务问题。

 

但是从“达到预期”的角度考虑,台积电将会面临难以想象的压力。随着台积电向高性能运算业务转型,公司的HPC业务占比已经从30%上涨到了37%。但是台积电之前的业务增长和产能扩张的主力来源,是占比达到44%的智能手机业务。

 

这次“砍单风暴”的传闻,本质就是摧毁了台积电在智能手机和高性能计算芯片业务上的增长预期。如果台积电想要达到高管提到的30%增长,就需要接手更多的智能手机和数据芯片项目。但是从市场反馈来看,消费电子行业的需求是显著下降的。市场对台积电的增长信心落空,引发了后续的股价下跌。

 

这种情绪在俄乌冲突,通货膨胀和疫情影响等因素叠加下,也被投射到了整个半导体行业。从台积电的增长可以看出,2020-2021年,整个半导体行业都在芯片短缺和电子产品热销的影响下,有着不正常的增长。2022年的半导体行业,市场被过度开发,客户购买力下降,市场进入收缩期。上游也要跟随下游调整生产,砍单也就成为常态。

 

对台积电而言,他们降低智能手机业务占比,选择了高性能芯片,想对投资者讲更好的故事。但是高性能芯片本身,似乎成了台积电的独占故事。其他半导体企业如果要讲故事,就要寻找新的增长点。

 

04、新能源,新故事

 

能把半导体行业从“砍单泥潭”中拖出来的,是新能源汽车。

 

不同于消费端市场的忽冷忽热,车用半导体有着连续生产的需求,需要高品质半导体器件的持续供应。今年6月,博世中国总裁陈玉东就表示,车规级芯片在汽车上的作用会被放大。公司旗下的ESP(车身电子稳定系统)产品,只要有一个芯片供应短缺,就会导致汽车停产。

 

“今年上半年,我估计(国内)各大企业加起来有100万辆的产能受到影响。估算一下,1000亿产值就没有了。”

 

被“芯荒”刺激后,国内车企也已经开启芯片行业布局,准备自己的“救芯丸”。

 

老牌车企中,上汽集团就在2018年与英飞凌合作,专门准备IGBT业务;东风汽车则在去年与中车时代合作投资IGBT项目,一期年产量达到30万;广汽资本则选择从零开始,投资晶圆代工企业粤芯半导体,在12寸晶圆上开发模拟芯片。

 

自主品牌和新势力中,比亚迪有着电子行业的先发优势,2019年就推出了第一代32位车规级MCU芯片。蔚来汽车则在2020年规划自研自动驾驶芯片,并在2021年引入了赛灵思高层胡成臣。长城则选择投资地平线,开发车规级AI芯片和智能座舱芯片。

 

模拟芯片经销商杨平(化名)表示:“去年ST车规芯片交货周期太长。虽然销量没有问题,但是跟我联系的厂商,很多都想改方案,哪怕用工业级的也行。如果能扛住下半年的抛售,我会考虑做国产芯片的业务。”

 

漫长的产品出货期,也证明了杨平的判断。

 

综合目前MCU厂商交货市场来看,ST、恩智浦和微芯给出的交货期都已经达到了30周以上,有的产品甚至超过了一年。集邦数据最新报告则显示,由于半导体设备交期延长了两倍以上,2023年晶圆代工产能增长率将由原先预测的10%降至8%。这也意味着芯片交货期可能会延长6到9个月不等。这个空档期对于经销商而言,也是补充国产芯片的好机会。

 

“把砍单说得那么凶,就是大鱼大肉吃惯了,少吃反而觉得饿。”杨平指出,“过去两年消费电子的增长,包括智能家电和电子产品,需求增加的有点过。长时间来看,整个行业都会被透支掉。但是最近半年,昆山出现了停工,国外市场也冷静了点。现在赚多少先放一边,重要的是做得久。”

 

在他看来,半导体行业的“砍单风暴”更像是一场阵雨:如果时间够短,区域够小,它的确能营造“狂风遍地,暴雨滂沱”的氛围。但是能填满这片大地的并不是雨水,而是充满希望的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