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Hailey Lynne McKeefry 

编译:小芯

 

判断电子产品的成本不仅仅是通过每个部件的价格,包括零部件运输成本在内的供应链层面也不容忽视,而现在来自供应链的压力正在飙升。

 

通货膨胀正对电子产业造成损害。国际电子工业联接协会(IPC)6月发布的《全球电子供应链情绪》报告显示,接受调查的10家电子制造商中有9家目前正经历材料成本的上升,而86%的电子制造商对通货膨胀表示担心。

 

来源:IPC

 

IPC在报告中指出地缘政治、通胀压力以及中国疫情封控措施是经济压力的三大主要因素。IPC首席经济学家Shawn DuBravac称,在俄乌冲突的持续影响下,地缘政治不确定性依然很高,通胀压力正对广泛的经济领域造成破坏。同时,中国对于疫情的严格防控措施正加剧供应链中断问题。

 

折叠集装箱制造商 Staxxon的首席财务管Richard Danderline对EPSNews表示,供应链是通货膨胀的关键部分。他补充道,商品成本及运输成本的上升正转化为更高的售价。

 

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据,今年6月通货膨胀创下了40年来的纪录,消费物价在过去12个月里上涨了9.1%。

 

通货膨胀对物流的影响

 

美国港口的持续拥堵仍然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Danderline指出,尽管有报道声称港口拥堵已达到顶峰,但没有迹象表明它会自我消解。随着新型新冠变异毒株在全球蔓延,中国的防疫措施可能会进一步加深影响。

 

与此同时,集装箱的运输价格呈指数级上涨。在疫情出现前,一个40英尺高的集装箱需要花费大约4000美元运抵港口。在今年2月,这一价格上涨至2.4万美元后又回落至目前的1.4万美元。虽然相较于巅峰时期价格已下降40%,但仍是疫情前的三倍多。

 

“在价格趋于正常水平前,我们更有可能再度看到2.4万美元的标价。”Danderline说道。

 

从制造商角度来看,一些物流问题似乎正在改善。根据货运市场Freightos的数据,海运和空运花费的时间越来越少,并且费用也在逐步下降,尽管与前一年相比仍然很高。然而,这些数据反映出的可能是需求疲软的迹象,并非全球物流状况的改善。

 

数字货运和供应链平台 Shifl发布的跨太平洋的即期运价指数显示,今年三季度跨太平洋运费下降50%以上,达到去年年初以来的最低点。Shifl表示,全球货币政策收紧导致需求急剧下降,消费支出从商品转向服务。美国和欧洲零售库存膨胀,加之中国生产力大幅下降,是导致今年上半年价格急剧逆转的原因。

 

与此同时,港口拥堵的问题并没有缓解。Shifl指出,集装箱停留时间在过去三个月里一直在稳步攀升。5月,单个集装箱平均需要4天才能离开港口,而在之后的两个月里增加至6天。纽约港口的集装箱平均停留时间为4天,而这一时间正逐步拉长,滞留的集装箱也意味着高涨的附加费用。

 

不止是物流运输,燃油附加费出现在供应链的各个节点,而汽油价格的飙升也带来了成本的增加。“如果把所有运抵美国的货物都加上运费上涨的部分,就会开始产生螺旋式效应。”Danderline说,“现在所有人都在涨价,只为了承受运费。”

 

就目前而言,高物价和通胀是不可避免的现实。英特尔、高通等芯片制造商发布了与通胀相关的涨价函。权威人士预计,这种情况在未来18个月将一直持续。美国著名的商业预测和私人金融理财出版集团Kiplinger表示,今年余下时间里,通胀率可能会保持在接近9%的水平,然后逐步下降,到2023年末将达到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