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一宝

 

无论是李在镕串门式访问,还是SK的扩厂与收购,抑或韩国政府的联盟行动,都向世界证明了一点:韩国半导体有计划且执行力强大。

 

韩国半导体有极强的巨头效应,2018年以来,三星半导体超过英特尔成为全球半导体厂商第一名。SK海力士同样表现不俗,2021年达到343.98亿美元的营收,同样去年还以9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英特尔的NAND闪存及存储业务,上演了一出“蛇吞象”事件。韩国半导体在世界上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同时韩国半导体也面临自己的危机。

 

2019年7月以来,日本对韩国半导体实施了出口限制,对一些关键的半导体材料进行限制,包括用于制造电视和智能手机面板的氟聚酰亚胺、半导体制作过程中的核心材料光刻胶和高纯度半导体用氟化氢。

 

三年前的这次限制,给了韩国狠狠一击,将韩国的支柱产业半导体产业,拖入了危机之中。韩国危机中求生存,在对日本的依赖度上,韩国从2019年的30.9%下降至2021年的24.9%。

 

拜登访韩,继而韩国两大公司陆续发布到访各国的消息,韩国半导体业迎来新的机遇潮。

 

合作上门,巩固联盟

 

5月20日,美国总统拜登抵达韩国之后,首先到访半导体工厂,他同韩国总统尹锡悦共同访问了位于韩国京畿道平泽的三星电子半导体工厂。

 

三星平泽工厂据称是全球规模最大的半导体工厂。美国总统出访首站选定当地一家工厂,韩国中央日报说,这样的安排“鲜有先例”。国际舆论称,美方借此“展示以本国为中心重组芯片供应链的决心”,并“将韩国作为主要合作伙伴”。拜登政府上台之后,对半导体回流本土的要求越发强烈,美国独立的产品链建设是政府的目标之一,三星地位在此,美国无法绕开。拜登的这个安排“体现了韩国芯片产业的地位”,并再次明确了“韩国半导体是支撑韩美同盟战略价值的核心战略资产”,韩美领导人视察工厂旨在凸显两国互为半导体伙伴的形象。

 

5月31日消息,三星电子将与英特尔合作,展开下一代存储芯片、系统芯片、晶圆代工、个人电脑(PC)与移动设备等多领域合作。

 

英特尔CEO帕特·基辛格在结束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行程后,前往韩国首尔,并与三星电子的实际掌门人李在镕进行了会晤。这场美韩芯片业巨头会的与会者,还包括掌管三星芯片事业的共同执行长庆桂显、执掌三星移动部门的卢泰文、及三星存储芯片、处理器、晶圆代工等事业的高阶主管。

 

三星藉由与英特尔在PC业务上的合作,可以确保三星公司在新世代DRAM规格制订的霸主地位。而英特尔则是关注于三星的代工业务,率先打破三家公司纯竞争的态势,先是拉拢台积电,将其GPU以及部分CPU的代工订单交给了台积电。现在英特尔又与三星晶圆代工达成合作关系。台积电仍然是全球代工第一大厂,目前三星晶圆代工产能规模不到台积电四分之一,因此三星正积极加速扩充产能,旗下平泽P3厂整合存储芯片制造以及晶圆代工。

 

主动出击,未雨绸缪

 

有韩国媒体爆出消息,三星与SK集团正在寻求同日本公司加强在半导体材料和半导体原材料方面的合作,以确保供应。在2019年韩国进口半导体材料受到日本限制,虽然不至于切断供应,但是以溢价、增加审批环节作为代价。从外媒的报道来看,李在镕等前往日本,目的是加强同日本半导体供应商的联系,在全球不确定性增加的情况下,确保半导体材料及生产设备的稳定供应。SK海力士已经在中国无锡等地广泛建厂,试图使用中国生产的氟化氢替代日本进口,现在也已经有了不错的成果。如今,全球半导体供应链不稳定,此举或为三星和SK的自立之法。

 

半导体制造方面,日本的竞争力虽然已无法同往日相比,但他们仍有多家全球顶尖的制造设备和原材料供应商,在半导体领域仍有很强的影响力。举例来说,日本主导了氟化氢市场,如果三星难以从日本供应商那里采购更多氟化氢,那么三星可能会被迫减产。因此,三星也在做两手准备,李在镕要求三星供应商高管采取措施缓解出口管制问题,例如从日本以外的工厂向三星供应受到出口管制影响的半导体材料。

 

随着三星和SK集团相继宣布未来5年上千亿美元的投资,半导体领域是投资的重点,对相关设备和原材料的需求将会明显增加,确保稳定的供应对他们在半导体方面的投资至关重要。

 

三星集团实际控制人李在镕到访荷兰光刻机制造商阿斯麦,舆论称他是为了确保高端光刻机的供应。三星此前宣布将在5年内向半导体和生物制药领域投资3600亿美元,将尽早进口EUV光刻机。

 

前文说到台积电在代工上压倒三星,因此三星启动了“2030计划”旨在2030年实现对台积电的反超,本次去往ASML是为了采购ASML下一代EUV光刻机,同时,消息指出李在镕前赴欧洲还有意收购台积电的客户恩智浦,英飞凌、ARM也是三星接洽合作的对象。不难看出,三星不只想要ASML最新的设备,也正式对台积电发起冲击。

 

韩国的“官学研”在过去为韩国培养了大量人才,其中包括成均馆大学等为韩国企业带来了大量的工程师。但是目前如世界其他国家一样,韩国芯片制造业也有人才短缺挑战,三星电子和SK海力士已经建议韩国通过为地方大学发展半导体相关学院提供补贴、设立人才培养项目、为相关专业学生提供奖学金等措施,支持芯片相关人才的培养。三星电子和SK海力士的提议,也得到了韩国政府的认可,韩国科学技术信息通信部已准备通过新设立半导体研究机构、校企合作、人才交流等方式,到2027年培养超过3000名半导体专业的人才。

 

韩国还计划在韩国科学技术院、光州科学技术院、大邱庆北科学技术院和国立蔚山科学技术院这四大顶尖的研究机构中,新设立半导体研究机构,每年培养超过200名半导体领域的人才。韩国计划通过新设立半导体研究机构、加大硕士博士项目的校企合作等方式培养半导体方面的人才。

 

今年是韩国的大选之年,5月10日韩国新任总统尹锡悦宣誓就职。尹锡悦政府将经济主导从政府转换至企业和国民,希望借助民间创意和活力,实现增长与福利公平良性循环的经济体系。尹锡悦政府计划积极扶持与经济安保直接相关的半导体、电池和人工智能等产业,将其培养成未来战略产业,确保这些产业的国际竞争优势。为此,韩国将为半导体、电池等国家尖端战略产业的成长奠定基础,措施包括积极对半导体设备投资提供奖励,简化许可程序;正式实施《国家尖端战略产业法》,对半导体、电池等战略产业的生态、研发及国际合作进行综合支援。

 

韩国半导体多法纾困

 

韩国和日本作为邻国,在半导体领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研究两个国家的发展之路,对于韩国来说十分重要。

 

韩国半导体产业的起步比美日要晚上十几年。当美国和日本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已经先后进入晶体管集成电路时代时,韩国整个国民经济还处于崩溃的边缘。

 

因此,和日本从一开始就采取严格的贸易保护政策呵护本土电子产业不同,韩国政府在发展伊始采取的是拿来主义。韩国为此咬牙同意了一系列不平等的市场规则,这一前期的积累带动了韩国芯片厂的爆发。

 

与日本不同,在韩国半导体发展的历程中,其高度集中的财阀制度在其中起到了关键作用。从发展之初,韩国政府就提出“政府+大财团”的经济发展模式,并牵头LG、现代等财阀成立韩国电子产业联盟,通过政策引导来利用巨头经济影响力。随着日本DRAM产能过剩,日美爆发贸易冲突,全球DRAM价格暴跌。在半导体贸易协定中,日本承诺缩减产能和出口以提振价格,但收效并不明显。这给了韩国一个空档期,三星抓住了这一机遇,成功翻身,一路飞升。最后,韩国通过收购美日两国企业的技术,一举奠定了在半导体领域的世界领先地位。 

 

三星和海力士虽然公司生产了全球大部分存储芯片,但韩国在逻辑芯片领域落后。大巨头、大财阀经济阻碍了韩国的技术创新,为此韩国提出引进更多外国投资,荷兰半导体公司ASML计划投资超2亿美元,用于在华城建立培训中心,美国半导体公司Lam Research也表示将其在韩国的产能提高一倍。德国默克公司将开始在韩国生产化学机械抛光 (CMP) 浆料,预计将于2022年上半年开始交付。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表示,若规划顺利实现,韩国芯片年出口额将从去年的992亿美元翻番至2030年的2000亿美元。

 

韩国半导体箭矢已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