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800亿美元的阳谋

 

“因为你的投票,你的孙辈都会做着高薪工作。” 这是美国民主党重量级参议员查克·舒默在鼓动国会通过“芯片与科学法案”(Chips and Science Act)时的口号。

 

7月28日,美国国会通过了总额2800亿美元,分5年执行的“芯片与科学法案”。大名鼎鼎的马歇尔计划总额为131.5亿美元,按购买力计算器(in2013dollars.com)换算为今天的币值也仅为1616亿美元。所以可以说“芯片与科学法案”是美国有史以来影响最重大、最深远的法案之一。

 

尽管该法案耗时近两年才获通过,更是对中国充满敌意,但不能承认这是一个论证充分,设计合理,可操作性强,便于监督和追溯的方案。我们在震惊于它的规模与狠辣之时,也应看到法案的专业程度。各种证据显示在旷日持久的公开讨论中,法案得到了专业机构和产业界的鼎力支持。尽管在国会辩论的主要是专业政客,但实质体现了产业界的意志。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其他不论,仅仅2800亿美元如何使用,如何保证花得其所,如何监管就值得我们仔细研究。

 

相比之前的芯片法案,新法案包括《美国能源研究与创新法案》等,增加了对核聚变、碳回收、人工智能、机器人技术、量子计算等前沿科技领域的支持。多提供了约2000亿美元的科研经费,资金来源为美国财政赤字。法案文件达上千页之多,本文着重分析芯片法案部分,具体细节如下:

 

一)半导体制造激励计划——在5年内拨款390亿美元,60亿美元可能用于直接贷款和贷款担保的成本。2022财年将拨款190亿美元,其中20亿美元用于传统芯片生产,优先考虑汽车行业等关键制造业。在先进芯片制造方面,提供25%的投资税收抵免。 

 

二)用于商业研发和劳动力发展计划——在5年内拨款110亿美元,包括国家半导体技术中心(“NSTC”)、国家先进封装制造计划以及其他研发和劳动力发展计划。其中,2022财年将拨款20亿美元用于NSTC、25亿美元用于先进封装。

 

三)美国劳动力和教育基金:2亿美元,用提供给国家科学基金会的资金,分期五年,以促进半导体劳动力的增长。

 

四)国防部国防基金:20亿美元,用于实施微电子军民共享计划,更快将实验室成果转化为军事和其他应用。

 

五)国际技术安全和创新基金:5亿美元,资金将在5年内分配给国务院,与美国国际开发署等合作,旨在与外国政府合作伙伴协调通讯、电信、半导体技术等先进技术的协作。

 

分析与借鉴

 

一,该法案是美国版“举国体制”的产物。

 

芯片法案从提出到最终被美国国会通过,历时近两年。期间美国两党反复拉锯,调动了产业内外的所有相关力量。尽管反对的声音也不小,参议员伯尼·桑德斯认为,“美国芯片企业为赚取更多利润,拿着政府的补贴把高薪的工作机会输送到国外造成美国制造空心化。现在这些公司正排队接受纳税人的大量施舍,以弥补他们造成的损害。”但法案最终通过,体现了美国两党以及民众在发展芯片产业高度一致的态度。

 

该法案的通过,可谓集齐了天时地利人和:外借疫情导致供应链混乱,汽车芯片短缺,中国抗疫一枝独秀,以及无中生有的中国芯片威胁论;内借法案发起人舒默升任参议院多数党领袖,芯片法案可以为美国提供数千个新工作岗位,以及美国籍此重掌科技领导权的承诺;最后通过美国芯片企业的大力游说,说服美国民主党放弃政府不干预经济的传统,再通过利益交换,赢得共和党党魁麦康奈尔在内的17名共和党人的跨党派支持——以芯片法案为火车头,带动庞大的科学法案一起闯关成功。

 

可以预见,今后打压中国芯片制造和扶持美国芯片的议题,将会获得美国各派力量的一致支持。

 

二,美国专业机构的政治影响力。

 

这个庞大到无以复加的法案,最后能够获批主要基于两大理由:一是与中国的商业和军事竞争;二是扶持芯片制造可以给美国提供数千个高薪工作岗位,以及数不清的经济红利。前者美国人尽皆知,而后者则是美国产业智库的功劳。在美国两党辩论最酣之时,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SIA)联合牛津经济研究院发布一份报告,美国半导体对美国经济有巨大拉动效应,最重磅的当属芯片法案实施之后,预计到2025年,美国半导体行业将创造9万个工作岗位。具体看这份报告:

 

1,半导体产业对经济具有6.7的乘数效应,排在所有534个详细行业乘数效应第85顺位。所有细分行业乘数效应的中间值为3.7。

 

2,强大的就业拉动能力。半导体行业在美国每雇用1个工人,可以间接支撑6.7个工作岗位。2020年美国半导体产业直接从业人员27.7万余人,算上间接拉动总共支持了185万个就业岗位。再扩展到外延,美国半导体产业总共影响到了包括下游经济部门在内的2600万美国工人。

 

3,GDP拉动。2020年,半导体对美国GDP的总贡献为2466亿美元,其中约1890亿美元来自供应链和消费者支出活动。美国546个行业中有300多个不同行业从半导体行业采购861亿美元。回头看芯片法案,它投入500亿美元建厂,仅在2021到2026年间可以增加52.3万个就业岗位,763亿美元的国内生产总值。

 

4,共富效应。半导体薪资水平已经与互联网等科技领域不相上下,但半导体行业有五分之一的岗位无需大学学历。美国半导体从业者的收入高于同等学历很多行业的从业者,即便学历一般的工人也可以获得较高的工资,提供了更多的阶层跨越机会,具有明显的共富效应。

 

如此洋洋洒洒,能够照顾美国各个阶层关注点的报告,自然有强大的说服力。

 

第三,法案的高专业性——市场与集中兼备。

 

尽管这是一份产业政策的法案,但美国人将其市场传统很好地融入其中,这必然有精通产业的专业人士在背后筹划。

 

最显著的一点是,该法案没有具体点名要扶持哪个群体,似乎来者不拒,雨露均沾。那岂不是遍地新实体,人人都可以赚美国政府的补贴?

 

《2022年芯片和科学法案》规定:为投资半导体制造创造25%的税收抵免,包括对半导体制造的奖励,以及半导体制所需设备的补助。

 

首先,芯片法案基本只扶持先进技术,只有很少量的涉及到成熟工艺。如果没有几十年的积累,有哪个新实体能做先进工艺;其次,没有形成销售哪里来的税收抵免?

 

以上两点保证了具有先进制造能力的全球芯片企业尽入美国毂中,也保证了没有一个新实体有胆量去赚芯片的钱。

 

第四,芯片基金极具可操作性。

 

芯片法案设立了4个基金,分别是“美国芯片基金”、“美国芯片国防基金”、“美国芯片国际科技安全和创新基金”、“美国芯片劳动力和教育基金”。这些基金权责明晰,各有专门的执行部门,分别为美国商务部、国防部、国务院和美国国际开发署等部门。每个财政年度,最多有2%的资金用于工资和开支、行政管理和监督,其中500万美元每年可供监察长使用。

 

以最受关注的“美国芯片基金”来看。“美国芯片基金”的390亿美誉中有110亿美元用于芯片的研发补贴,包括国家半导体技术中心(“NSTC”)、国家先进封装制造计划,以及其他研发和劳动力发展计划。2022财年总补贴额50亿美元,其中补贴NSTC20亿美元、先进封装技术25亿美元、其他相关研发项目5亿美元。2023至2026财年,补贴额分别为20亿、13亿、11亿、16亿美元。

 

据《芯片法案》规定的流程,芯片厂申请基金时,需要向美国商务部提交报告,介绍建厂内容,以申请补贴。每个项目获得的补贴额度最大一般不超过30亿美元。芯片厂需满足一系列资格才能申报:需已向当地社区和工人提供了教育培训,扩大了弱势群体的就业机会、与当地高校进行了就业方面的对接、接下来有更多资金来维持工厂运转等。

 

“美国芯片基金”规定,对2022年的资助对象,美国总统需在法案生效的三个月内,向美国国会提交补贴项目的具体信息;这之后的四年,补贴项目的具体信息将写入每年的财政预算,提交给美国国会。

 

由上文可知,芯片基金的用途和分配,落地时间,具体责任人,监督机构一应俱全,将产业基金的使用风险大幅降低。

 

第五,又打又拉,虹吸中国。

 

芯片法案除了激励措施外,还含有制裁中国的内容。明面上是限制中国获得先进技术,实质上是将外企在中国的先进制造能力,也是高毛利的制造能力转移到美国。

 

先来看“拉”,这是用芯片基金利诱国际企业将先进制造能力从中国转移到美国的做法。

 

芯片法案禁止联邦激励基金的接受者在对美国构成国家安全威胁的特定国家扩大或建设某些先进半导体的新制造能力。为确保这些限制与半导体技术的现状和美国出口管制法规保持同步,商务部长将与国防部长和国家情报局局长协调,根据行业意见定期重新考虑,哪些技术受此禁令约束。

 

《芯片法案》要求,如果获得补贴的厂商在知情的情况下,与中国等“受关注的国外实体”合作,进行了合作研究或技术授权活动,而且相关的技术或产品能引发国家安全关注,美国商务部有权全额收回补贴。美国商务部将判定什么是引发国家安全关注的技术或产品。

 

《2022年芯片和科学法案》进一步要求,受补贴的实体如果和中国等“受关注的国外实体”有实质性的半导体产能扩大的重要交易计划,需向美国商务部部长通报,美国商务部部长在咨询美国国防部部长和情报总监商量后,需90天内做出决定,要不要收回补贴。如果受补贴实体45天内能证明已经终止交易计划,那么就可以考虑不收回补贴。

 

再来看“打”。这是赤裸裸限制外企在华先进制造能力,获得设备与技术服务的打法。进而逼迫外企将先进制造转移到美国。

 

据彭博社报道,两家主要设备供应商称,美国正在收紧对中国获得芯片制造设备的限制。对于运行在14 纳米以下的晶圆厂,将扩大对中国的技术出货限制。

 

新规则涵盖了众多行业中更广泛的半导体领域,此前美国的制裁仅仅限于中芯国际等少数公司,现在则可能涵盖所有具有先进制造能力的在华芯片企业。虽然新的限制特别涵盖了能够制造比14 纳米更先进的芯片的设备,但大约 90% 的设备从一代到下一代都兼容。半导体制造商可以在迁移到更复杂的节点时重复使用设备,这意味着禁止一代产品可能会产生长期的连锁反应,成熟产品可能也会受到影响。

 

这个做法的效果已经显现,世界存储巨头韩国SK海力士的主要制造能力在中国,近一半的产能在中国。但新制裁落地后不仅锁死其升级机会,还可能影响到现存先进工艺的制造。近日SK宣布5年内向美国投资2000亿美元建设产能,拜登与Sk集团会长视频,对其“在我任期内”投资美国大加感谢,《东亚日报》称拜登视频中一共说了10个谢谢。SK之外,三星、现代等韩国大财团也加速大举押注美国。

 

需要强调的是,本来限制中国的内容包含在《两党竞争法案》,但由于民主党和共和党间的立场差距,美国国会将异议较少的芯片补贴内容剥离出来,形成《2022年芯片和科学法案》单独投票以求快速通过。但是制裁中国的内容,估计会以其他形式不断出现。

 

总结

 

最爱强调市场竞争的美国,以与中国竞争为由,也借机拿出自己的举国体制,出台了人类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产业政策,通过补贴来保证其科技竞争力的领先优势。“芯片与科学法案”的落地,对全球高端制造,尤其对中国将产生巨大影响,那我们如何应对?

 

中美竞争已经到互为镜像,针锋相对的阶段。我们也只有更好的发挥新型举国体制优势,在此基础上总结经验,与时俱进,专业应对。我们要更加尊重市场规律和产业规律,继续加大力度支持半导体产业的发展。只要我们专业以对,做正确的事,我们就无惧风雨,无惧压力,无惧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