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罗艺

图︱网络

 

近日,台积电和ASML都交出了漂亮的二季报。台积电二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81.6亿美元,毛利率达59.1%,税后净利79亿美元。台积电给出的三季度指引也颇乐观,预计增长11%,实现营业收入198亿至206亿美元,毛利率为57.5%-59.5%。台积电总裁魏哲家表示,虽然智能手机、PC和消费电子产品需求转弱,供应链进入去库存阶段,但数据中心、汽车电子等需求稳定,台积电将重新分配产能以适应当前市场情况。总体上,客户需求依然超过台积电产能供给,预计2022年台积电产能都很紧张,不会有明显的产能利用率下降。

 

ASML二季报也极其出色,净销售额54亿欧元,毛利率为49.1%,净利润达14亿欧元。虽然金额上比台积电小不少,但ASML只需要交付不到150套设备,而台积电则要生产近380万片12寸晶圆(8英寸产能会折算成12英寸),换算成芯片就是数千亿颗级别,从客单价上看,显然ASML胜出。ASML总裁兼首席执行官Peter Wennink表示,今年ASML系统出货量会创下历史新高,虽然以PC和智能手机为代表的消费性电子市场部分客户有需求放缓信号,但汽车、高性能计算HPC、绿色能源转型是全球大趋势,对ASML产品需求仍是非常强劲。

 

另一方面,部分芯片与电子元器件厂商已经开始遭遇周期性困境。存储器作为行业景气度风向标,近期价格持续走低;面板价格也跌跌不休,各规格电视面板价格创出历史新低;PC与手机销售不畅,令其产业链相关企业不断下调产出计划;曾经的半导体龙头英特尔甚至爆出近30年来的首次季度亏损,而有些中小规模企业因为资金储备不够,经营情况就更困难。

 

为什么市场在发生变化的时候,有的企业仍然稳坐钓鱼台,有的则情况不妙,甚至不得不勉力求生?主要的区别在于企业对其所在市场的掌控力,即垄断程度。

 

以英特尔为例,在PC和x86服务器市场的市占率长期超过9成,其主要竞争对手AMD对英特尔的影响很小,以至于有人调侃AMD的存在就在于证明英特尔没有垄断,从而避免了被拆分的命运。但是近年来,由于IDM模式资本支出大、容错性低,英特尔在工艺上被台积电赶超,并被甩开一定身位,而AMD则借助无晶圆模式的优势,把资源聚焦在架构与设计创新上,不断缩小与英特尔的技术差距,并形成了自己的独特优势,自苏姿丰上任以来,AMD走在了上升势头上,虽然市场份额与英特尔差距还很大,但良好的市场预期,已经让AMD的市场超越英特尔。

 

英特尔的麻烦不止在AMD的崛起,苹果自研芯片的成功,给出了PC应用的另一个途径,将来基于Arm架构的其他PC芯片厂商也会沿苹果趟好的路来分一杯羹。这些看得见的威胁,反映出一个问题,那就是英特尔对市场的控制力在减弱,城头变幻大王旗,哪些曾经不值得关注的竞争对手,已经成为现实的威胁,虽然在市场份额上英特尔仍然领先,但对市场控制力已经松动,因而向下的趋势已经形成。

 

竞争激烈的市场,行情波动时人人自危;垄断格局的市场,行情波动时波澜不惊。

 

台积电和ASML就是控制力不断加强的典型。在28纳米工艺刚面世的时代,设计公司的选择很多,台积电虽然市场份额领先,但还谈不到垄断。但在5纳米工艺上,台积电市场份额超过95%,三星的晶圆代工在5纳米上只有不到5%的份额;即使看10纳米和7纳米,也是只有两个玩家,台积电市场份额超过83%,三星只有16%。如果把这三个节点视作先进工艺,那就意味着全球的芯片设计公司在先进工艺上只有两个选择,而在5纳米上,几乎只有台积电一个选择。

 

图源:Gartner

 

ASML在光刻机上的优势甚至比台积电还要大,最先进的EUV光刻机现在只此一家别无分店,ASML独占100%份额,DUV的市场份额也有88%。由于EUV设备集成的技术极为复杂,涉及的领域极为广泛,业界普遍认为后来者几乎不可能凭借商业投入研发出来EUV设备,而随着领先晶圆厂的数量减少,这些厂商愿意给ASML追赶者试车的机会也几乎没有,ASML几乎可以算是拿着显微镜都找不到竞争对手了。

 

持续的研发投入、正确的技术路线选择以及效率、时机和运气把ASML和台积电带出了竞争红海,形成了每一家企业都梦想的独占市场地位,从而给了这两家公司最大的议价权。行情的好坏,对这两家企业的业绩也会有影响,但不会影响其市场份额,而从整个周期来看,其业绩的可预期性更好,只要行业继续发展,就离不开它们。

 

从现在的半导体技术发展路径来看,这两家的垄断地位可以极限延伸,因为沿现在的技术路径向下走,已经没有其他厂商比这两家更具备优势,就如ASML高管曾说的:“ASML创新到什么程度,决定了产业能发展到什么阶段。如果ASML不进步,半导体行业就无法进步。”

 

在技术成熟阶段,垄断究竟能推动产业进步还是阻碍产业进步,尚有争论。但垄断形成后,垄断地位的厂商确实在议价能力上无人可敌,要打破这一格局,要么是行政力量,要么是新生事物,而近年来用行政力量拆分垄断地位厂商的案例日趋减少,所以打破垄断格局,只能寄希望于颠覆性新技术的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