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文章,简单聊聊最近芯片界的几个大事。每个部分会尽量简要些,之后会把重点内容单独整理成文。

 

1、美国芯片法案

 

7月28日,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了芯片法案。8月9日,拜登正式签署,法案成为法律。经过三年的拉扯,靴子终于落地。

 

法案纷繁复杂,共计1034页,涉及的内容非常多,读起来非常晕。周报只聊几个关键问题:是什么、为什么、谁会受益、对中美的影响。

 

(1)芯片法案是什么

法案的全名,叫「芯片与科学法案」,又名CHIP+法案,拨款总额有2800亿美元,分5年完成发放。按当前购买力计算,这个法案已经超过了二战后美国帮助欧洲复兴的「马歇尔计划」(约1900亿美元),也超过了阿波罗登月计划(约1800亿美元)。

 

总体来说,CHIP+法案由三部分组成。大家更关心的芯片法案(即CHIP法案),占其中的520亿美元;剩下的部分大都用于各类科学研究和创新,包括新型能源、航空航天、生物环境等等;第三个部分,用来为最高法院提供2000w美元安全资金,这部分内容存在的主要意义是为了加速整个法案的推进和通过。

 

(2)为什么美国要推出芯片法案

美国之所以要大力推行芯片法案,有明和暗两个主线原因。明线是对美国科技和芯片行业本身的推动作用,希望借此重新夺回芯片制造和产能的全球第一把交椅。要知道,目前全球芯片产能80%来自东亚,主要是台积电和三星,剩下15%产能在美国,欧洲只有可怜的5%。这对于欧美的各大芯片公司来说都不是一个理想的情况。

 

所以,法案也更加倾向于对芯片制造的支持,特别是高端先进工艺,并非雨露均沾。想靠买二手设备、随便拉一条中低端产线骗补贴的方法,是行不通的。

 

芯片法案的暗线,就是对中国的针对和限制。我看了一下法案原文,一共1034页,「中国」一共出现了11次,每一次都是作为特别关切国家(英文叫foreign country  of concern)而存在的。

 

尽管芯片法案只占总金额的18.6%,但风格却非常凌厉狠辣。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禁止接受法案资助的企业,在中国和其他特别关切国家扩建芯片制造的产能。

 

换句话说,这份法案就是一份排他协议。一旦你决定接受资助,就不能在中国继续投资建厂了,特别是14纳米以下的高端先进制程更是直接锁死。如果要给这份排他协议设一个期限,法案也明确写了:10年。

 

说白了,就是逼着所有半导体公司在中美之间二选一。虽然说是所有半导体公司,但其实这个范围也并没有很大,两只手应该能数得过来,比如台积电,再比如三星。而在大陆生产28纳米以下先进工艺芯片的公司,只有台积电。

 

(3)谁会受益?

业界普遍认为,这次芯片法案最大受益者会是美国本土的芯片制造公司,特别是拥有先进工艺的IDM,估计这些公司用两只手就能数的出来。

 

相比之下,台积电和三星这样的非美国公司就处于一个非常尴尬的处境。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法案中特别设计的二选一条款。退一万步讲,就算法案中没有这个限制,这些公司是否会将最高端的工艺搬到美国,仍然要打个大大的问号。

 

最重要的原因是,芯片制造是这些国家和地区的支柱产业,甚至已经成为了他们掌握国际话语权的重要砝码。老妖婆佩洛西窜访的时候,都要点名会见台积电董事长刘德音;拜登5月份访问韩国的时候,都要去三星的半导体工厂参观3纳米产线。不要看一个人怎么说,要看他怎么做:这些做法都足以说明美国对高端制程和产能的重视和渴望。正因如此,这些公司才会更加犹豫是否要把高端产线搬到美国。

 

不过,美国并非没有杀手锏,最强大的杀手锏有两个,一个是芯片制造设备,一个是EDA软件。从上面的图里就能清晰看到,拜登背后的一排排设备,上面印的都是美国应用材料公司的Logo,这就是很好的例证。此外在芯片设计制造的全部环节,都依赖EDA软件的控制,而全球三大EDA公司全部都是美国公司(注:第三名Mentor被西门子收购)。

 

离开这两个杀手锏的支持,再先进的芯片工厂也不过是一堆废铁。这也是为什么刘德音在8月1日接受CNN采访的时候表示,「没有国家能以武力控制台积电」的本质逻辑。

 

(4)影响与应对

在分析任何问题的时候,都应该尝试探究其本质逻辑,也称为第一性原理。它和数学里的「公理」类似,就是无法再继续细分的原理或事实。然后由此进行推导和判断。

 

那么芯片法案这件事情的第一性原理就是:芯片行业是个全球化的产业。因此,顺应全球化的行动大概率会带来有利结果,反之,逆全球化的行动大概率会带来不利结果。当然这里看的都是长期影响,至少要三到五年,因为建一座晶圆厂也大概需要这样的时间。

 

对于中国来说,应对方式反而非常简单,那就是踏实做好自己的事情。美国急了,我们不能急,急也没用。最重要的就是抓住全球化的机遇,别人大搞本土保护的时候,我们越是要开放合作,对于别国企业如此,对于本国企业也如此。

 

之前写过,中科院计算所的李国杰院士和孙凝晖院士曾经专门撰文,对中国技术的未来发展路线进行过深刻阐述,也强烈建议所有对中国科技发展感兴趣的朋友们阅读学习。在这篇《探索我国信息技术体系的自立自强之路》中,就明确指出要正确处理自立自强和开放合作的辩证统一关系。

 

 

未来的技术发展趋势,是构建开放可控的国家技术体系。我的理解,是既不要妄自菲薄,觉得我们处处技不如人而悲观丧气,也不能盲目追求狭义「国产」带来的安全感,更不能以「自主国产」自居而打压其他技术和路线。用文中的话说:

 

「不拒众流,方为江海」,要抵制「为渊驱鱼,为丛驱雀」的关门主义倾向。

 

2、海光上市

 

最近一段时间,国内股市的芯片板块动作非常多,很多知名公司都开启了上市的节奏。从不久前的龙芯,到七月底国产EDA龙头华大九天,再到本周五的海光。

 

和龙芯与华大九天相比,海光的市值最高。上市当天最高飙到1700元,股价一度翻倍,最终市值落到1396.93亿,涨幅66.94%。

 

这一方面和海光的产品是x86 CPU有关,另一方面也和海光本身良好的财务数据有关。和龙芯自主研发不同,海光走的是引进路线,早年间与AMD合作,获得了x86交叉专利授权,并由此发展起x86架构设计能力。这样的优势和劣势同样明显,优势是能够兼容x86生态,避免像龙芯那样要从头做所有事情。劣势是要长期扮演跟随者的角色,特别是在x86生态里的话语权有限,这也是很多质疑者的主要论点。

 

但不管怎样,海光最近几年的财务数据表现都不错。从招股书里可以看到,过去三年的营收分别为3.79亿元、10.22亿元和23.1亿元,每年都实现了翻倍,而且2021年成功扭亏为盈,盈利3.27亿元。

 

公司的毛利也在不断上涨,过去三年分别为37.3%、50.5%和55.95%,2021年已经基本和行业平均水平持平。从这个表格里也可以发现,还是搞AI和云计算芯片的毛利高:英伟达超过60%、寒武纪和澜起都超过了70%。

 

 

除了CPU之外,海光还拓展了DCU业务,定位为协处理器。主要产品有海光8000系列,也在2021年取得了2.3亿元的营收,占总营收10%,这也能在一定程度上避免单一技术路线、特别是基于x86路线对于公司的影响。

 

在前文介绍的大背景下,更多CPU、EDA公司上市是大概率事件。在资本市场募集更多资金,从而投入研发、帮助公司发展,本来无可非议。关键就在于,钱到底进了谁的腰包。

 

3、芯片腐败

 

今年7月,芯片大基金接连爆出重磅炸弹:

 

7月15日,国开行国开发展基金管理部原副主任路军,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路军曾任华芯投资董事、经理,参与芯片大基金大量投资运作,并曾任多家被投企业高管。

7月25日,紫光集团前董事长赵伟国被有关部门带走。

7月28日,工信部党组书记、部长肖亚庆同志涉嫌违纪违法,正接受审查调查。

7月28日,大基金现任总裁丁文武被调查。

7月29日,原工信部电子司司长、紫光集团前总裁刁石京被查。

 

芯片大基金,全称「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股份有限公司」,一期规模超过千亿,二期规模超过两千亿。从名字也可以看出来,这个国字号基金的主要标的就是各种集成电路和芯片公司。

 

不可否认的是,大基金出现的初衷是好的,并且没有像美国芯片法案那样设立太多条条框框、更没有二选一的「栅栏条款」,理论上应该能有更好的自由度,取得更好的投资和带动效果。

 

但几年之后,大基金的投资是否很好的推动了国产芯片半导体公司的成长、解决或者缓解了中国芯片依靠大量进口的现状、突破了什么尖端技术、培养了多少产业所需的高端人才,这些问题,不知该由谁回答。

 

关于国产芯片,很多人最大的误区之一,就是认为钱能解决一切。造芯片需要大量资金投入,但并不代表有钱就能造好芯片。如果没把握好钱的使用,反而会滋生新的问题。从早年间的汉芯事件,到武汉弘芯的千亿水漂,再到大基金的一地鸡毛,都是典型反例。

 

造芯片是科技,不是资本的游戏。不仅要尊重科学的发展规律,更要对专业保持敬畏。从这一点来看,我们要走的路还有很久。

 

(注:本文不代表老石任职单位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