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宁德时代、比亚迪、融捷股份、杉杉股份等上市公司半年报的出炉,锂电池产业链企业上半年经营状况逐渐揭晓。从它们各自的营收和利润上看,上游涉“锂”企业表现不俗、业绩大涨,中游电池材料企业实现盈利、保持高景气,下游电池企业虽有盈利,但毛利下滑。

 

有关专家表示,在锂价快速上涨的情况下,电池企业通过提升电池售价和去库存的方式维持盈利水平。此外,一体化的产业链布局,也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了电池企业上半年的整体盈利水平。

 

上游环节爆发式增长

 

锂离子电池产业链主要由上游基础原料、中游电池材料和下游动力电池厂商组成。

 

今年上半年,锂矿企业表现亮眼,业绩增长强劲。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共有14家锂矿企业披露半年度业绩报告和业绩预告,业绩均大幅上涨。

 

来源: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天齐锂业预计上半年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96亿元~116亿元,较上年同期盈利的0.8579亿元,同比暴增110~134倍。

 

融捷股份、西藏矿业净利润均暴增超10倍。融捷股份上半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76亿元,同比增加4443.99%。西藏矿业上半年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实现4.75亿元,同比增长1018.3%。天华超净预告上半年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3.5亿元~36.5亿元,同比增长971.70%~1067.67%,盈利规模超过其上市8年来的总和。

 

锂盐价格的快速上涨,是这些企业业绩大幅增长的主要原因。数据显示,今年4月,国内电池级碳酸锂价格一度涨至50.3万元/吨,较2021年年初5万元/吨的价格涨幅超过10倍,创下历史新高。近日,电池级碳酸铁锂价格回落至49.1万元/吨,但较年初仍上涨约70%。

 

融捷股份表示,锂电材料及其产品价格持续上涨和下游需求的爆发性增长,对公司经营业绩产生了积极影响。西藏矿业认为业绩增长的主要原因是锂盐产品价格的持续上涨和销售力度的加大。

 

天齐锂业在预报中称,受益于全球新能源汽车景气度提升,锂离子电池厂商加速产能扩张和下游正极材料订单回暖等积极因素影响,上半年公司主要锂产品的销量和销售均价较上年同期增长明显。

 

中游环节保持高景气度

 

中游正极、负极、隔膜、电解液等电池材料企业利润增长幅度虽不及锂矿企业猛烈,但也保持高景气度。

 

正极材料企业当升科技、容百科技、川金诺上半年净利润同比增长超过一倍。容百科技、当升科技预计上半年归母净利润分别约9亿~10亿元和7.1亿元~7.6亿元。川金诺上半年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达1.97亿元。

 

来源: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负极材料企业杉杉股份、贝特瑞、璞泰来上半年业绩维持稳定盈利,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同比增长118.65%、25.67%和80.13%。

 

电解液企业多氟多、云天化,隔膜企业星源材质等上半年净利润涨幅也均超过一倍。

 

关于业绩增长的原因,容百科技表示,2022年上半年,新能源行业持续快速发展,下游需求旺盛,公司订单量保持高速增长态势。伴随公司新建产能逐步释放,高镍三元正极产品的价格和产销量较上年同期实现大幅增长,规模效应及供应链管理的优化综合带动降本增效,报告期内整体利润水平显著增长。

 

杉杉股份称,上半年,基于下游需求旺盛,公司负极产品继续呈现供不应求态势。贝特瑞表示,受益于新能源汽车及锂离子电池市场强劲增长,锂离子电池材料行业需求旺盛,公司产销两旺,实现收入和利润同比增长。

 

赛迪顾问智能装备产业研究中心高级分析师姚垠国认为,上半年锂电池正极材料产能过剩,相关企业的毛利率水平较低,不同材料企业之间的业务体量差距较大,龙头效应凸显。负极材料呈量价齐增态势,需求持续旺盛,头部企业因具有良好的石墨化自给率,可维持稳定盈利,但由于头部企业产能有限,中小企业市场份额增加。

 

下游环节毛利下滑

 

在原材料价格飞速上涨的情况下,锂电池企业承压明显,虽然能够实现盈利,但毛利率呈下滑趋势。

 

宁德时代不久前发布的半年报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129.71亿元,同比增长了156.32%,归属母公司的净利润为81.68亿元,同比增长了82.17%。然而,公司上半年的毛利却同比下降8.58%。虽然就目前来看,宁德时代毛利水平有所改善,从第一季度的14.5%回升至上半年的18.68%,但相比于2021年的26.28%仍然有差距。

 

无独有偶,欣旺达上半年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72亿元,同比下降39.72%;孚能科技预计归母净利润亏损1.27亿元~1.91亿元。

 

相比之下,比亚迪预告上半年净利28亿元~36亿元,同比增长138.59%~206.76%。新能源汽车是其增量的主要贡献者。

 

宁德时代表示,上半年毛利率下跌与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市场竞争加剧、原材料成本上升等因素有关。对此,它在今年上半年加快了对上游原材料的布局。“近年来,公司在矿产资源、正负极材料、隔膜、电解液等材料及设备等上游重要环节与优质供应商进行多种形式的深度合作,进一步提升供应链韧性。”宁德时代在报告中称,“此外,公司也采取不同方式参与国内外锂、镍、钴、磷等新能源矿产资源的开发或获取,加大资源端保障。”

 

上半年,在海外,宁德时代与印尼合作方签署协议共同投资建设印度尼西亚动力电池产业链项目,建设从红土镍矿开发、三元电池材料到电池回收的全产业链。在国内,宁德时代加快推动江西宜春含锂瓷土矿、贵州及宜昌磷资源产业链项目等的开发和建设。

 

姚垠国告诉《中国电子报》记者,在锂价快速上涨的情况下,电池企业一般通过提升电池售价和去库存的方式维持盈利水平。此外,一体化的产业链布局,也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了电池企业上半年的整体盈利水平。

 

TrendForce集邦咨询分析师曾佑鹏认为,电池企业盈利的关键在于是否在锂电材料环节进行了一体化布局。没有在关键原材料环节拥有部分自供能力的电池企业,较难在动力电池业务毛利率普遍下滑的情况下保持净利润的增长,除非将原材料涨价的影响很好地传导给了下游客户。

 

下半年盈利水平与锂价密切相关

 

姚垠国预测,下半年,锂矿企业仍可持续高水平盈利态势。正极材料行业集中度将进一步提高,不同企业之间的盈利差距将更加明显。负极材料方面,由于石墨产能步入集中释放期,下半年石墨价格恐易跌难涨,缺乏石墨自给能力和稳定客户结构的中小企业面临出局风险,龙头企业的市场占有率有望进一步提高。而有锂矿存货的电池厂商或将持续通过降库存的方式缓解矿资源短缺或价格飞涨带来的问题,以维持自身供应链稳定,改善毛利水平。

 

曾佑鹏认为,锂价短期内不会出现大幅下跌,而电池厂商入局上游锂矿项目,最快也要明年才会逐渐形成市场供应。锂电池产业下半年的表现,主要还是看新一轮的价格谈判情况。目前来看,动力电池调价可以更快地向下游客户传导,储能电池调价节奏更慢,但盈利能力是否改善还需更多观察供应链企业之间的协商情况。

 

作者丨张维佳

编辑丨诸玲珍

美编丨马利亚

监制丨连晓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