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多因素叠加,引发地方招商引资的变革

 

疫情叠加美国芯片法案,导致国内产业形势剧变,地方政府招商引资的模式也随之改变,半导体招商越来越成为一门精细的学问。

 

国际形势已变,地方招商变难

 

此前,全球半导体产业的发展主要由市场主导,并诞生了一批龙头企业,及细分领域佼佼者。企业在开疆拓土时,会将产线、研发中心靠近客户市场。在此阶段,我国很多地方政府也通过政策等手段,吸引半导体企业来当地驻扎。如今,随着疫情突发、美国芯片法案的尘埃落定,地方政府的半导体招商引资环境发生很大变化。

 

首先,国际半导体企业招商变难。美国“芯片法案”出台,明文禁止国际企业在中国大陆新建或扩建先进制程的半导体工厂。台积电、三星等国际厂商在中国大陆的布局受到严重影响。国际半导体厂商,尤其龙头企业的新项目很难再被引入到中国大陆。连带产生了引资难的问题,当国际半导体企业难以在中国大陆展开工作,他们对中国的投资也会变少。加之,美国还在积极推动CHIP4联盟的组建,中国半导体在全球产业链中的价值将会被削弱,更难吸引国外资金投资中国半导体产业。

 

其次,地方招商引资竞争日趋激烈。如今,半导体受到全球关注,中国也在大力扶持半导体,并将半导体上升至国家发展战略。举国关注下,融资环境得到改善,有实力的企业并不愁资金。国内上市的半导体企业越来越多,企业融资变得相对容易。地方要想招引半导体企业,尤其是具有一定规模的半导体企业,就不得不开出更具诱惑力的招引政策,也更容易与其他地方“卷起来”。

 

疫情引发中心转移,地方招引思路要变

 

疫情前,半导体产业是以供应链为中心而得以集聚。供应链在哪里,半导体产业就在哪里。但由于疫情的到来,仓储、物流等环节都受到了影响。而拉进与终端市场、人才市场的距离,可以降低这种负面影响。因此芯谋研究认为,国内半导体市场的价值中心正在发生转移,由以前以供应链为中心转向以市场、人才和投资为中心。在这种变化下,招商引资思路也要紧随时代的脚步。

 

市场聚集效应。此前,国内半导体产业链以北京、上海、深圳、无锡等地为中心,构成国内半导体产业的第一梯队。这些地区已经聚集了足够扩张能量的半导体产业,在疫情以及追求本土半导体供应链安全的催化下,有市场、人才和投资基础的地方,成为了国内半导体产业新的策源地,半导体产业向全国开枝散叶成为了一种必然趋势。如今,国内中西部地区中也涌现出了一批半导体新兴城市,如重庆、成都、武汉等地。这些区域具有终端市场繁荣、人才市场活跃、投资实力雄厚的共同特质。

 

这些地方有庞大的消费市场,就能招引到大型先进制造项目,使得终端市场更为繁荣,产生了大量半导体采购需求。在国际环境的刺激下,国内终端市场要想保障其稳定性,就需要有更稳固的本土供应链的支持,构建本地半导体供应链就有了更迫切的需求。

 

人才聚集引发关注。市场之外,人才是半导体产业发展的一大关键动力,哪里有人才,哪里就有产业。在人才方面,对于初级人才的培养,国内优秀的高校不仅仅集中于北上广深,中西部地区很多高校也是传统半导体强校长。也有不少高校响应国家半导体产业的建设,积极开设集成电路相关专业,为产业培养了许多人才。对于中高级人才,半导体工程师理念的正在发生转变,北上广深已经不是他们的首选,他们希望获得更大的发展空间,获得新的发展机会。因此,要抓住工程师心理上的转变,通过人才聚集来发展半导体产业。这也为半导体产业“后来者”提供了招商引资的新思路,即不仅要配合当地的终端市场进行招商引资,也要将目光放长远,创造新机会,对具有创新能力的企业进行招引,为中高端人才提供更多的机会。

 

投资吸引聚集。半导体企业从起步到做大做强往往需要经过数十年的考验,是一个投资规模大、投资周期长的产业。半导体企业回报周期长,使得资本对半导体产业“望而却步”。但科创板的到来,为国内半导体企业的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随着国家层面对半导体产业发展的重视,与半导体产业相配套的投资也活跃了起来。半导体企业为了得到更好的发展,自然会向投资实力雄厚的地区靠拢,以图获取更多的资金来进行创新,进而赢得更大的市场。因此,投资能力强且专业的地区,更能够吸引优质的半导体企业。

 

四大趋势

 

一,节点型区域中心城市将成热点。

 

此前企业落地优先考虑地方产业基础,现在多中心分布的需求下,地理位置与物流、人流安全成为重要考量因素。因此,那些产业条件一般,但交通比较便利的中心城市将迎来机会。

 

在经济形势好的时候,实力强的半导体大企业不愿意去条件一般的地方落地。但疫情交织经济下行,优质企业也不得不放低身段。它们首先考量的是,如何保障安全、降低成本、提升效率。上海之所以是半导体产业的绝对高地,除了产业积累和营商环境之外,便利的国际机场和国际港口也是重要吸引力。疫情之下,交通风险大增,人流、物流交通安全的重要性大幅上升。所以拥有空港、海港等便利条件的区域中心城即便产业基础一般,可以根据自身特点,抓住“患难见真情”的良机,拿出诚意争取成为一个供应链节点。

 

二,终端制造实力雄厚的地方备受关注。

 

疫情对那些整车、手机等终端制造实力较强的区域造成严重干扰,这些区域认识到需要为供应链配备“备胎”,因而这里的园区有更强烈的招商动力,也能拿出较有力的优惠政策吸引企业入驻。譬如疫情对上海影响很大,对终端制造实力雄厚的广东也造成严重的影响,这让广东看到了补链必要性。

 

所以,汽车产业尤其新能源汽车比较发达的地区,应该积极响应本地终端企业打造供应链B方案的趋势,招引半导体产业入驻。

 

三,地方政府重视,将抢得招商引资先机。

 

这些年来,我国半导体产业发展离不开国家的重视。同样,地区半导体产业的繁荣离不开地方政府的重视,这种重视是需要延续性的。新一届领导的专业程度、重视程度、积极性等因素,都关系到地方半导体产业的兴衰。如何专业的谋划,如何发布有力的政策,地域龙头企业以及产业链的优势发挥。这些都是地方政府需要思考的问题。同时,专业积极的地方政府,能够在招商时赢得企业信任,在招商引资时抢得先机。

 

四,半导体随链主迁移成为趋势,有链主者得天下。

 

产业链越长、价值越高的产业越容易遭受断链重击,更需要“备胎”。尤其汽车芯片以及半导体平台企业,如Foundry、IDM封装等制造企业,都是具有带动整个产业链迁移的“链主”。招引这样的企业有事半功倍之效,引来一个链主,就等于引来一整条产业。譬如济南的半导体项目就与比亚迪整车项目几乎同时落地。这些产业落地,又连带着电池、材料、机械制造等一连串产业。

 

所以有实力争取平台企业的地区,要将招引优势最大化地发挥出来,依靠链主,顺藤摸瓜,全链招引,应招尽招。

 

地方政府应该怎么做

 

在避免九龙治水,又保证地方活力的前提下,我们要更加专业地推出相关的激励政策,有序推动国内半导体产业的发展。

 

第一,地方政府要重视半导体产业的发展,争当“产业三线”,积极配合国家政策的实施。地方要半导体产业不能永远集中于沿海地区和一线城市。疫情的到来以及政治因素的影响,也为半导体产业的发展增加诸多不确定的因素,半导体产业需要调整。地方政府应针对各地区半导体产业发展的不同情况推出更合理的统筹规划。对于国内半导体产业先发地区,要重视与国际企业的合作;对于新崛起的半导体地区,要做好对先发地区国内企业的承接。结合自身优势,有针对性地进行招商引资。

 

第二,地方层面要抓住半导体产业变迁的机遇。尤其是中西部地区,要结合自身的人才的优势,推进半导体产业的建设。把人才优势转化为高质量发展动力,激发人才的创造力,为中国半导体产业的发展注入源源不断的力量。同时,要结合本地终端企业的优势,从终端向芯片发展,招引相关半导体企业。筛选产业链上下游重点目标企业,制定产业链招商工作方案,明确主攻方向,实施精准招商,完善本地芯片供应链。

 

第三,地方政府要支持创新,支持多样化的措施,制定针对性的特殊政策。地方招商要与企业多做互动,要多登门拜访。推销地方发展半导体产业优势,及时了解企业难处。近年来,半导体产业时而会因为疫情的原因而受到影响,在特殊的条件下,有些企业遇到困难,地方政府应该主动帮助企业解决难题。“对症下药”解决企业所需,才能让招引来的半导体企业更容易落地生根。

 

第四,地方招商,招引领军人才是关键。领军人才在产业当中拥有巨大的影响力,凝聚更多的力量,能够为招引项目的成功提供保障。领军人才是产业资源的聚拢者,既可以成为本地招商大使,也是地方推动项目的抓手。

 

第五,加强配套基金的建设。半导体产业是个需要长期投资且投资规模大的行业,地方配套基金的建设可以为当地半导体产业的发展做支撑。配套基金在执行的过程中,要落实到位,杜绝弄虚作假,要将资金用在“刀刃”上。

 

第六,企业层面上企业要主动走出去,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美国芯片法案、疫情等多重外部因素,为国内半导体产业发展增添了潜在风险。国内半导体企业应“防患于未然”,进行多点布局。一是要抓住国内半导体产业链变迁时机,紧跟半导体市场和人才聚集地,尽早进行布局,建立优势。二是要积极接触国际企业,参与到全球半导体产业链中的发展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