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最倒霉的芯片公司,应该就是英伟达了。

 

英伟达曾经一度是世界上最嚣张的芯片公司,也是第一个有望市值突破万亿美元的公司。但现在已经跌到只剩3000多亿,市值蒸发了一半还多。就在这几个月,英伟达连续遭遇了三记重拳的迎头痛击。

 

第一拳,是游戏显卡这个支柱业务遭遇了30%的雪崩式下滑;第二拳,是美国宣布限制英伟达出口最高端的显卡芯片,结果当天英伟达暴跌11%,市值蒸发400亿美元。第三拳,就是英伟达股价和去年年底相比已经腰斩,是美国上市芯片公司今年表现最差的。资本也已经用脚投票远离英伟达,比如木头姐凯西·伍德就在英伟达公布业绩前减持了股票,说明不看好英伟达的未来发展。

 

 

炒股的时候,你可能经常会听到一个词叫基本面。不过英伟达的基本面并没变,它的芯片和技术没变、公司管理层也没变,为什么股价却发生了如此巨大的变化呢?

 

诚然,过去的一段时间所有美股芯片公司的表现都差强人意,但为何英伟达是表现最差的那个呢?

 

有人浪漫的说,时代的一粒灰落到了英伟达头上,就变成了压垮这个芯片巨头的一座山。当大环境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时,自己如果还不变,可能就真的浪不起来了。

 

今天我们一起来看看英伟达到底怎么了、以及它到底还有救吗。

 

游戏

 

英伟达最核心的业务部门有两个,分别是游戏和数据中心,他们的收入占英伟达总收入的90%。而这两个核心业务在本季度都出现了严重问题。接下来我们不看那些枯燥的财务数据,我带大家梳理一下这两个业务的背景和现状,我们一起来深挖一下它们到底出了什么事儿。

 

首先来看游戏业务,它就是英伟达业绩暴雷的核心原因。游戏业务的核心其实就是卖游戏显卡。在过去两年,疫情让大家待在家里的时间变长,于是产生很多玩游戏的需求,而英伟达的游戏显卡占据了超过8成的全球市场份额,所以显卡卖得好可以理解。

 

但真正的问题是,英伟达的游戏显卡真的只卖给游戏玩家了吗

 

众所周知,游戏显卡就是拿来玩游戏的。但在过去的几年里,英伟达的游戏显卡已经成了理财产品,经常出现一卡难求的场景,也有不少奸商靠屯显卡大赚了一笔。没看过这些新闻的朋友可能会很疑惑,显卡又不是爱马仕的包包要靠老师傅手工缝制出来,显卡都是流水线大批量生产出来的,怎么就供不应求了呢?

 

答案就是,这些显卡大都不是卖给游戏玩家的,而是卖给了加密货币挖矿的矿场,所以这些显卡也被叫做矿卡

 

之所以需要这么多矿卡,就是因为同样在过去两年,是加密货币的大牛市,2021年底最疯狂的时候,比特币比两年前涨了9倍,以太坊涨了35倍。如此高的涨幅,自然会驱使越来越多人投入到挖矿大军。

 

所谓挖矿,它的本质就是不断计算一些复杂的数学问题,算的越快算的越多,得到的虚拟货币回报就越多,而这种大量运算正好就是GPU擅长的领域。所以矿场就会不断购买GPU去挖矿,只要加密货币的价格不断上涨,对GPU的需求就会源源不断的增加。

 

在人们眼中,英伟达的游戏显卡和挖矿几乎都画上等号了。这样一来,公司的股价就和加密货币的涨跌就紧密绑到了一起。当加密货币极度火热的时候,英伟达的股价就扶摇直上。

 

可是在2021年底,全球加密货币市场遭遇断崖式暴跌,比特币在半年时间里跌了将近70%,以太坊跌了60%,大量山寨币归零,大量账户爆仓。这时挖矿收益已经不能覆盖这些GPU运行的电费了。

 

忘了说,拿GPU挖矿,绝大部分都是用来挖以太坊,但在9月15日之后,以太坊出台了新的规则,以后就压根不能用GPU挖矿了,这也是压垮GPU在挖矿领域使用的最后一根稻草。

 

供需决定价格,是经济学里最基本的原理。那么当需求不存在了,价格崩塌就是再自然不过的结果了。这时候就有大量矿卡被拆下来流入市场,二手显卡价格也在不断创历史新低。不过买二手矿卡风险很大,实际用起来可能是这样的。

 

但是二手显卡的价格实在是太香了,就会进一步压缩新显卡的生存空间。这就又反过来造成了新显卡的库存堆积。

 

这个链式反应,最终回到英伟达这里,就是游戏业务的大幅下跌,和去年这个季度相比降了33%,和上个季度相比降了44%,接近腰斩。在英伟达财报里写了这么一句,就是供应链在应对一个非常「突然」的需求下降。结合前面所有的介绍,大家可以自己细品一下这个突然的需求下降到底是怎么回事。

 

数据中心

 

说完了游戏,再来看看我刚才提到的另一个核心业务数据中心。英伟达在数据中心的布局主要有三点,一个是人工智能、一个是云计算、一个是元宇宙。它们分别对应着英伟达战略布局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人工智能是GPU的传统优势项目。众所周知,算力、算法和数据是人工智能的三驾马车,GPU能提供大量算力,大大缩短了人工智能算法的运算时间,用CPU可能要算一个星期,GPU一天甚至几个小时就完成了,这就极大降低了人工智能发展和普及的门槛,推动了人工智能的进步。这当然也帮助英伟达这个GPU的龙头公司,稳稳坐上了人工智能芯片全球第一大厂的宝座。

 

云计算是英伟达正在大力布局的领域。过去几年,疫情加速了全球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带来了全球云计算业务的极大发展。知名统计机构Gartner表示,2022年全球的云收入将比前一年增长16%,达到4740亿美元。而英伟达也通过早年间收购了以色列的网络设备公司Mellanox,推出了名叫数据处理器DPU的产品系列,并希望将它打造成CPU和GPU之外的数据中心的第三颗大芯片。

 

事实上,不仅是英伟达,全球其他科技大厂也在布局数据中心和云计算芯片,比如之前介绍过的英特尔的IPU、亚马逊云科技AWS的自研芯片、还有前不久阿里云发布的CIPU,都是类似的思路。

 

 

英伟达还在布局的下一个风口,就是元宇宙。英伟达CEO黄仁勋也多次亲自下场为元宇宙背书,不仅把自己和标志性的皮衣都做了360度扫描,还不断宣传说元宇宙将是物理世界的极大扩展,也蕴含着极大的机会。英伟达也推出了名叫Omniverse的软件,用来创建虚拟角色和新的3D世界。

 

总之,英伟达在数据中心领域有着雄心勃勃的布局,当然也在之前取得了很好的回报。从过去的财报里也可以看到,英伟达的数据中心业务在过去增长非常迅猛,每个季度都保持了50%以上的增长,营收也在上个季度超过了游戏,成为公司的第一大业务。

 

但是在这个季度,数据中心业务的增长也遇到很大问题。虽然和去年相比增长了61%,但和上个季度相比只涨了1%,也就是说,增长的势头一下子就几乎没有了。在财报里也写了,主要原因是在中国的数据中心销售变少。

 

既然提到这一点,就不得不说一下8月31日美国要求英伟达限制出口H100和A100这两款最高端的GPU芯片。这个禁令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锁死中国在超级计算、人工智能、智能驾驶这些新兴领域的科技树发展。不过对于英伟达来说,这个限制简直就是当头一棒。因为这两个芯片在中国的销售额一个季度就有4亿美元,这还不包括各种其他配套的软硬件服务,更不用说受禁令影响,中国公司会理性考虑替代方案,从而会对英伟达带来的长远影响。

 

我们都说一流企业做标准,二流企业做品牌,三流企业做产品。英伟达的GPU之所以成为人工智能算力的通用标准、或者说英伟达GPU的技术护城河,主要就是两个,一个是芯片本身足够好,第二个更重要的因素就是生态,包括很好的编程性和易用性。大家其实能接受芯片性能没那么强,只要用的方便就行。就像我们更愿意开个十万二十万的车但是皮实耐用,也不想开个四五十万的车不是在修就是在去修车的路上,是一样的道理。

 

但是如果连用都不让用,人们自然也会用脚投票,去找其他替代方案,之前辛苦建立的行业标准,肯定也会随着土崩瓦解。

 

对于英伟达来说,这其实是最难受的。因为这些禁令和政策都是它自己无法控制和预料的。

 

时代的一粒微尘,落在一个人或者一个企业身上,就是一座大山。

 

竞争对手

 

英伟达陷入大麻烦,但它的竞争对手都没停下来。比如同样姓英的英特尔,虽然财务状况同样糟糕,但已经开辟了芯片代工这个新战场,至少可以看到非常坚决的业务转型的决心。英特尔还在大力投入独立显卡和超算GPU领域,也在努力尝试补全自身的短板。

 

另外一个老对手AMD的发展势头更加迅猛,在苏姿丰的领导下,先是大手笔把全球最大的FPGA公司赛灵思收入囊中,又迅速买下了明星DPU初创公司Pensando。目标非常明确了,就是要在数据中心搞一波大事情。

 

这么一来,AMD和英特尔都有CPU、GPU、FPGA和DPU这四种芯片产品。而英伟达去年收购ARM遭遇全球抵制而失败,至今缺少代表性的CPU产品,FPGA更是不可能了,已经被AMD和英特尔垄断,所以能拿得出手的只有GPU和DPU两个。未来还有哪些发力点,也成了很多人担心的主要问题。

 

结语

 

黄仁勋崇尚「算力即权力」,他带领英伟达在GPU上压上了全副身家,并且围绕GPU构建了自己的帝国,也享受了无限风光。但谁又能想到,成也萧何败萧何,GPU竟然也成为了制约英伟达未来发展的最大因素。

 

说英伟达走下坡路还为时过早,除了公司本身的布局失误,当前的世界形势带来的影响也不能忽视。这并不是英伟达写好的剧本,但剧情演绎到现在,考验老黄的时刻或许才真正到来。

 

(注:本文不代表老石任职单位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