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广电系统推行电视节目内容制作和播出分营政策,电信运营商在有望获得更多内容源的同时,也必须直面广电企业规模进入传统电信市场的现实。

运营商在IPTV领域举步维艰时,一则消息使困境中的IPTV迎来转机。8月19日,国家广电总局正式批复了上海广播电视制播分离改革方案,原上海文广新闻传媒集团一分为二,分别组建上海广播电视台及上海东方传媒(集团)有限公司,上述两家公司在日前正式挂牌。

多位业内人士认为,由于重组后的上海广播电视台将变为单一的内容提供商,改变原有广电制播合一“自产自销”的局面,运营商获得来自广电体系的内容门槛将会降低。

上海试点全国推行

原上海文广新闻传媒集团将更名为上海广播电视台,并出资组建上海东方传媒(集团)有限公司,双方的持股方均为上海市国资委。上海广播电视台成为专业制作播出机构,建立面向多主体、多渠道的节目订购采购、择优播出机制。上海东方传媒(集团)有限公司作为内容提供方,将从为播出制作转成为市场制作,从一个地方广播电视内容商转变为一个面向全国乃至海外的内容提供商、发行商和服务运营商。

根据国家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的总体部署,全国正在进行制播分离改革。早在去年8月,国家广电总局领导在新疆召开的一次广电系统内部会议上重提“制播分离”,并要求各地方广电配合国家广电总局制播分离课题组做好调研工作。目前,国内几个处于领先位置的广电集团都率先在“制播分离”导向下进行了新一轮体制创新。

上海则是广电的重要试点。“这次制播分离主要是为了贯彻管理层的精神及推进广电自身的转企改制的需求,以上海为试点,并根据效果逐渐向全国推广。”广电体系资深人士张彦翔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根据上海试点的方案,原有的制播合一的广电体系将会一分为二,其中的电视台内的内容播出机构将会仍然从属于当地主管部门,而原本隶属其中的节目制作和广告经营业务则会被分离,并逐渐引入战略投资者,组建更大规模的企业集团,进行市场化运作。

无心插柳

“虽然此次改革主要是出于打造大型广电传媒集团的初衷,但是如果能够在全国范围铺开,无疑将为电信运营商等内容需求者带来转机。”张彦翔表示。

制播分离后,虽然双方出资方相同,但是由于各自的职责体系更加细分,双方原本的裙带关系发生根本变化,将导致原有广电制作体系逐渐面向市场开放。

在这种结构下,更加独立自主的制作单位将以市场为导向,根据经济利益选择合作伙伴,此前被排除在内容传播渠道之外的电信运营商无疑将获得更大的机会,因此通过此次改革赢得竞逐优质内容的机会,电信运营商IPTV的内容来源瓶颈可能得以缓解。

“在目前的环境下,IPTV显然需要更多的内容增强吸引力。”一位熟悉IPTV的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在IPTV推广顺利的上海,上海文广的内容支持功不可没。但中联通在北方地区推广IPTV时,就未能得到电视台的配合,受困于内容。

目前据记者了解,河南联通推广IPTV主要依靠党员远程教育,而黑龙江联通则主要依靠上海文广的内容支持,央视的几套节目已经撤出。

因此,归于市场的广电制作机构将会在市场的导向中带给运营商急需的内容资源,而这正是运营商在推广IPTV时的关键资源。

利弊各半

但是在业界人士看来,电信运营商在此次广电体系制播分离中难言利弊,在降低内容门槛的同时,制播分离也将激发相关广电企业进入电信运营商传统领域的热情。

据记者了解,与此次制播分离改革并行的是广电下一代网络的建设(NGB)。“相比于电信运营商的3G及宽带建设,NGB之前始终受困于资金问题。”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表示。

但是,在此次改革之后,相关制作机构将会进入市场机制,为融资乃至上市提供便利,从资本市场获得的资金支持将加快NGB的建设速度。在此次制播分离消息传出后,资本市场对此反应热烈,近日传媒娱乐板块近乎全线上扬,成为A股市场的“领头羊”。

由于此前广电体系始终坚持“三网融合”应当建立在NGB的基础上,此次制播分离将加快NGB的建设速度,进而加快“三网融合”的速度,这将是电信运营商面临的新问题。据了解,目前广电体系所推行的网络双向改造提出10M宽带入户,并提出了数个基于电视的家庭娱乐生活解决方案,已经在全国多个地区进行试点。

一个更加不容忽视的趋势在于整合后的广电制作机构,从之前的诸侯割据到省级整合,由于企业规模扩大,对于运营商的博弈能力无疑获得提升。“虽然运营商得到内容的渠道将会增加,但是付出的成本同样可能上升。”分析人士指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