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的将来,那些每天乘车上下班的乘客将可以选择另一种方式打发他们路途上的时间了,他们可以用手机选定他们喜欢的电视频道,适时收看最新资讯;那些在上厕所时感到无聊的人们,也可以通过手机来收看视频节目、收听流行音乐来体验手机电视的快感。这幅图景不再是一些电信运营商制造的虚拟概念,而是已经呈现在我们面前的可以实现的技术。

  在近日召开的“2006中国数字电视产业高峰论坛”上,国家广电总局广播科学研究所电视所所长杨庆华对我国移动多媒体广播的发展计划作了介绍:今年底将完成地面补点试验网建设,进行系统试验;2007年中,将完成地面补点示范网建设,开始商用试验;2008年上半年,启用卫星系统,形成全国网络,开始正式运营,为2008年北京奥运会提供服务。这里所说的移动多媒体广播,IT业界称之为“手机电视”。以上为我们展示了国内手机电视的美好发展规划,但是理智地分析,笔者认为小范围内试商用一下可以,但要大规模地发展手机电视则完全没有必要。理由如下:

  一是大规模发展手机电视的“外部不经济”。手机电视是基于移动通信技术之上的一种新技术,要实现这种新技术,大规模的投资是不可避免的,而且投资收效也不见得明显。目前,世界发达国家尚且没有解决好手机电视频谱利用率低、网络容量有限、网络速率有限、视频图像不清晰等问题,资金与技术双向缺乏的我国要想在手机电视市场上有一番作为,巨额的投入从何而来呢?就算挤出资金来发展手机电视,那么这种投入也是极不经济的。电信、广电等各自建网造成的浪费早已为社会诟病,如今又单独弄出个手机电视网络,而且有可能是电信、广电各建各的网,这无疑是有限的资金与技术资源的莫大浪费。

  二是手机电视的市场需求不会太大。发展一种新业务,开辟一个新市场,关键的是弄清其市场需求。在电视节目多元化、网络电视如火如荼、报刊可读性增强的情况下,手机电视还有多大的市场需求呢?手机电视的市场需求在哪里?超市购物排队时收看?还是上厕所时收看?也许有人会说手机电视的市场是满足特定人、特定时间的缝隙市场,如上班途中,午间休息和回家的路上是收看手机电视的绝好时间;然而,在这些时段里,用户开机后往往只能收看几分钟的手机电视节目,连续收看时间太短。即使有人愿意通过手机电视打发无聊的时间,那么他们也有可能因为较高的手机(能接受电视的手机)价格和较高的使用资费望而却步。因此,手机电视实际上处于电信运营商热炒而终端用户冷对的局面。在德国有调查显示,一旦手机电视能够正常发射,只有7.6%的人想购买手机电视。这也就难怪,尽管“手机电视”是目前颇具新颖、较为热门的电信增值服务,但这一业务模式在全球仍然处于起步阶段。我国虽然也从2004年初就开始有电信运营商试水运作手机电视业务,但商用效果及市场反响差强人意。

  三是电信、广电的竞争模式难以使手机电视业务做大。目前最被看好的手机电视技术实现方式是通过整合数字电视和移动电话的方式。这种方式需要在手机终端上安装微波数字电视接收模块,可以不通过移动通信网络的链路,直接获得数字电视信号。这种需要广电与通信部门配合的手机电视实现模式,是对这两个部门合作意识的极大考验。就在IPTV之争还未有结果之时,如果要大规模发展手机电视,两者说不定还会演绎出多少利益之争的故事来。因为,一旦手机电视大规模商用,电信与广电哪个部门不想赚更多的钱呢?早在去年,就传出手机电视国家标准将于今年年中出台的消息。但由于其中夹缠着多方的利益,标准出台的时间被一再延迟。

  四是手机电视并不是对手机功能的进化而是异化。手机作为通信工具,其主要功能依然是联络。短信、彩信、拍照等电信增值业务之所以能够发展壮大,无不是基于手机的联络功能而实现的。而手机电视则不同,纯粹是游离于联络之外的一种增值业务,非常缺乏增强手机使用必要性和沟通分享价值的业务特性,因而并不是手机功能的进化而是异化。这种异化的功能要实现不是不可能,只是需要用户转变观念很难,而且还要有足够多让用户感兴趣的内容来支撑。

  因此,这样一个产业,确实有它可以生存和发展的空间,但是市场的需求却不会太大;确实有一定的用户,但是绝对不会成为主流。现在的情况是,很多概念性的东西,在没有调查市场的情况下,盲目地扩大规模,最后导致资源和资金的浪费。前车之鉴,不可淡忘。希望手机电视不要成为另一个“大跃进”的牺牲品。

        现在的情况是,很多概念性的东西,在没有调查市场的情况下,盲目地扩大规模,最后导致资源和资金的浪费。希望手机电视不要成为“大跃进”的牺牲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