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广电总局推出的行业标准CMMB、北京新岸线T-MMB、清华凌讯的DMB-TH、华为的CMB和通信广播标准化委员会提出“TD-SCDMADABAVS”的组合方案,就在中国手机电视标准陷入了“七国八制”混战之际,去年出台的中国音、视频压缩标准AVS已经成为抢夺中国手机电视标准的一个新砝码。

  通信广播标准化委员会主任楼培德日前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中国发展手机电视采用或兼容韩国T-DMB标准都必将遭遇专利陷阱。而完全采用与DAB/DMB无关的手机电视技术标准,其产业化过程可能非常漫长。他认为,只有“DAB+AVS”的组合方案可以很好解决大量专利费和产业成熟度的矛盾问题。

  北京新岸线T-MMB、清华凌讯的DMB-TH、华为的CMB都是信产部向国家标准委递交的手机电视标准。北京新岸线的技术副总监王斌表示,兼容韩国T-DMB标准的确存在专利问题,采用AVS确实可以避开专利费问题。

  广电总局广播科学研究院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技术专家则称,对于手机电视讨论的标准并没有意义。

  拉拢AVS

  据悉,T-DMB标准的专利费主要分为三部分,一是MPEG组织对运营商按照播出时间收取H.264(视频编码标准)专利费;二是MPEG组织对每台接收机收取H.264专利费;三是三星、LG对手机电视终端厂家收T-DMB专利费,其中第二和第三项之和大概为每台7美元。

  “如果未来5年至10年中国生产销售5亿台具有DMB手机电视功能的终端,就需要交纳35亿美元专利费,还不包括手机电视运营商需要交纳的专利费用。”楼培德说。

  粤广公司旗下广州市在线总工程师郎需忠表示,在同等码流的情况下,AVS和H.264的效果类似,其解码难度仅是H.264的2/3,而且AVS仅对终端厂商收取1元的专利费。

  王斌表示,T-MMB是可以兼容T-DMB,但如果中国定下T-MMB为国家标准,自然不用兼容韩国的标准。而T-MMB也可以采用AVS,所谓的专利问题并不存在。

  AVS标准工作组秘书长黄铁军也透露,AVS已经作为信源标准正式加入CMMB体系,同时也介入了TD-SCDMA第三代移动通信系统移动终端电视标准工作组,以在未来的音、视频格式中获得对其他音、视频标准的优势。

  一时间中国视频压缩标准AVS成为香饽饽,作为各大手机电视方案抢夺中国手机电视标准的一个新砝码。

  运营商投入DMB

  不过,目前已经试播韩国T-DMB的北京、上海和广州的运营商关心的是各种标准方案产业化的进程和成熟度问题。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运营商高层透露,现在中国手机电视标准还处于一片混战,但每个方案都存在产业化进度问题。其中CMMB标准、DMB-TH标准基本上完全放弃了成熟的DAB信道技术,还选用了新的信道技术,能否在短期内成功,存在很大问题。

  该高层认为,混战有可能导致中国的手机电视标准最终无法出台,由于中国向世界承诺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实现手机电视应用,因此有可能最终会为T-DMB放行。

  “这样我们的投入就不会化为乌有。”该高层透露,北京、上海和广州的运营商开始直接采用DMB终端机来推广移动电视应用,而外称这是基于DAB的数字多媒体技术的移动电视。

  拯救中国DAB

  “中国应该思考如何从韩国那里夺回手机电视标准制定和产业化的主动权。”

  楼培德表示,如果中国支持“DAB+AVS”手机电视标准方案,不仅可保护国内原来价值几十亿元的DAB产业,而且还可以为AVS创造一个空前的、涉及到百亿元人民币规模的市场机会,并在短时期内就可以实现涉及到千亿元级规模的中国手机电视工业化进程。

  其实,除了“DAB+AVS”的组合方案支持DAB外,北京新岸线T-MMB也是以DAB为基础。

  王斌表示,DAB的优势在于非常成熟。T-MMB系统可以集成DAB将近十年的产品和运营的经验,并且依托DAB技术的成熟产品工艺和产业链,所以这是一个务实的方案。

  楼培德指出,只有采用成熟的DAB无线传输信道的技术,才能保证高速移动状态下高质量的手机广播电视信号接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