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电视这个敏感话题沉寂了一段时间,不过,伴随着专家组开始征求意见,无疑又将得到关注。就在前不久,国标委专门成立的手机电视/移动多媒体国家标准专家评议组完成了移动多媒体需求的征求意见稿。

         随后,该专家组向各技术提交方征集意见,按照要求,意见尽量在8月15日前回馈。据天极ChinaByte了解,征求意见稿分为总体系统需求、2MHz系统需求以及8MHz系统需求三个部分。

         清华的DMMB、新岸线的T-MMB以及通信广播标准化技术委员会的CDMB都是手机电视技术提交方,尽管广科院没有将他们的CMMB提交给专家组,但是,国标委还是对这项移动多媒体标准进行了预研。

         据悉,广科院的CMMB技术工作带宽为8MHz,而T-MMB和CDMB为2MHz。CDMB主要负责人楼培德秘书长指出,虽然,专家组的意见稿能把DAB调制器的调制效率提高,但是,也导致了原来DAB设备不能使用的后果。

         “不仅如此,专家组方案中传输性能方面没有得到加强,如果按照他们的参数,在高速铁路等很多应用场合都无法使用;另外,还存在稳定性欠佳以及成本偏高的问题。”楼培德说,“目前,我们已经把上述意见都反馈给了专家组。”

         在随后对国标委相关人士的采访中获悉,手机电信/移动多媒体国家标准最终花落谁家仍旧是没有预期。

         其实,在上述标准中,CMMB是最不积极争取国标的技术,早在去年,CMMB已经成为广电总局行业性推荐标准。而后,国家广电总局在去年底发布加强移动多媒体广播技术试验管理的通知,规定未经总局批准,任何单位不得擅自在广播频段和非广播频段进行任何形式的移动多媒体广播技术试验。

         “最近,韩国在中国推的DMB就有所抬头。他们有可能要推DAB+AVS的方案。”楼培德说。早在2005年,国家广电总局曾在京、沪、粤三地试点建设数字广播覆盖网,三地都选择了韩国的T-DMB制式,而后被叫停。

         而TD-SCDMA+DAB+AVS是CDMB的核心理念。TD-SCDMA是中国提出的3G国际标准,AVS同样是中国具有自主知识产权,DAB也是广电总局的行业标准。

         “无论怎样,即便是DBA+AVS,韩国的方案还是绕不开专利问题,同时,系统成本也无法规避。而DAB+AVS的组合方案应该控制在中国手中并实现全国统一。”楼培德认为韩国的方案不应该登堂入室。

         对此,一位分析人士指出,多种方案将会在近几年内一直并存,即使被认定为国标也不见得会一帆风顺。“地面数字电视就是个例子。”分析人士对ChinaByte表示。

         国家标准委于2006年8月18日批准了标准号为GB 20600-2006的国家强制标准,多方博弈了5年之久的数字电视地面传输标准最终花落为清华大学DMB-T和上海交大ADTB-T的融合标准。

         由于国标设备产业化程度较低和缺乏试验设备等因素,造成了技术试验工作进展缓慢,导致了相关工作难以按计划进行,地面数字电视广播国标不仅没有在今年8月1日正式实施,而且还要继续向后推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