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关于CMMB技术本身:

1、CMMB从本质来讲,是一个广播式的技术,也就是目前只能实现单向的推送式的服务,和目前在家里拿摇控器看电视没有什么不同,只是可以在一些移动、手持的终端上看电视。手机当然是最庞大的终端之一,而目前,mp4、gps、数码相机等都可以集成CMMB芯片,包括笔记本等。

2、从以上可以看出,从技术本身讲,他和MBMS等基于通信类的技术发展不是一条道路,目前来看,两者在技术上不具备可比性,单纯从技术上来比较两者的优劣性,就像关公战秦琼一样的可笑。

3、CMMB目前地面使用的频段都是在广播电视专用频段范围内的频率,大家知道,在800MHz以下的频段范围内,电波的覆盖效果和穿透性非常好,因此,十分便于实现大面积的覆盖,也就是说在大面积组网的成本上与通信类的3G等相比,成本会十分的低廉,在室内补点上来讲,成本和通信类技术的成本相当,这也是CMMB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覆盖全国37个城市的主要原因之一。

4、CMMB将来要实现天地一体的想法,通过直接接收卫星频段信号的思路的可操作性值得观察。先不说一些很多的技术难题需要去攻克,仅从成本的角度来讲,在初期都是不可持续的。因为我们都知道,很多技术上十分领先的东西市场并不认同以致于夭折,如铱星计划、维纳斯计划,包括我们的盛大所推出的叫什么盒子的等。

二、关于CMMB的内容:

1、我的看法:不要去轻易怀疑广电在内容方面的优势,虽然我们目前对广播电视节目内容有哪么多的不满意、垢病甚至让我们忍无可忍,但在目前我国对内容高度管制的大背景下,我依然对广电抱有信心,能做到这一步已经非常不容易了。大家要知道,在中国,从事媒体和节目运营的人才中,广电系所网罗到的人才绝对不都是泛泛之辈,其中聚集了节目类人才的绝大多数精英。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很多人讲中国的数字点播电视发展十分的缓慢,在于节目内容上的匮乏,我本人不赞同这样的一面之词。在国外的点播类节目中,色情类、赌博类和体育类节目占据者点播类节目的最大份额,在中国,可能吗?

2、关于目前内容单一、节目套数少的问题;这是试播期,期望在试播期能够完全达到运营级的需要是不现实的,并且内容和节目的审批是一个复杂和漫长的过程。

三、关于国标之争种种

1、国标之争:每个人都是社会人,都一个利益的追求者,包括国家的部门,不一而足。国家部门追求部门和行业利益的最大化,都无可厚非,问题是都在认为自己是绝对的正确。在我国,公众利益国家化、私人化,国家利益部门化、行业化的例子比比皆是,我们从不奢望这些现象在一天内得到改变,但作为一介草民,我只希望不要对我们够成太大的伤害。

2、关于TMMB和国标评选:关于TMMB在媒体上掀起的一场血雨腥风大家都已经看到,一些种种的把戏结束后,终于都归于平静。我的看法是,TMMB所掀起的媒体攻势,不仅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反而像刚入门的新手练双节棍一样,一不小心伤到了自己,最终把一些仅限于行业内甚至于学术范围内的东西抛向了大众,让大众迷茫、让一些支持tmmb的专家也担心的闭上了嘴。关于国标评选,这更像是一起蓄谋已久、精心策划的一场阴谋,目的是让广电就范。但广电在上次地面电视国标评选中被戏弄后,背负了国家的(数字化进展缓慢)、行业的(行业利益拱手让给两大利益集团)、社会的(地面数字电视只在楼梯响不见人下来)恶名后,终于知耻而后勇,雄起了一回,抛出了行业标准CMMB,你不让我玩,我自己玩还不行?

四、关于终端:

1、手机并不是CMMB的唯一终端。我们都要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包括通信运营商,北京的dab试验,没有手机终端,目前的发展还有很大的空间。

2、关于手机的入网证问题:历史证明通信的终端入网证人为地抬高了门槛,山寨机的大受欢迎应该让我们的监管者和运营商们反思,当然重点是监管者更需要反思。通信部门不给发入网证?我是在广电网上运行吗?当然,那我们广电发入网证,不就行了吗?

3、关于其它的终端:“第四屏”的概念对大家都不陌生。据了解,目前以色列Siano公司开发的CMMB芯片价格十分的低廉,将会极大地加快终端的降价速度。将会快速地催促CMMB产业链。相信CMMB功能将会快速占领第四屏市场。

五、关于运营:

1、我的看法是这是广电最大软肋,也是CMMB最大的软肋。

2、广电不仅缺乏运营方面的人才、更缺乏体制和机制的支撑,同时资金问题也是很大的制约。CMMB的运营是考验广电人智慧的最大的试金石,也是考验CMMB未来的最大的试金石。

3、关于运营,我的看法是,必须要实现整体产业链利益的最大化,以及合作各方的共赢,CMMB才可能有未来,地方广电利益坚决不能忽视和不能被伤害。同时,这个过程必须在较短的时间内完成,因为CMMB目前的整体优势不并太大,留给CMMB的时间并不是太多。

4、关于和通信的合作问题:我一直不看好,他们一直不是一个理念,通信是运营为本,广电是公益为本,除非机构的整合,目前来看,广电和通信管理机构的整合,短期内难以实现,因此,两者的合作在短期内不会有大的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