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09年11月底以来,王革终日愁眉不展,之前红红火火的山寨机出口生意,因为“锁码”事件突然跌至冰点。

  王革在深圳华强北一带做山寨机出口生意,产品远销印度、迪拜及一些非洲国家。之前,他的生意一直不错,光景好的时候,每月有5万多台的出货量。而去年11月末到12月8日,半个月出口还不足一万部,经营入不敷出。他对《IT时代周刊》表示,印度是山寨机最大的进口市场,受最近的“锁码”影响,销售几乎停滞,而另一个中转市场迪拜则因债务危机冲击,遭受沉重打击。

  目前出口的山寨机,大部分没有申请IMEI(国际移动设备识别码),已被多个国家的运营商终止提供服务。记者获悉,从去年12月1日开始,印度中部城市那格浦尔部分无IMEI码或者IMEI码不合格的手机被断网。受山寨机的冲击,诺基亚、摩托罗拉、索尼爱立信等手机巨头出货量大幅下滑,王革认为,山寨机在多国遭封杀,与品牌厂商向当地政府施压不无关系。

  大面积封杀

  印度电信管理局封杀山寨机的政策,经过几个月酝酿后,终于有了大动作。来自印度当地媒体的消息称,印度从去年12月1日开始实施禁用无IMEI码手机的命令。这也意味着,中国山寨机最大的出口市场就此了结。

  跟王革一样,许多从事山寨机出口的生意人都深受打击,更让他们忐忑不安的是,打在心头的这个结能否解开?何时能解开一旦持续大面积“锁码”,山寨机将遭受毁灭性打击。

  每部手机都拥有唯一的识别码,相当于身份证。宇龙酷派对《IT时代周刊》表示,每部经过工信部审核的手机,都有IMEI码。山寨机为了节约成本,跳过工信部的入网检测,所以一般是多厂商共用IMEI码,甚至干脆省掉IMEI码。

  印度政府早在去年4月就准备“封杀”山寨机,认为中国生产的这些手机存在“安全威胁”。《印度时报》4月3日报道称,印度电信部门已经向运营商协会发出通知,要求封锁IMEI序号为15位数字的手机。报道称,中国产手机的IMEI号为15位,而其他国家生产的手机都是16位。印度政府还称,由于超过1000部中国山寨机共用一个IMEI序号,警方无法追踪IMEI来破案,这给警方造成了很大的问题。

  去年6月,印度政府颁布命令封杀进口的无IMEI码的手机,计划7月份全面查缉,无码机一律封杀。不过,印度电信管理局的消息遭致当地运营商的联合抗议,印度移动用户的快速发展,山寨机的贡献功不可没,正是大量低价的山寨机供给,让印度消费者拥有手机的梦想提早实现。迫于压力与规模众多的山寨机用户,这道禁令被迫延迟。印度消费者对产品价格普遍非常敏感,这也是中国山寨机在印度热销的主要原因。

  由于价格优惠,中国山寨机在海外颇受欢迎,有媒体报道,印度市场已有2500万山寨机用户。甚至有一种说法,印度每月从中国进口的手机中,超过1/3的是山寨机。一旦印度市场被封锁,其影响是巨大的。

  印度是全球增长速度最快的手机市场。截至去年10月底,已有4.884亿移动用户,规模仅次于中国。印度移动运营商Tata常务董事阿尼尔·萨达尼亚表示,去年11月新增用户390万,已连续3个月位列新增用户数榜首。

  不仅是印度封杀中国生产的“山寨机”,在山寨机海外另一大集散地迪拜,当地政府也在酝酿资质审查政策。由于迪拜是山寨机外销非洲、中东等地的中转站,这次爆发的债务危机引发深圳手机企业的恐慌。据悉,山寨机通过迪拜中转到新兴市场,主要是为了降低成本,迪拜进口税低,而且金融市场开放。目前,深圳山寨机厂商外销到迪拜的比例约占到整个外销的3成以上。

  品牌厂商施压

  据报道,去年10月份以来,在利比亚、埃及等地,针对中国手机出口的海关政策明显收紧。通关时需要额外提供原产地证明,甚至要当地大使馆提供制造商资质证明。此前,根本没有这些认证程序。

  王革认为,印度等国家通过“锁码”打击中国山寨机,可能有背后的推手——品牌厂商通过不断施压,阻止山寨机挤占它们的份额。金融危机爆发以来,手机市场趋于疲软。而中国生产的山寨机,却因质优价廉,在发展中国家很受欢迎,甚至还有厂商将山寨机打入诺基亚的总部所在地芬兰。

  国内手机市场竞争激烈,为了争夺更大的发展空间,一些山寨厂商加快了海外市场的拓展步伐。“去年前三个季度,公司海外市场的出货量同比上涨超过45%,而且订单都较大,有时当地经销商一次就订购2万部中低端山寨机。”王革对本刊表示,“内地手机市场利润低,海外市场成了他们的主战场。”

  来自深圳海关的数据显示,去年深圳手机出口量持续走高,9月份为2187万台,同比增长21.7%,创年内单月出口量新高。

  不过,山寨机的大行其道,导致品牌厂商深受冲击,销量下滑,特别是诺基亚、摩托罗拉、索尼爱立信大品牌厂商,都不同程度地受到影响。2009年10月15日,诺基亚发布2009年第三季度财报,巨亏5.59亿欧元;手机销量仅为1.085亿部,较前年同期下降8%。后两家厂商尤为明显,出货量几乎被腰斩——摩托罗拉2009年第三季度手机出货量为1360万部,而2008年同期还有2540万部;索尼爱立信2009年第三季度出货量为1410万部,比前年同期下降了45%。

  王革认为,这些在当地设厂的手机厂商,强烈要求当地政府维护它们的利益,政府就以破坏安全等借口,为难山寨机。而除影响当地政府外,跨国巨头还通过GSMA授权的BABT对中国手机厂商申请IMEI码实行惩罚性收费,来阻截山寨机。目前有消息显示,印度很可能会对中国手机进口设立新的门槛:山寨机厂商必须在印度注册,或者在当地设立公司,手机IMEI也要在印度当地申请,方可销售。

  寻求出路

  记者从知情人士处了解到,本次山寨机“锁码”风暴,对国内手机出口企业影响深远,一些正规厂商却从中受益,比如华为、中兴等大手机制造商,它们都在当地设厂,申请了进入当地的IMEI码。此外,对一些稍上规模的代工厂商,也会提供IMEI码。因此,这两类不仅不会受到影响,相反会刺激它们的出货量。

  从目前来看,中兴、华为、康佳、TCL等国产厂商的出口量都在增加。据广东省3G发展联盟秘书长黄观辉透露,在我国品牌手机的出口企业中,华为和中兴是其中的佼佼者,其中华为的出口量每年高达5000万台。此外,TCL的手机出口量也不少,每年出口大约1600万台。

  另一家坚持自主研发的智能手机厂商宇龙酷派,2009年也加紧了海外市场的拓展步伐,特别是印度、越南以及一些非洲国家市场,发展迅猛,增速翻番。

 



  “印度目前已成为宇龙酷派最大的海外市场。为了取得长足的进展,宇龙酷派在印度成立合资公司运营,与印度最大的CDMA运营商Reliance合作,以自有品牌的策略,依托对方的渠道,推广宇龙酷派的双模手机。目前,宇龙酷派的双模手机在印度市场占老大的位置。”宇龙酷派品牌总监古勇对《IT时代周刊》表示,“宇龙酷派作为双待机的鼻祖,技术优势明显,这为公司在国际市场的业务拓展发挥了重要作用。”

  在宇龙酷派看来,手机厂商必须先练好内功,否则将没有出路,就像今天的山寨机一样。2009年12月18日,中国移动联合三星、LG、酷派、中兴等9家TD厂家在北京召开“中国移动TD手机联合研发基金产品发布会”,首次集中展示11款由TD专项激励基金研发的新品手机,其中酷派F800手机的上市,成为上市最早的一款高端手机。

  酷派作为TD产业最坚定的支持者,一直对TD产品的研发大力投入。据透露,酷派已经推出了近10款TD产品,包括首款支持CMMB数字电视的TD手机、首款WAPI手机等,成为TD产品最多的手机厂家,同时,酷派在TD产业中的市场占有率居于行业前两名,市场占有率超过20%以上。

  此次推出的11款TD专项基金的联合研发产品,酷派F800手机是最早上市的旗舰宽带互联网手机,也是首款支持WAPI的TD手机。该产品融入了众多的创新元素,支持第二代的TD创新技术,无论从外观设计还是UI设计,大大超越了之前的TD手机。宇龙酷派对《IT时代周刊》表示,公司坚持自主研发,坚持两条腿走路,国内市场与国际市场双不误,与山寨机截然不同。

  受“锁码”影响较大的山寨机厂商,它们大多通过社会渠道进入海外新兴市场。王革称,对出货量小的山寨机厂商,平摊到每台手机上的IMEI码的使用成本较高,对山寨机厂商极为不利。

  记者了解到,山寨机厂商已经在寻找应对之道,有些正在印度寻找有IMEI码资源的合作伙伴。在一些人看来,山寨机的强大有其市场需求,意味着这一市场不可能轻易消失,它牵涉到众多人的利益,包括运营商。印度现有近10家移动运营商,竞争之激烈远非中国市场所能比。一旦封杀成千上万的非合法IMEI码山寨手机,就会导致大量客户流失,他们是决不会轻易吐出已进嘴的这块肥肉的。看来,“以夷制夷”或许会给山寨机留下一条生路。 

编辑:吕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