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6日是小米公司创建四周年,但罕见的是没有发布硬件新品,而是选择把操作系统MIUI 6作为惟一主角。有小米电视2、小米手机4、小米手环等硬件发布在前,小米刻意为操作系统单独开会的意图更加明显,究其原因,曾经号称学习苹果的小米全面提速软件业务恐怕是最大原因。

 

在发布会之前的7月,小米董事长雷军就宣布,经过四年发展,MIUI用户已超过6500万。同时,MIUI正升级为一个互联网服务平台,通过各种软件产品向用户提供超短路径的移动互联网生活服务。而到了一个月后的发布会当天,MIUI的用户数变为7000万,这与小米硬件的火热销售密切相关。

 

但在数据之外,MIUI 6承载的小米软件生态野心暴露无遗。有媒体关于“MIUI三大变化”的评述最引人关注,分别为“设计为内容服务、云服务体系更新以及常用服务底层完善”,具体细节读者可以自行百度查阅。但不难看出,与过往强调操作系统与硬件的匹配性相比,小米讲述MIUI时不在刻意强调发烧概念,而是以更细节的功能演进诠释软件生态,而这些改变并非小米产品本身,夹杂着诸多产业链融合的意味。

 

比如在“常用服务层的优化”上,MIUI整合迅雷P2SP下载引擎,对于手机的下载速度有很大提升,对于用户来说下载的体验会有很大的改善。乍一看是技术层面的改变,但潜台词在于小米和迅雷的密切关系以及由此产生的无数可能性。这一点在过往小米电视、小米路由器上已经有体现。而另一大软件安装前病毒扫描功能则集成了第三方厂商LBE的软件权限管理和金山的病毒扫描功能,这种合纵连横的例子比比皆是。

 

“硬件、软件+服务”是雷军著名的“铁人三项”理论,但在过去四年,外界的注意力集中在硬件层面,小米也靠此确立江湖地位,而在学习苹果的路上,后两项仍然是短板。但雷军对此意图从来不掩饰,他曾表示:“小米已建立起一套自己的生态系统。目前小米应用商店、游戏中心、主题商店日均下载量超过3500万次。2014年上半年,小米分发给开发者的收益达1.74亿元。”

 

雷军的话是更好理解的业界路径,其实本质上与腾讯、360所做的事情并无差异。甚至如果回顾往事,从2010年到2014年,MIUI有着路径明显的三个成长阶段:2010年,MIUI发布,着力于完善功能和交互界面优化;2012年开始搭建内容平台,建设小米生态体系;2013年,小米开始致力搭建移动互联网服务平台。

 

在雷军“千亿美元市值”的梦想中,软件和服务是新的推动器。

MIUI 6发布后,业内已就其新特性和功能进行了多种解读,有评论认为 MIUI已成为穿着iOS 外衣的Android,让库克和拉里·佩奇情何以堪。笔者在这里不对 MIUI 6新功能再度解读,我们来讨论一下 MIUI 6布局的背后目标,以及会对业界可能带来的影响。

 

MIUI6改变了什么?

MIUI 6最大改变,是在系统层面尝试整合硬件 +软件+ 云服务。过去三年,除了小米手机,雷军推出了电视、平板、盒子、路由器、手环等多品类硬件产品,但并未能从系统层面完成对硬件 +软件的良好整合。但在MIUI 6,已可以清晰地看到这一演进方向:

 

1、云服务。云服务已成为各终端企业、运营商、以及 BAT等大型互联网巨头们共同逐鹿的用户服务市场。不过,并没有一家企业可依靠自己打通硬件 +软件打通这条通路,即使苹果也没有完全做到这一点(或者不想做)。而 MIUI正尝试改变这一点。MIUI 6的云做了两大同步:支持联系人、短信、相册、 WLAN设置、App 数据、音乐、录音机等十大类数据同步;浏览网页、淘宝、视频等跨设备数据实时同步。

 

2、系统层面的应用整合。苹果和Android 创造了数百万款 APP应用,在移动设备端打败了 Windows+浏览器的模式。但Android设备因制造分散在不同终端厂商手中,限制了从系统端对 APP的整合能力,而苹果因为自身原因对调用个人信息等方式进行了严格限制。

 

MIUI 6有可识别将近 50%的陌生电话的“小米黄页”,以及同样由北京羽乐创新科技有限公司提供数据、对语音服务提供可视化菜单服务的“电话帮”。而后者小米已引入了包括快的打车、大众点评、申通快递、 58同城等20 多家服务商。

 

可以想象,凭借小米 5000万年出货量(2014年预估)和 7000万MIUI 用户(预计年内超过 1亿户),类似快的打车和滴滴打车这种竞争对手应用,谁能从系统端直接接入小米电话薄,对未来的用户增长和甚至融资上市都会产生巨大的“正负手”般的影响力。而这将引发移动创业公司甚至已经摆脱初创阶段的移动应用公司,对小米的巨大依附力。

 

这,也许才是 MIUI 掌门人洪峰所强调的“内容才是本质”真正的本质含义。

 

3、对雷军投资旗下公司产品整合能力。除了电话帮,MIUI 6还在系统端对迅雷 P2SP下载引擎、猎豹提供的杀毒、迈外迪提供的 WiFi热点等应用从系统层面进行了整合。

 

迅雷 P2SP下载在MIUI 6 的引入,是继小米路由器之后对在线视频的进一步整合。随着真正 1080P甚至2K 视频时代的到来,MIU如对任何一家视频网站单独提供或者优化版迅雷 P2SP下载技术,都会对国内视频行业竞争带来影响。而从系统层面对杀毒整合,则是干脆把 360这种竞争对手彻底隔离出未来移动互联网最活跃的小米 1亿用户之外。而缺乏移动终端支持的周鸿祎目前看来也缺乏反击小米的有效方式。

 

4、硬件+软件生态闭环。如上分析,MIUI 6 背后,是雷军对硬件 +软件+ 云服务的一次真正“闭环生态”尝试。对于既有硬件产品来说,通过云服务数据实时传输可以更好的整合硬件一体化体系。而对于整合在系统层面的软件来说,则是流淌在小米生态中的血液。

 

从这个层面来说,业内一直讨论的小米手环对硬件初创公司的冲击,才是雷军整体“硬件 +软件”整合布局的冰山一角。可怕的是,这是从来没有一家中国公司包括腾讯、百度、阿里巴巴、360们都没有走成功的路,而雷军已成为最接近的一个人。

 

MIUI的现实风险

1、用户高速增长背后, ARPU迅速下滑。在米 2S时代,业内预计小米通过MIUI、游戏商店、应用商店带来的用户平均年收入在 50-60元。而随着从2013年红米系列的发布并热销,以及米 3销量未达预期,小米硬件 ARPU收入被大幅拉低,并直接影响到了 MIUI收入。

 

根据小米 4发布会上雷军公布的数据,MIUI、小米商店、游戏中心日均下载量超过 3500万,而2014 年上半年开发者分成为 1.74亿,而根据小米之前公布的数据,2013年12 月当月向开发者分成1800万元,MIUI 用户3000万。可以看到小米上半年虽然出货量增长超过 2014全年,MIUI 用户增长超过4000万实现翻倍,但给开发者分成并没有跟上出货量的增长,反而 ARPU值下降。这也就意味着,小米用户对 MIUI、小米商店、游戏中心的 ARPU贡献也是在大幅下降的。

 

从小米 4硬件利润下滑,以及红米 4G版价格战也跟华为荣耀打至699元来看,小米未来通过硬件赚取的利润会越来越薄,必然会要求 MIUI加速找到盈利提升方式。而小米用户整体质量下滑,将是 MIUI 掌门人洪峰和雷军要面临的现实挑战。

 

2、出海风险加剧。小米手机已经进入台湾、香港、新加坡等区域市场,但一直没有正式进入美国、欧洲、日本等发达手机市场。按照雷军说法 MIUI已经覆盖28 个语言版本, 28个自发生成的粉丝站,通过开放渠道或者电商平台进入国际高利润市场应该并不存在技术难题,但除了小米近期爆发出的“隐私”、以及发达市场所面临的“专利”风险,实际上 MIUI也是其中一个雷点。

 

据业内资深专业技术人士分析, MIUI是在Android 原生系统中,在电话薄等一些分支技术上进行了重新封装。虽然与阿里云 OS重新完全改写Android、又死不承认的做法不同,但仍然会在一定程度上触犯了谷歌 Android基于Linux 研发、要求开放源代码的底线。另外,如果谷歌继续加强在Android统一界面的要求,MIUI未来也将面临不确定风险。

 

或许,这才是雷军在2013年8月选择重金挖墙脚前谷歌主管Android产品副总裁Hugo Barra的真正原因。

 

3、刷机用户增速困难。在小米没有手机的日子,曾依靠MIUI刷机用户迅速创造了口碑,并直接带动了小米手机的品牌和销量。但随着小米手机销量迅速扩大以及低价格红米入局,小米开始通过间接获取用户,发展到了直接获取用户的新阶段。而 MIUI 6的对硬件+ 软件的深度整合,以及对手机配置的要求,将会大大增加非小米机型 MIUI 6的适配难度(小米手机2/2S、移动版小米手机 3在2013 年底前因技术难度也不会完成适配)。

 

从小米层面,很难讲一个年底即将完成1亿用户增长的ROM,减少刷机需求是一件好事还是坏事。但对于用户来说,一个渐渐走向系统封闭的小米和 MIUI,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从硬件角度而言,小米已经成长为一家年出货量超过 5000万,并且还在保持高速增长的公司,销量上在中国市场未来一年超过联想、甚至三星都已经没有太大悬念。

 

而最关键的是隐藏在小米手机背后、在系统层面尝试整合硬件 +软件+ 云服务的 MIUI,如果雷军最终迈过了马云、马化腾、周鸿祎们都没有迈过的这道门槛,那将是中国真正的一个新互联网巨头和商业模式的崛起。

 

不过对于雷军来说,如果来衡量自身迅速成长与业界黑洞这个平衡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