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们很难想像有哪一支智慧型手机没配备相机功能,但在 20 年前,手机与相机这两种产品的组合才是让人不敢想像,也没什么厂商有兴趣开发。

 

相机手机是直到 1995 年的瑞士日内瓦 Telecom 95 国际电信大展才站上国际舞台;在该场大会上,日本松下(Panasonic)发表了一款相机手机,却未能在产业界引起注意。担任影像技术顾问以及 Imaging Management & Communications 总裁的 Jacques Kauffmann 回忆,当时产业界还不明白,影像技术(以及视讯)如何能为资料流量以及蜂巢式网路基础建设带来变化。
 

 

反之亦然,影像产业也从未想过蜂巢式手机有一天会透过消灭独立消费性相机,把原属于他们的生意都吞下肚;当然,Kauffmann 表示:“回顾当年(1995)年,影像产业没有人会去参加电信展会。”藉由将两种技术与产业领域融合──影像与通讯──相机手机为产业界、市场与消费者带来了深刻的影响。

而在 20 年之后,相机手机风行的趋势产生了什么结果?市场研究机构 Envisioneering Group 研究总监 Richard Doherty 指出,除了挡不住的“自拍”风潮盛行、隐私权荡然无存,对产业界来说,影像装置的成本结构也永远被改变,原本只有 CCD 影像感测器的市场上,CMOS 影像感测器加速崛起。

数十年来,投资人、市场行销专家或技术主管,都在鼓吹“聚合”、“颠覆性技术”、以及“改变游戏规则”的应用;然而事实证明,这些鼓吹者(包括媒体在内)甚至亲眼看着市场发展,都很难预测或辨别出何者将“改变游戏规则”。

通常在某个产业或技术领域的所谓“专家”们,都不太愿意放下身段去检视那些未见过的新产品是否具备潜在价值;影像产业就是致力于改善成像品质,因此刚问世的相机手机拍摄出来的那些品质不佳影像,又怎么会让他们认真看待?

日本松下在 1995 年发表的相机手机原型

Kauffmann 回忆,他是自己把松下在 1995 年推出的那款搭载相机功能的手机叫做“相机手机(camera phone)”:“当时我认为那是一款革命性且深具潜力的新装置,但与我交流过意见的部分影像产业领导者却不赞同,他们只认为那是个“小玩意儿(gadget)”;这让我想到在 1980 年代,他们对于可抛弃式相机的问世也有类似评论。”

不同于产业专家,消费者们几乎是本能地接受了相机手机的实用性,他们一下子就接受了“最好的相机就是握在你手上那一个”的行销词句;相机手机的革命今日仍在继续,它们可拍摄的影像画素越来越高,而且不只是扮演“成像装置”,还越来越往“感测装置”的方向发展。你还记得你的手机是什么时候开始能拍照的吗?(参考原文连结可看更多详细内容)。
 

 

日本松下在 1995 年发表的相机手机原型并没有获得产业界注意,在几年之后的 1998 年德国 CeBIT 展,Siemens 发表了一款有摄影功能的手机,但有人认为那是网路摄影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