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款名为《口袋妖怪Go》(Pokemon Go)的手机游戏,最近在中国迅速走红。这款游戏将AR(增强现实)技术和宠物小精灵的角色设定结合起来,令玩家大呼过瘾。
 
“Pokemon Go 最大的贡献是让AR这一高技术含量的技术非常巧妙创新地用于游戏之中,并呈现在用户面前。”虎嗅网科技专栏作家王新喜说。
 
VR(虚拟现实)和AR这两个术语看起来相似,也常常为人混淆。但在业界人士看来,这二者其实有着极大的不同。
 
 
“AR是增强现实,我们看到的场景和人物一部分是真,一部分是假,它们同时叠加在一起,是把虚拟的信息带入到现实世界中。”从事AR科技研发的易视腾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张俊斌说,“而VR是虚拟现实,看到的场景和人物全是假的,是把你的意识带入一个虚拟的世界”。
 
二者的体验方式也有所不同。“VR多配合一些智能硬件来实现,通过佩戴硬件使体验者完全沉浸在虚拟构造的世界中。”张俊斌说,“而AR则不同,GPS和摄像头是其基本配置,一块手机屏幕就可以实现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的互动,简单方便。”
虽然AR对于大多数公众而言还是个新事物,但它正逐渐在人们的生活中崭露头角。
 
(这是一款名为Sky Guide的AR手机应用。)
 
用iPad对准正在阅读的书籍,屏幕上就会呈现出书中所描述的场景;借助定位和指南针,将移动设备对准天空,在没有星星的夜晚也能看到天空中的恒星、星座、行星;3D全息投影形式呈现的立体动画小白熊站在手机屏幕上方跳舞、卖萌、唱歌,带来沉浸式的交互体验;一些中小学教材已经进行了初步尝试,链接动态视频,学生可以“哪里不会 扫 哪里”……这一款款AR应用虽不如 Pokemon Go 流行,但却早已给人们带来了惊喜。
 
在业内人士看来,AR的应用前景非常多样。长江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陈果表示,AR的应用场景广泛,包括模拟训练领域、游戏领域、电视直播、驾驶导航、旅游展览等。
 
(厦门小渔村曾厝垵近日把AR和旅游相结合。)
 
不过,从当前的产业发展来看,更多的公司选择以VR为切入口进行研发,AR领域却稍显平淡。
 
在中国人民大学传播学系教授匡文波看来,AR虽在20多年前就已提出,但目前它的运用范围却极为狭窄,一个重要原因即在于其价格居高不下,导致无法进入消费级市场,如何在兼顾利润的基础上适度降低价格,还需考虑。
 
此外,一系列技术和体验的欠佳也在阻碍着AR“心愿清单”的实现:缺乏通用的操作系统和技术标准,相机传感器在弱光条件下表现糟糕,运行AR应用会让手机电池迅速耗干,网络延迟可能会导致用户体验的欠佳,高流量背后消费成本增加,显示屏大小尺寸的制约……
 
(中国邮政于2014年发行的首套加载AR技术邮票《动画——〈大闹天宫〉》特种邮票。)
 
“AR真正普及尚需时日,也有一系列的技术问题需要解决。但新的技术具有无限的可能性,对于AR的发展,我们拭目以待。”匡文波表示。
 
面向未来,AR已欲大展身手。根据市场调研公司 Digi-Capital 的数据,到2020年,AR的市场规模将达到1200亿美元,远高于VR的300亿美元。从2015年下半年,包括传奇影业、迪士尼和华纳兄弟在内的诸多国际知名公司已开始纷纷进军AR领域。
 
在AR领域的投资主场上,中国已经成为一颗耀眼的明星。Digi-Capital 的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全球共在AR/VR领域投资17亿美元,其中近10亿美元来自于中国。
 
“中国是一个特别大的市场。目前市场上的很多需求都可以通过AR技术得以满足。”张俊斌说,“也许,当我们在麦当劳或者肯德基就餐时,空中就会 飘 着一堆的优惠券等着我们去发现,这在技术上已经可以实现,只是时间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