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被黑被嫌弃的路上,处女座一直骄傲地前行着。不少人谈“处”色变,一提到处女座,第一反应就是躲得远远的,星座界的五仁月饼的称号也让处女座在被嫌弃的路上渐行渐远,处女月刚刚过去,每年此时,都是反处女座联盟嫌弃的至高点,同时,也是撑处女座联盟心疼处女座的高峰期,“为处女座平反”的呼声愈演愈烈。

 

为什么处女座会被嫌弃?无非是因为他们太专注于细节。但是你是否想过,如果把所有的处女座都放到合适的位置上,那么这个世界可能会变成一个更美好的地方。

 

想象一下,如果全世界的设计师都是处女座,那么我们是不是马上就可以过上事事舒心、处处顺心的生活了?

 

回顾一下日常生活中得种种,无论是不管怎么调节都无法舒适的飞机座椅,还是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成功倒出来的番茄沙司,使用操作的不便捷、设计细节的“反人类”,诸如此类产品设计方面的缺陷,也被众多用户熟知并诟病。消费者的快速成长对设计师提出越来越高的要求,一旦设计师没有把握好自己的标准,甚至降低到消费者承受的底线之下,其创作出来的产品,也必然不被市场接受。

 

然而,有这样一名苛求到偏执的设计师,几乎没有这样的烦恼——他对于产品设计的要求极高,甚至一旦感受到瑕疵,心脏就会有生理上的痛感。听起来似乎是夸张的玩笑话,但他认真地解释了这个症状的“病因”:“我对不完美过敏。”

 

这位设计师就是国产手机品牌 OPPO 的首席设计师范晓宇,他觉得,设计师如果能有幸拥有这种对不完美的“过敏体质”,才会对完美更加极致地追求。而这种追求的精神也得到了业界的认可:他设计的让屏幕熄灭时完全看不到手机屏幕边框、倒角的“息屏美学”,在 2014 年荣获有“设计奥斯卡”之称的 iF 设计奖(iF Design Award)时,被评价道“纯粹而泛着光泽的黑色,神秘、深邃,平静中蕴含着无限的张力,像宇宙中的磁场,有一种摄人心魄的魅惑之美。”

 

时时在生活中寻求灵感的范晓宇

 

灵感到产品,相隔千百次的手绘修改

一次川西自驾旅途中,范晓宇和朋友误入雪山的无人区,他们在寻找出路的时候遇上了日出,“远方天边渐渐露白,太阳从雪山后方升起,一束阳光投射在雪山上,山峰的轮廊被点亮,山体的线条也在光线照射下变得立体起来,眼前的景象,像是太阳用阳光这把刻刀雕琢出来的作品。”

 

那一瞬间,他的脑海中无比澄明,他心中按捺住邂逅盛景的兴奋,平静地掏出随身携带的笔记本,一笔一笔把眼前雪山的轮廓勾勒出来。“那一瞬间的雪山,无声无息但充满力量,这种澎湃感无法用影像记录,只能在纸笔上留下。”

 

或许,这也是他对灵感的一种尊重。

 

手绘留下来自雪山的灵感

 

不仅如此,在这个电脑技术几乎无所不能的时代,范晓宇和团队在产品设计,也就是进行他们的“艺术创作”时,依旧采用了手绘图纸的方式,虽然笨拙和艰辛,但是精于设计的匠人懂得,手描画的感觉才最原始,也最真实。从在图纸上一次次手绘出弧线开始,经过上百次调整,画出无数张草图,雪峰之美呼之欲出。

 

工业设计和单纯的艺术设计最主要的区别是,工业设计在艺术设计的美学要求之上,还有需要有实用性的考虑;工业设计的产品需要能够在用户的生活中兼具美观和耐用等众多功能。因此,从雪峰之美的设计图纸出发,设计师还需要更多地从人体工学与材料学等众多方面去考虑,才能使之成为一款真正好看又好用的产品。

 

从图纸到产品,前后数个月里要经过千百次的力学测试、做模型、论证;请来上千人参与体验和实验,测试手机握持时边角弧度给人手的压强,计算出最佳握持感。每一个步骤,都非常严苛,力求完美;同时更给设计团队提出了全新的和更加复杂的挑战:为了打造至美产品,每个精巧的构思,其背后都可能有大量难题需要攻克。

 

为了将设计做到极致,在手机的腰线上做出像雪山一样完美的弧线,范晓宇和他的团队煞费脑筋,对腰线的造型和位置反复调整,对机身的金属材质一选再选,甚至机身的配色方案都提出了 15 种香槟金色和 28 种玫瑰金的选择,反复进行细微的调整。

 

三个月,只为一道光

这个不断苛求完美的过程中,始终有个问题出现:无论如何尝试,手机后盖的光泽始终没法像阳光照在雪山般通透明亮;而缺乏了这样的光泽,就不符合灵感的来源。

 

为了攻克难关,范晓宇和团队找来显微镜细细地观察后盖表面,发现上面凹凸颗粒非常粗糙。他先是决定在金属加工的过程中,再增加一道打磨的工序;然而在生产流程上增加一道工序,意味着成本的增加、不良率的上升、生产时间的延迟等等一系列的次生问题。

 

一个解决方案的推翻没有让他们退缩,他们顶着重重压力,在一次又一次的试验后,终于找到了解决的办法——在粗磨、精磨后增加镜面抛光,这样后盖表面就会抛得像镜面一样,这个环节再去喷砂,产品表面的细腻度就非常一致、非常均匀。

 

数次的打样只为打磨出最细腻的外壳

 

这需要用显微镜才能发现的一点点的差别,对于消费者来说真的重要吗?多花百分之几十的成本,只为了提高百分之一的品质,真的值得吗?“也许不用两台机器进行对比,很难看得出来,但是专注提供更好的品质,用户一定能够感受到。在 OPPO‘美因苛求’的价值观里,一切都是值得的。”

 

就这样,历经三个多月,做了几百个样板,历经万难,最自然的“雪峰光芒”诞生了。

 

范晓宇和研发团队甚至为这个弧度参数专门定制了一把刀,专门用于手机的腰线切割,以保证加工出来的弧线是完美的。“刀片切割手机外壳时,就像毛笔一挥,轮廊就精确流畅地切割了出来,一气呵成。”这个看似刻板和无限重复的工业流程,被他形容为酣畅淋漓的泼墨挥毫,范晓宇虽为手机设计师,却难掩艺术家的浪漫气质。

 

这个弧面还有一个优美的名字:“凝光腰线”,——屏幕边缘微微凸出的凝光腰线,犹如积雪自然堆砌的山峰脊梁,山峰的锐利和冰雪的柔美完美融合,弧线浑然天成,再现了川西那个转瞬即逝的壮阔瞬间。

 

手机拿在手上,无论如何翻转,光线总是稳稳地停留在腰线上,后盖部分则像隐形一般藏匿不见。静心凝视这道光芒,视觉、听觉、触觉、想象、回忆和喜悦都被调动起来了,感官的窗口被豁然敞开。

 

这道“凝光腰线”也应用在了 OPPO 今年最卖座的两款产品 R9 和 R9s 上。

 

完美,源于无数次对不完美的打磨

息屏美学和凝光腰线都是人前显赫的成功之作,但它们的背后还有无数没有成真的完美创想:范晓宇和设计团队曾经想过把陶瓷与手机结合,因为陶瓷的设计既有艺术品的纯洁又有人文底蕴的厚重,这一灵感来源于对建筑师贝聿铭作品的感悟,通过简单的几何组合,就能把艺术感发挥到极致,突破时代性——这也是一个设计师所追求的,让设计经得起时代考验。

 

然而理想与现实总有差距。在论证时发现,由于陶瓷的材料特性,一摔就容易碎角,不适合设计到产品上。其实把一个浪漫的灵感真正付诸设计并不容易,即使美学角度再完美,产品也要以用户使用习惯为至高标准。尽管他的想法被推翻了,但范晓宇相信,随着科技不断进步,未来一定能让现在的“不可能”一点点全部实现。

 

不断思考,寻求突破的范晓宇

 

现在,仍有无数尚未投入量产的设计还都静静躺在 OPPO 设计中心的保险柜中,每一件上都认真标注了产品所处的状态,还有范晓宇和设计师们郑重其事的签名,这些都是他们追求至美的经历和见证。

 

愈挫愈勇、精益求精的研发过程同时也是学习和修为的过程,只有在挫折和不顺中汲取经验,才能不断成长为更加出色的手机设计大师,从灵感出发,以苛求之心,打造出越来越多的至美佳品。这也是处女座的人生写照:我非天生完美,只不过在追求完美的路上不断前行,不断超越,从而不断逼近完美。

 

愿世上所有的设计师都是处女座,或者说,愿世上所有的设计师都像范晓宇一样,对不完美过敏。

 

更多最新行业资讯,欢迎点击与非网《今日大事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