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机一脑”的回收处理过程中,主要问题在于“最后一公里”。根据中国家电研究院调研,2015 年,废弃电子产品的回收渠道中,个体回收渠道占比高达 85.86%。这使得电子垃圾的供货渠道极度分散,难以形成规模。

  

如果以 2007 年苹果发布第一代 iPhone 作为智能手机的起点,至今 10 年来,全球已经销售了 70 亿台智能手机。当然,如果计统计上非智能手机,10 年中生产的手机数量飙升到超过 170 亿台,其中仅中国生产的手机就超过 120 亿台。

  

而根据 Gartner 最新公布的全球数据,截至 2016 年底,全球正在使用的手机、平板、PC 的总量达到 70 亿。这也就意味着,过去十年间,废弃的手机产品超过了 100 亿台。那么,100 亿台废弃的电子垃圾,是否有得到妥善处置?其实并没有。

  

刚刚结束的 MWC 上,三星在其最新品发布会期间遭到某国际组织的抗议。此前,三星因为安全隐患回收了 430 万台 Note 7,但始终未公布这些 Note 的处置方案。

  

2016 年 11 月开始,某国际环保组织在全球筹集 3 万多名公众签名,呼吁三星公开召回手机的处理计划,呼吁三星开发更有效的拆解系统、降低对环境的危害等等,但并未得到三星的公开回应。与三星不同,苹果在 2015、2016 年陆续公开其电子垃圾的回收处置方案,并且向媒体公开其回收工厂。2015 财年,苹果公司回收了超过约 4 万吨电子垃圾,从中提炼出约 2.8 万吨可回收利用的材料,包括 1 吨黄金和 3 吨白银。

  

但是,此类事件都并没有引起广泛关注。毕竟,电子垃圾的污染远没有空气污染、水污染那么让公众重视,而且,电子垃圾的回收处理也始终没有完全成熟的产业链。

  

绿色和平东亚分部污染防治项目主任刘华告诉记者:“一部手机里有 50-60 种金属、化学品,其中包含多种重金属、有毒有害化合物,如果进入环境都会造成严重污染,材料焚烧处理还会产生剧毒的二噁英。”

  

此外,手机部分供应链也会产生严重污染,以被称为“石墨之都”的黑龙江鸡西为例,此地出产的石墨广泛应用于电池之中,但当地市民饮用水中的铅污染已经超标 700 多倍。

  

补贴基金入不敷出 

电子垃圾回收处理问题,起于家电、PC 时代。起初,政府部门以“家电以旧换新”政策推动废旧家电的回收处置。2008 年,国务院出台《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回收处理管理条例》,提出新的管理办法,并于 2009 年制定《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目录》,将电视、冰箱、洗衣机、空调、电脑(四机一脑)列入管理名单。

  

直至 2012 年,财政部出台《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基金征收使用管理办法》,四机一脑的生产者需要按照每台设备 7-13 元的标准每季度缴纳管理基金。此基金将主要用于补贴废弃电子产品回收处理企业,其中,回收企业处理电视、冰箱、电脑的补贴额为 80 元 / 台,空调、洗衣机为 35 元 / 台。该政策 2012 年 7 月 1 日起正式实施。

  

2012、2013、2014、2015 年,该基金征收额度分别为 8.54 亿、28.1 亿、28.78 亿、27.15 亿,总计 92.57 亿元。2013、2014、2015 年,基金补贴额分别为 7.53 亿、33.92 亿、53.97 亿,总计 95.42 亿元。回收处理废旧电子产品分别为,4000 万台、7000 万台、7500 万台,总计 1.85 亿台。

  

因为补贴标准并未完全匹配产业报废率、处理难度,电视机补贴额度过高,空调过低,处理企业为追求补贴,使得电视机最终拆解量达到理论报废量的 180%,而空调拆解量则只有理论报废量的 0.25%。其余产品维持在 20%-30%之间。

  

2016 年,财政部调整基金补贴标准,略微下调了电视、电脑的补贴额度,将空调补贴标准从 35 元提升至 130 元。

  

需要指出,按照目前家电、PC 市场计算,可征收的基金每年维持在 27 亿~28 亿之间,但处理企业、年处理量不断提升,补贴额度仍将持续上涨。具备处理资质的处理企业也从 2013 年的 64 家增长至 109 家,企业年处理能力从 8800 万台增至 1.5 亿台。

  

目前,基金已经呈现亏损状态,而且可以预计此后每年亏损额度都将超过 30 亿元以上。2014 年,《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目录》修订,电话、手机均纳入新名单之中。同时,向手机企业征收处理基金的策略也开始提上议程。但至今,该政策仍未落地。

  

一位手机行业资深人士告诉记者:“2016 年初,是讨论最激烈的时候,当时传言手机的环保税是‘每台 6 元’,但据说 2016 年两会的时候被否决了,之后就没有进一步的消息了。”根据工信部数据,2016 年,国内市场手机销售量 5.6 亿部,以“每台 6 元”标准计算,可征收 33.6 亿元基金。

  

事实上,不仅手机的处理基金处于搁置状态,“是否可以根据企业的环保贡献度、产品环保指数来制定不同的征收标准;一部手机该如何拆解、拆解到什么程度,拆解手机的环保企业应该具备什么样的能力、什么样的生产线,都还是未知数。”一知情人士介绍,“虽然,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势在必行。到现在为止,这些却都没有落地。”至少,没有手机厂商愿意主动推动这些政策。

  

除基金补贴制度之外,2016 年 1 月,工信部出台《电器电子产品生产者责任延伸试点方案》,格力、TCL、联想、华为等企业均在试点名单之中,但目前为止,关于试点的进展信息始终无任何披露。

  

最后一公里难题 

基金补贴是加速产业成熟的方式,但却不可能成为产业可持续发展的要素。

  

“四机一脑”的回收处理过程中,主要问题在于“最后一公里”。根据中国家电研究院调研,2015 年,废弃电子产品的回收渠道中,个体回收渠道占比高达 85.86%。这使得电子垃圾的供货渠道极度分散,难以形成规模。

  

2015 年,由政府颁发资质的 109 家环保处理企业的总处理能力达到 1.5 亿台,但年处理量仅 7500 万台,处理能力浪费了 50%。

  

“处理企业需要依据核定后的拆解数量才能获得补贴,现在有 109 家处理企业,对货源竞争激烈,需要花费大量的资金购买电子垃圾,”绿色和平东亚分部污染防治项目主任刘华告诉记者:“很大程度上,国家补贴的基金,最终都落入了游商走贩手中,并没能大幅提升企业的处理能力、效率。”此外,企业大多没有资金进行技术更新,只是一直做简单拆解,靠补贴支撑,急需整合升级。

  

在被视为“千亿级市场”的二手手机回收行业,这一问题同样显著。

  

“一年 3 亿 -4 亿的闲置手机,二手手机的平均回收价 400 元左右,市场规模很大,”知名手机回收平台回收宝合伙人熊洲告诉记者:“千亿级市场,但基本还没有竞争,大家都是大海里游泳,因为回收率实在太低了。”

  

回收宝成立于 2014 年 7 月,是以“网站+顺丰快递”为模式的手机回收平台,主要与华为等手机公司、三大电信运营商合作密切。2016 年 6 月,回收宝获得近亿元的 A 轮融资,11 月又获得 SMC 世铭集团的投资。2016 年,回收宝回收手机约 100 万台。

  

据记者了解,目前市场上存在大量的手机回收平台,目前成交量最大的为成立于 2012 年的爱回收,2016 年,爱回收的业务总量超过 500 万台,营收 17 亿,此数据包含相机、笔记本等产品在内。此外,58 同城旗下二手交易平台转转在 2016 年自营交易量为 80 万台,而使用转转验机平台的客户自主交易量为 330 万台。除此之外,淘宝旗下咸鱼平台也存在为数不少的手机交易,但咸鱼暂未公布其销量。

  

2016 年,手机回收的百度指数从 1500 点增至 3000 点,5 家平台在百度投放广告,以手机回收为关键词在百度前几页中检索出的企业超过数十家,但是,没有哪个企业的回收数据能够超过整个市场保有量的 1%。

  

“在欧美、日本,手机回收率很高,日本可以达到 40%,”熊洲介绍:“一方面是公民环保意识强,另一个原因在于手机渠道相对简单,主要是运营商渠道,从哪卖的就从哪回收。”而在国内遍布全国二、三、四线城市的线下渠道,运营商渠道、互联网渠道基本三分天下,渠道成本较高。

 

不过,手机回收公司的侧重点也在于“具有残值、可以二次流通”的手机。“一些完全没有使用价值的手机,可能回收价格也就是几块钱,”熊洲告诉记者,“这类手机,只占整个回收量 10%,收到之后基本会平价提供给环保企业。它们存量非常大,但都躺在抽屉里。”

  

对于尚有残值的手机,手机回收平台可以提高其回收效率,但已经成为“电子垃圾”的手机,目前没有谁将其视为重点。

  

电子垃圾的桥梁 

“电子垃圾的产生源,正规处理企业之间,一直缺少一个沟通的桥梁。”东方循环研究部费彦肖如是告诉记者。东方循环是主打固废资源综合利用的互联网服务平台,是上海市绿色产业园区创建工作的承接者,负责园区固体废物的在线监测统计及废弃物资源利用和无害化处置。

  

费彦肖介绍,上海市共有企业 40.3 万家,每年由企业产生的电子垃圾数量约为废弃电脑 200 万台、废弃打印机 80 万台、废弃硒鼓墨盒 800 万只、灯管 600 万支,电子垃圾超过 8 万吨。但是,“大多数企业并不知晓国家对电子垃圾的处置有明文规定,也不知晓随意处置会带来哪些危害。企业通常会将产生的废电脑和打印机交由负责维修的个体小商户,或者长期贮存在仓库中,不知道如何处理。”而另一方面,上海市五大电子垃圾处理单位的拆解线却长期闲置,“吃不饱”。

  

“通过园区的固体废物在线监测统计,可以把企业的固废信息进行备案、整理、汇总集约、分类呈现,对接五大处理企业进行竞标。”费彦肖介绍,成立于 2015 年的东方循环,在 2016 年已经实现交易量超过 6000 万。

  

2017 年,上海市将固废资源利用率指标纳入“十三五”规划,要求企业园区的电子废弃物等固体废物要规范化处置,且对资源利用率提出指标要求。在消费端电子垃圾市场,目前电子垃圾处理的龙头企业格林美正在尝试以社区为单位进行居民电子垃圾回收,并专门打造 APP“回收哥”。因为处于财报静默期,格林美未接受记者采访,目前并不清楚此方式的成效。

  

不过,从目前来看,将政策导向集中于垃圾生产源,比此前的基金扶持具有更好的效果。

  

需要指出, “电子垃圾回收的经济效益十分可观,”刘华告诉记者:“目前的研究报告认为,从手机上看,一吨电子垃圾里面的黄金含量为 200-400 克,相比之下,一吨金矿石里黄金的含量只有几克,5-8 克的已经算是富矿了。”除此之外,电子垃圾还富含铜、铁、钴、镍等资源,被称为城市矿山。

  

也正是因此,在国内渠道不通畅、大量垃圾闲置的情况下,海量电子垃圾走私到中国。

 

2016 年 5 月,巴塞尔公约组织在官网发布了一份为期两年的调查报告,该报告指出,美国的电子垃圾,有 32.5%被出口到亚洲,包括中国台湾、中国香港、大陆、泰国等地。“这些地方,很多都是中转地,最终都是走私到大陆,”一位从 2004 年在商检部门从业的人士告诉记者:“这些电子垃圾,主要流向两个地方,广东贵屿、天津子牙。走私成本比国内收集的成本低很多,地方政府也不排查垃圾来源。”

  

贵屿是世界闻名的电子垃圾集中营,巴塞尔组织官网一直使用在贵屿拍摄的照片作为招募支持者的首页图片,上述调查报告指出,过去十多年间贵屿是美国电子垃圾的主要走私地。因为完全采用焚烧、酸洗等暴力拆解方式,贵屿的重金属污染大多超标近千倍,超过 80%的当地儿童血铅超标。2013 年开始,广东省整顿贵屿,将无序拆解的作坊迁移至工业园区。不过,2017 年 1 月,巴塞尔官网发布一篇文章,文中认为,“政府的处理方式,只是把工人集中起来,仍然使用过去的方式处理电子垃圾,这不是真正的产业升级。”

 

更多最新行业资讯,欢迎点击与非网《今日大事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