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C(宏达电子)看着三星、华为、OPPO 和 vivo 席卷世界的时候,一定会想起曾经那段以安卓为枪、比肩苹果,把三星挤到墙角的日子。在安卓手机增速最快的近 5 年时间,HTC 一再错过机会,漠视周围汹涌而过的变革浪潮,直到自己被时代潮流所吞噬。

 
9 月 21 日,谷歌(微博)与 HTC 签署了收购协议,协议的核心内容为谷歌 11 亿美元收购参与打造 Pixel 手机的 HTC 团队,以及获得 HTC 知识产权授权(非排他性)。将核心资产剥离之后,HTC 仍将继续开发手机和 VR(虚拟现实)业务,这对市值只有 19 亿美元的 HTC 来说可能是足够好的一个选择。
 
拥有最大移动操作平台的谷歌在移动终端方面屡次尝试,推出包括 Google Glass(谷歌眼镜)、VR 眼镜、Google Home 智能音箱等终端产品。但收购 HTC 业务之后,谷歌移动终端的发展或许将聚焦到智能手机,谷歌横扫天下棋手的“阿尔法狗”(AlphaGo)终于有用武之地。
 
 
从代工厂回到代工厂
从 1997 年到 2017 年,中间以 2011 年为拐点,HTC 走出一条快速上升,又迅速下坠的抛物线。回首 HTC 的发家史,1997 年成立的 HTC 是一家谦卑且上进的代工厂,直到 2000 年与康柏(已并入惠普)合作生产的搭载 Windows CE 系统的掌上电脑 iPAQ,在千篇一律的代工企业中脱颖而出。
 
借着微软在移动时代的发力,抓住机会的 HTC 成为了 Windows 手机的顶级生产商,最高占到微软系统手机 80%的份额。与微软的合作,帮助 HTC 赢得了全球声誉,HTC 也以极低的代价将版图扩张到全球。
 
2006 年,HTC 从手机代工厂转型自主品牌。而在 2005 年,谷歌收购了安卓公司,继续研发基于 Linux 并且适用移动设备的开源操作系统。HTC 加入了谷歌主导的安卓联盟,并于 2008 年联合电信运营商 T-Mobile 推出了世界上第一款安卓手机 T-Mobile G1。
 
跳上谷歌的大船,HTC 开始了自己最为辉煌的一段时期。根据咨询公司尼尔森的报告,HTC 在 2011 年曾以 21%的市场份额位居全球智能手机厂商第二名,仅次于占据 29%市场份额的苹果公司。而在美国市场,2011 年第三季度 HTC 市场占有率超过了苹果。2011 年 4 月 6 日,HTC 股价站上 1200 元新台币整数关卡,市值暴增至逾 335 亿美元,超越诺基亚与 RIM,成为市值仅次苹果的全球第二大手机厂商,到达历史巅峰。
 
但此后,HTC 的命运骤然逆转。2011 年下半年,作为安卓阵营代表的 HTC 被苹果以专利侵权为名告上法庭,重点产品被美国实施进口禁令。这场官司被视为是 HTC 在欧美市场衰败的转折。但事实上,苹果同时期也对三星 Galaxy 系列发起诉讼,HTC 却没能像三星一样再站起来。
 
没有重新拾起辉煌,和 HTC 推出的产品不无关系。2012 年 HTC 发布旗舰产品 One 系列采用英伟达芯片出现诸多问题,惨败于同年竞品三星 S3 和苹果 iPhone 4S;2013 年 HTC 效仿苹果,孤注一掷只推出一款高端手机 M7,主打概念 400w 像素摄像头,但良品率出现问题,同样不敌竞品 S4 与 iPhone 5。2014 年,HTC 推出 M8,依然缺乏创新却价格高冷,市场反应惨淡。
 
“HTC 能做的,华为一样能做出来,而且价格还便宜,大陆品牌的创新速度远比 HTC 快。在高端市场,相比三星、苹果,HTC 在供应链能力上差距太大。市场策略上屡次失误,在最重要的时间里错失了大陆市场。”手机中国联盟秘书长王艳辉分析。
 
2015 年小米、华为、OPPO、vivo 等品牌已经强势崛起,牢牢占领了中、低端市场,开始向高端市场发力,HTC 驻守高价产品,却始终没有拿出能够与苹果、三星、华为竞争的产品。这一年,HTC 旗舰手机 M9 大崩盘,公司同年 8 月宣布裁员。2016 年,HTC 开始将在上海的土地卖出,弥补业绩的亏空。走到这一步,已经注定了 HTC 手机业务要出售。
 
IDC 于 9 月 20 日最新发布的世界智能手机市场排名,HTC 的手机市场份额已经不足 1%,仅为 0.68%。业绩上,HTC 连续 9 个季度亏损。交易宣布前,母公司宏达国际市值仅为 19 亿美元。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核心资产卖给谷歌后,HTC 将回归 OEM(代工生产)定位。20 年时间,HTC 转了个大圈又兜回原地。
 
硬件试错成本高昂
外面的世界早已风云变幻时过境迁,有些企业还活在静止的历史里不肯醒来。有这样境遇的还有诺基亚、摩托罗拉、黑莓等等。但是相比诺基亚和摩托罗拉在系统方向上押注失误以致尾大不掉,在安卓时代拥有美妙开局的 HTC,一把好牌也打成输家,不禁让人唏嘘。
 
从近年失败的大厂看,有一个规律就是硬件厂商居多,软件公司春风得意少有失蹄,即便是错过了移动时代的微软,市值也在连续创新高。这与硬件公司高昂的试错成本密不可分,三星 S7 爆炸事件估算损失了近 170 亿美元,如果放在苹果和三星之外任何一家硬件企业,可能都是灭顶之灾。一款手机产品从立项到销售跨度可能在一年以上,HTC、黑莓连续几款产品失败,投入成本巨大,以致难以回头。
 
此外,纯硬件产品的溢价在降低,互联网时代用户流量成为重要价值判断标准,而用户和流量多被软件企业掌握,硬件公司“做嫁衣裳”。因为 iOS 系统的互联网属性,苹果成为唯一通过封闭系统平台掌握用户的手机公司,这也给苹果带来了更高的收入和谈判权利。反观诺基亚、HTC 乃至今天的华为,投入巨大研发费用之后,对用户掌控能力极弱,甚至于“零交互”,对软件平台谈判权利弱势。
 
很多硬件企业似乎看到了这一点,开始重视对用户的接触。根据华为应用市场 2016 年度数据,当年用户累计达到 6 亿人,应用下载量达到 450 亿次,全年累计分发应用 450 亿。对巨大流量的开发,有望带来更高的附加值。
 
谷歌的野心
手机相对 PC,是演进的新一代计算平台,下一个计算平台是什么呢?此前大多企业认为是 VR,但现在包括苹果、谷歌、华为都在聚焦人工智能。挽救 HTC 的谷歌是人工智能时代弄潮儿,无论是大数据分析还是人工智能算法都走在全球前列。谷歌旗下开放的安卓系统已是移动端最大操作系统。在今年 3 月初,安卓正式超越微软 Windows,成为用户最活跃的操作系统。
 
但相比 Windows 和 iOS 系统为微软和苹果带来的巨额收入,开放式的安卓并没有给谷歌带来直接收入,谷歌也试图在移动操作平台上有所斩获,去年曾几次传出谷歌欲重返中国市场,要求与中国手机企业就应用分成。
 
得益于对封闭系统的掌控力,苹果公司还有重要的“苹果税”收入,所有厂商通过 iOS 软件实现的内部消费和购买,都必须给苹果公司提供三成的收入分成。上半年,苹果收入分成高达 50 亿美元,成为苹果最重要的服务收入来源之一。如果谷歌能够在安卓系统取得分成,其地位可比微软。
 
从对 Google Glass、VR 眼镜、AlphaGo(阿尔法狗)、Google Home 智能音箱的投入上看,谷歌是在人工智能领域布局长远且愿意不断试错的科技公司,但在手机外的移动终端所做研发并没有取得可喜的成绩,无论是眼镜还是音响,都没有显示出成为下一个计算平台的实力。除了下棋,“阿尔法狗”毫无用武之地。收购 HTC,谷歌或许将手机作为人工智能下一个重要平台。
 
Pixel 也是首款搭载谷歌助理(Google Assistant)的手机,意味着谷歌将人工智能优势实现在终端上。此外,Pixel 还是首款支持谷歌 Daydream 计划的智能手机。Daydream 是谷歌打造的 VR 标准平台,可以理解为 VR 里的安卓。可见,谷歌对新一代智能手机寄予厚望。
 
在此次对 HTC 的收购中,谷歌并没有把 HTC 手机业务、VR 全部囊括其中,而是仅收编了原参与打造 Pixel 手机的 HTC 团队成员及相关员工。Pixel 是谷歌去年 10 月 5 日正式推出的系列手机,与 Nexus 系列手机利用代工模式,硬件生产能力全部交由硬件制造商处理的方式不同,谷歌加大了对 Pixel 手机的掌控,除了硬件代工由 HTC 完成,谷歌掌控了软、硬件融合。
 
此前,谷歌在系统上始终坚持开放性,而 Pixel 手机体现了谷歌在策略上的改变,对 HTC 收购完成之后,谷歌将从只拥有一个完全开放的安卓平台,到拥有移动终端的软件、硬件和人工智能计算平台。
 
谷歌或许会效仿苹果的 iPhone,推出集成人工智能能力的爆款手机。毕竟手机在短时间仍是最适合大量计算的移动终端,无论是 VR 还是人工智能,短时间内手机都是核心环节。而且苹果和华为已经开始在人工智能方向上布局,谷歌更是不甘人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