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各大科技企业在 CES 上狂欢时,美国著名的运动相机企业 GoPro 却在孤独中哭泣。

 

近日,GoPro 被爆出正在和摩根大通商量出售公司事宜,同时公司 CEO 首尼古拉斯·伍德曼在 2018 的薪酬将会被下调到 1 美元。这家当年华尔街的“宠儿”在近两年到底经历了哪些酸甜苦辣?

 

 

四年时间,从鼎盛走到落寞

2014 年对于 GoPro 是黄金时代。

这一年,公司重金邀请微软前执行官 Tony Bates 作总裁,推动公司的商业化。

 

这一年,GoPro 以每股 24 美元的价格在美国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上市。

 

这一年,GoPro 占有了运动相机市场 42%的份额,远远超过第二名 Ion 的 12%市场份额和索尼运动相机的 8%市场份额。

 

(2010 年-2015 年 GoPro 财务状况)

 

而在 2015 年和 2016 年的财务报告中,GoPro 却连年亏损,甚至有国外媒体唱衰道“GoPro 要卷铺盖回家”。探析背后的原因,两个字“着急”。

 

急剧增加的员工数量

2015 年,由于 2014 年的成绩出色,GoPro 在全球的员工数增加了 500 多人,增幅高达 63%。对于一个大型跨国企业来说,员工增加 500 人似乎并不是一件大事情。而对于业务发展相对单一的 GoPro 来说,500 名员工成了一个大炸弹。

 

GoPro 在 2015 年投入的研发费用比 2014 年同比增长了 8980 万美元。在这 8980 万美元中,与现金有关的人事费用增加了 3580 万美元,占研发增长费用的接近 40%。

 

加上资讯业务和广告营销业务的增长,2015 年,GoPro 的利润增幅变小,从 2014 年 30%的增幅下降到 2015 年 14%的增幅。此时,GoPro 面临着巨大的财务压力,不得不进行大幅度裁员。2016 年 1 月,公司紧急减少 7%的员工(约 100 名员工)。

 

火急火燎收购初创公司

2015 年财务的压力并没有让 GoPro 停止自己的前进步伐。GoPro 似乎不用给自己喘息的机会。2016 年 2 月,GoPro 斥资 1.05 亿美元收购了两家初创公司 Stupeflix 和 Vemory,并投资研发视频编辑工具 Replay 和 Splice。

 

其实,早在 2014 年,GoPro 为了配合自己的相机产品,开发了视频编辑软件以方便消费者作出精良的视频作品。视频编辑软件的研发让 GoPro 找到了意外的发展方向——媒体公司。

 

 

2014 年,GoPro 甚至被评为“十大最佳 YouTube 品牌频道”之一,成为了内容提供商,并获得了额外收入。但是依靠媒体内容的创收,远不能弥补其在剪辑软件收购和投资上的巨额成本。

 

老天爷似乎有意难为 GoPro,探索出来的“内容媒体”新路子并不能帮助其解决根本的财务危机。就在其裁员并投入巨资到媒体领域时,2015 年,其净利润由 1.28 亿美元减少到 3500 万美元,减幅 71%。然而,依靠其运动相机在 2015 年高达 47%的市场份额,整体的收入还是增长的。

 

病急乱投医

如果说,GoPro 将业务拓展到视频编辑和媒体内容服务领域是一条正确的道路,贸然闯入无人机领域则操之过急,甚至只能做最后的挣扎。

 

虽然在 2014 年,GoPro 就想进入无人机领域。通过自己高分辨率摄像头和 4K UHD 视频的兼容性在无人机市场开辟一条道路。但是其与 DJI(大疆)和 3D Robotics 的谈判与协议都以失败告终。据悉,是因为两家公司都不同意 GoPro 无人机产品研发和进入市场的进度表,认为其操之过急。

 

于是 GoPro 决定自己研发推进产品落地,并定于 2016 年初发布。但产品实际推迟到了 2016 年 10 月才推出。推出的无人机由于设备续航问题以及发生坠毁事件后,GoPro 召回了这款 Karma 无人机。此后,GoPro 在无人机领域一蹶不振,虽然 2017 年 2 月重新推出,但并不能撼动被大疆无人机蚕食的无人机市场。

 

(2015 年美国 FAA 授权的商业无人机数量)

 

2018 年 1 月,Karma 被停止销售,Gopro 还传出公司在聘请摩根集团,商量出售公司事宜。

 

但是对于出售公司一事,GoPro 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尼克·伍德曼表示,GoPro 只是和摩根大通进行正常业务往来,并未有出售公司的意向。同时,他希望 GoPro 有机会寻找一个大公司来合作,帮助 GoPro 扩大公司规模。

 

由此看来,从一开始,GoPro 的问题就是缺钱。较为单一的相机核心业务,加之运动相机的受众较小,GoPro 的体量经不起太大的折腾,而公司在 14 年快速成长后迅速扩张和转型,加剧了其财政负担。

 

无论 GoPro 是否出售,现在最重要的是需要有一笔充裕的资金注入,帮助其缓解紧张的财务状况。

 

结语

GoPro 的无人机计划将公司最近带入了谷底,在替其惋惜的同时,却不得不感叹大疆无人机在无人机市场惊人的影响力。而 GoPro 的没落,也为国产运动相机提供了铺广市场的机会。起起伏伏的商业战争,只有吸取前车之鉴才能更好的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