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的微信公开课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成了唯一能近距离触摸张小龙内心世界的窗口。

 
经过一年的沉淀,这位希望拥有 Leonard Cohen 的嗓音的产品大神,用一种佛系幽默阐述了过去一年微信——主要是小程序——在一些关键产品、关键节点的关键思考,他擅长这种自问自答式的演讲。
 
张小龙的 1 小时,是微信的一整年。
 
今年微信公开课的主题是 to be,一切正当时。张小龙想做更好的微信、更好的小程序、更好的小游戏,正如 7 年前的差不多这个时候(2011 年 1 月 21 日)张小龙在饭否上的自勉——To be a better man。那一天,微信正式上线。
 
在 2016 年 12 月 28 日的 2017 微信公开课上,张小龙自问自答了 10 个问题,其中有一个是“很多人会问小程序能不能做游戏?”他当时给出的答案是:“我们现在并不能。”
 
然后在 2017 年快结束的时候,微信进行了一个版本迭代,推出了小游戏“跳一跳”,因为他自己玩得太牛逼了(上个星期玩到 6000 多分),以至于获得了一个“立地成佛”的称号,张小龙说:“一不小心变成了佛系。”
 
相比日前网络上大规模无病呻吟的“佛系青年”们,传闻在微信研发遇到困难之时跑到龙泉寺小住的张小龙,无疑更“佛系”。他说话的时候似乎一直在用同一个声调,没有激情澎湃,即便讲到好笑处,亦能古井不波。
 
别人玩“跳一跳”会因为太想获得高分而陷入紧张、心跳加速,但张小龙完全不会,他把“跳一跳”当成让自己放松的一个办法,过程平静。
 
佛系张小龙说:“‘跳一跳’这个游戏其实我们只是把它当成一个 Demo 来做,其实是微信新版本里为了体现微信的小程序、小游戏这样一个平台的威力,所以我们其实是很匆忙做了一款特别简单的游戏。”
 
无独有偶的是,2010 年的时候,张小龙就曾经自言自语过:“让人没有成就感的是,我们随便搞一个简单的游戏,比如扔石头看谁扔得远,都会参与者众。如果再辅以按省市区排名,就会火爆。”
 
如此看来,“跳一跳”这个小游戏应该是在让张小龙“没有成就感”的范围之内,他说:“玩一个小游戏才是正经事。”这话从别人嘴里说出来大概会被人认为是引人误入歧途,但张小龙说出来,大概人们会认为理所当然。
 
佛系张小龙被很多互联网公司的产品经理奉为“中国最好的产品经理”,不管是不是过誉。
 
佛系张小龙显然对于自己是中国最好的产品经理这一点也是深信不疑的,他说他坚信好的产品会自己说话,“我们从来没有开过自己的发布会。”
 
这与 2010 年圣诞节那天,佛系张小龙说过的一句话一脉相承:“互联网产品应该是由用户推动,而不是产品经理来推动。产品经理的作用只是找到四两拨千斤的地方稍微用点力。”
 
“对微信来说,我认为我们每天在做的选择里面都遵循一个标准,就是这个事情是对的还是错的,而不是说它是不是一个利益最大化的。”张小龙说,大人只讲利益,小孩才谈对错,而微信只谈对错、不讲利益,“有很多人会说微信很克制,微信很有情怀,但是内部我们从来没有说过‘情怀’两个字,也从来没有说过我们要克制自己的欲望。”
 
佛系张小龙也拒绝故意讨好用户,他说:“我们在很多产品里面都会看到‘您’这个字,但是在微信我们说不能对用户称‘您’,而是‘你’。我们并不需要用一个很尊敬的态度称呼用户,而是应该当朋友一样称呼,所以应该是一种很平等的关系,这个写进我们的产品条约里面去了。后来再也没有人敢在产品中对用户过于尊敬,因为我们一旦对用户过于尊敬,那说明我们可能怀有目的,可能需要骗一点什么东西过来。”
 
他站着跟用户沟通的方式赢得了那么多人的共鸣,在这个把用户当爷的时代,张小龙拒绝恭维的态度显得清新脱俗。
 
当他说出“我觉得故意去感动一个人也是挺不尊重他的表现”时,引发了现场的哄堂大笑,很多人自然而然认为这是在暗讽日前支付宝的晒单活动,以为这句话前面还有一句话作为铺垫:“现在快到年底了,可能每个产品都会把自己换一个节日的 Logo,并且帮助你回顾过去一年的生活来感动你,但我们并不想做太多这样的事情。”
 
但我坚信张小龙并非通过这样一种场合来一个悠长的暗讽来打击竞争对手,产品经理本身就是纯粹的,何须通过这样的场合来打击一个杭州的对手呢?并且年底帮你总结的互联网产品何其多,并且如果大家还记得,2016 年初,微信还帮我们统计过 2015 年发出和收到的红包数量和总金额,当我看到我发出的金额比我收到的金额多一倍还多的时候,把我“感动”哭了。
 
如果张小龙真的像外界所理解的那样,是暗讽支付宝的晒单,这可能是 1 月 15 日张小龙那场演讲最大的、唯一的槽点。
 
如今的微信成了庞然大物,美丽联合集团 CEO 陈琪对虎嗅说,在他们公司内部有一种叫法叫“微信互联网”,上一个是“移动互联网”。
 
微信需要承载的东西太多,已经成了基础设施,所以,马化腾讲“去中心化”,张小龙讲“去中心化”,但本质上并没有解决微信越来越臃肿的问题。七年前,在微信正式上线前 20 天,张小龙说:“你问我们和竞争对手比有什么区别,我说我们没有他们那些臃肿艳俗的部分。”
 
尽管佛系中年张小龙身材保持得还不错,但对微信来说,中年发福是一种必然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