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快播的创始人王欣“洗完澡,理完发”,走出囚了他三年半的监狱。

 
面对阔别已久的外面的世界,王欣没有呼喊“Hallo Word”,但是世界上的人却对他喊出“Hello 王欣”。
 
王欣出狱比快播视频还有魅力,消息一出,网友们瞬间集体高潮。
 
“快播如果重出江湖,我先充一年会员”
 
“欠他一个会员,是时候充一下了”
 
“来吧,掀起腥风血雨吧”
 
评论区内一片欢呼,大家期待着王欣出狱,重振快播雄风。然后他们可以再重新打开快播,寻找流逝的青春。
 
在广大网友眼中,王欣出狱像是“英雄回来”。
 
“英雄”王欣为什么会入狱?
但既然是“英雄”为什么进监狱呢?莫非“英雄”被冤枉?
 
事情绝非如此。
 
说到王欣进监狱,这不得不提王欣的第三次创业。
 
2007 年 12 月,王欣创立快播。到 2009 年,快播的用户已经积累了一千多万用户,开始实现盈利。2011 年,快播在全国播放器市场占有量第一,年销售额达 1.3 亿。2012 年 9 月,快播的总安装量超过 3 亿,占有 70%的市场份额。到 2013 年,快播的年收入已达 3 亿人民币。而优酷,腾讯,爱奇艺等头部视频网站到现在也鲜有盈利。
 
快播在快马疾步谋发展的同时,也有大 Bug 出现。
 
快播是依靠其特有的 p2p 技术,搜索算法强大,不受限制,以摧枯拉朽之势迅速崛起。
 
但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也就是快播强大的技术,导致其平台上出现了大量的盗版侵权视频和淫秽色情视频,快播也成了人们眼中的流氓软件。
 
2013 年 11 月,国内数十家正版视频网站和版权方发起“中国网络视频反盗版联合行动”,对快播的盗版行为采取了技术反制和法律诉讼。
 
其生也勃,其亡也忽,2014 年 4 月,快播被查封,王欣逃亡。2014 年 8 月 8 日,王欣在韩国被捕。
 
 
2016 年 1 月 7 日,北京海淀人民检察院就快播传播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开庭。在法庭上,王欣巧舌如簧,做了堪称精彩的辩论,但是王欣的口水说服不了法律。
 
同年 9 月 9 日,王欣在法庭认罪,并向公众道歉。9 月 13 日,快播案宣判,创始人王欣被判三年零六个月,并罚款一百万人民币。
 
技术无罪,谁有罪?
在王欣接受审判的时候坚称:技术无罪。
 
诚然,技术本没对错,但使用技术的人却分好歹。
 
王欣一直辩称,快播是一个视频播放器,里面的侵权和淫秽内容是由个人站点提供的。但这只是为自己推卸责任的托辞。
 
“如果有一天我变成流氓,请告诉别人我曾经纯真过”,在快播风光无限时,王欣曾在朋友圈里说到。可见,他对快播存在的问题早已心知肚明。
 
据报道,快播之前的收入主要来自两方面。一是通过软件捆绑营销,获得用户付费下载收入,二是进行游戏推广,获得分成收入。这两项收入来源,都需要依靠庞大的粉丝群体。而快播 2014 年被查封之前的安装量超过 5 亿,占据 80%的市场份额。根据网民的反应来看,快播庞大的粉丝群几乎全是靠着侵权和淫秽视频聚集起来的。这也不难让人猜想:快播有意在利用侵权和淫秽视频招徕用户。
 
在快播的宣传视频里,更是明目张胆的用淫秽色情片作为宣传点,吸引观众。这也印证了快播不但没有对侵权,淫秽视频进行审查,删除。反而用这些博人眼球,招徕用户。
 
而法律对侵权和传播淫秽物品明令禁止。可见,快播是明知故犯,在打法律的擦边球。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快播最后被封也是自己为之。
 
王欣已经出狱,可能很快会开始再一次的创业。至于快播能不能东山再起,不好说。但是“快播粉们”再想从快播上找到从前的快感,恐怕很难。
 
在诺基亚回归的时候,网友会喊:我们都欠诺基亚一部手机。当周星驰要出新电影的时候,网友们会喊:我们都欠周星驰一张电影票。“我们都欠………”已经成了固定句式,只是网友表达自我的一种方式。而今天王欣出狱,网友们喊出的:我们都欠王欣一个快播会员。对王欣大肆热捧,估计也并非真就把王欣当做英雄。
 
对于过去王欣,我借网友的一句评价:王欣未必是个坏人 但绝非是英雄”。但未来的王欣如果能以前车为鉴,或许可以再回创业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