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下今年百岁,索尼今年 72 岁。这两家老牌日本电子企业,五六年前曾经历巨额亏损的阵痛,经过艰难的转型,如今依然活跃在世界消费电子的舞台上。它们“葆青春”的秘诀在于,收缩电器业务并转守高端以维持消费者心中的品牌形象,并发展商用事业赚大钱。

 
商用事业赚大钱
索尼 2017 财年(截至今年 3 月 31 日)预计将创下 72 年来的营业利润新高峰,营业利润将达到 7200 亿日元。其中,影像传感器所在的索尼半导体业务,是索尼利润贡献的“冠军”, 2017 财年前三季已累计创利 1654 亿日元,主要受益于智能手机带动影像传感器销售大增。
 
索尼中国传媒公关部总监姜京源向记者透露,早几年索尼曾卖掉在日本的办公大楼,回收的钱就是投入到影像传感器的工厂建设中。
 
虽然自家手机已被挤出全球 TOP10,但全球排名前六的手机厂商或多或少都采用了索尼的影像传感器:苹果手机全部用索尼影像传感器,三星手机中的影像传感器有四成也是用索尼的,华为是索尼影像传感器的大客户,大疆无人机也全部用索尼影像传感器。
 
虽然全球智能手机市场增长平缓,但是双摄手机正在成为主流,加上逐步增加人脸识别功能,姜京源预计一部手机今后将需要两三个甚至更多的传感器。
 
智能汽车也一样,自动驾驶需要很多影像传感器。2018CES 上,索尼在这方面已经与丰田、尼桑、现代、起亚等知名汽车厂展开战略合作。索尼 CEO 平井一夫还发布了“安全茧”战略,即通过应用索尼影像传感器,在智能汽车四周营造一个像蚕茧一样的安全空间。
 
松下同样通过商用事业赚大钱。目前,松下已是全球最大的电动汽车电池供应商,特斯拉的电池也是由其与松下的合资工厂生产的。松下不仅在美国与特斯拉共同运营大型的车载电池工厂,而且在中国大连的车载电池工厂也于 2017 年落成投产。
 
2018 年松下将迎来创业 100 周年,松下已提出 2018 年度车载电池业务的销售额提高到 2015 年度的 2.2 倍,达到 4000 亿日元的目标。
 
盛大的 2018CES 松下展区中,展示的内容有 80%是商用事业,并首次没有展出家电。松下想表达的是,与家电一起成长的松下,在家电方面发展而来的技术目前正在 B2B 解决方案业务中焕发着生机。未来,松下将重点在居住空间、供应链、移动和环境(能源)四个领域提供解决方案。
 
家用事业守高端
松下电器(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中国·北东亚总代表横尾定显在 2018CES 期间表示,未来松下将在中国大力发展 B2B 业务,但绝不会放弃家电事业。他指出,松下在中国的品牌知名度高,因此松下在中国的 B2B 事业的开展才能如此顺利,这对松下来讲非常珍贵。
 
差异化产品,是松下保住家用事业的关键。今年 1 月,松下在上海发布智能马桶盖新品。松下家电中国总经理吴亮说,未来松下将为消费者带去更前卫的卫浴理念,将厕所革命进行到底。
 
索尼的消费电子业务,也收缩战线,在保留的电视等业务则坚守高端市场。从调研公司 IHS 的数据看,2017 年前三季,索尼彩电的出货量在全球排名第五位,在三星、LG、TCL、海信之后。但是,索尼电视在中国、美国等市场都是均价最高的,索尼 OLED 电视牢牢占据了高端电视市场的龙头地位,售价比三星电视高。
 
姜京源认为,索尼电视业务已经实现重振。索尼在 2017 年中国 OLED 电视市场中,成为销售额冠军,虽然销量不及创维。但是,一台索尼 OLED 电视几乎是同尺寸创维 OLED 电视价格的两三倍,如 55 英寸 OLED 电视索尼卖 2 万多元一台,创维已降至万元以下。
 
目前,索尼消费电子业务包括电视、数码相机、音频产品。姜京源说,电视是索尼消费电子品牌复兴的关键。索尼微单相机业务发展平稳,卖出一个相机后,“索粉”会买多个镜头,实现持续销售。2017 年索尼音频产品在中国市场,相比 2015 年实现了三倍增长。“中国的中产阶层在崛起,消费升级势头强劲。索尼只要卡住高端,自然会有源源不断的用户。”
 
索尼前几年曾经被传言说要破产,先后出售了笔记本电脑、电池等业务。不过,2017 财年却即将创下 72 年来的营业利润新高。姜京源认为,“索粉”在索尼复兴中扮演重要角色。经过研究,“索粉”与“果粉”(苹果用户)不同,比较宅,喜欢动漫,摆弄各种玩意儿不怕麻烦。
 
面对中国、韩国竞争对手的崛起,索尼、松下对于亏损的家电业务,有所为有所不为。收缩战线,减少亏损,留下的业务聚焦差异化、高端产品,实现盈利并维持用户心中形象。
 
下一站人工智能
保住 B2C 业务的品牌形象,并通过 B2B 业务赚钱盈利后,索尼、松下正积极布局未来。
 
平井一夫即将于 2018 年 4 月 1 日卸任,并将索尼 CEO 的帅印交给自己的得力助手、现任集团 CFO 的吉田宪一郎。
 
吉田在 2 月 2 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坦言,全球最大市值的公司而今全部都被高科技公司占据,作为高科技企业的索尼,有一种紧迫感。像美国流媒体服务供应商奈飞(Netflix)的营业利润仅 8 亿美元,但其市值约为 1160 亿美元,几乎是索尼 630 亿美元市值的两倍。
 
索尼的游戏及网络服务业务、即其子公司索尼互动娱乐,与奈飞的业务体量势均力敌,预计 2017 财年将实现营业利润 1800 亿日元(16.4 亿美元)。不过,即使掌握着畅销的 PlayStation 游戏的专营权,但索尼在公司市值上却不是奈飞的对手。因此,吉田将在今年春季公布 2018~2020 财年的新一期中期计划,整合优化公司全球资源,以创造新的价值。
 
科技研发尤为重要,索尼何时能重新推出像 Walkman 那样让人耳目一新的畅销主流产品,才是这家科技公司真正复兴的标志。人工智能、机器人将是索尼努力的方向。
 
2018CES 上,平井一夫用四个例子来诠释索尼的人工智能路径。首先是搭载索尼影像传感器和机器人技术的无人机,已在地形、大型建筑跟踪、农业和气候等领域的测量方面应用。其次是语音机器人 Xperia Hello,可识别家庭成员并可与其交谈,助力日常生活。接着是新概念车,可从云端远程操控,它携带的传感器可将采集到的影像通过人工智能来解析。最后,是娱乐机器狗 Aibo,它可以成为家庭成员的情感伴侣。
 
Aibo 只是索尼人工智能与机器人战略的第一步。姜京源说,过去两三年,索尼收购了一些美国、以色列的人工智能企业,利用自己在电子行业的积淀,迅速嫁接人工智能技术,为未来谋划更大的蓝图。
 
松下的蓝图,则是设想到 2030 年,全自动汽车将会普及,旅行时间和旅行空间也会发生较大变化。松下将会灵活利用 3D 投影、音响解决方案等,创造全新的娱乐体验。比如,智能玻璃的 AR 设备得到普及的时代,AR 设备根据不同情况显示各种信息,增强大众享受体育赛事的乐趣。
 
而面向 2050 年,松下将以创造更好地利用清洁能源的社会为长期目标。松下与美国特斯拉、中国台湾 Gogoro 公司等合作伙伴在锂离子电池、太阳能电池方面已展开合作。
 
显然,利用人工智能、新能源技术,索尼、松下希望创造新一轮的成长周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