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晚幕后

 

要说每年春节期间

 

什么最受关注?

 

毫无疑问

 

如果用“春宵一刻值千金”来形容良辰美景的宝贵是写意,那么用来形容央视春晚可能就是写实了。

 

昨晚,2018 年央视春晚上演,节目精彩纷呈。今年春晚又会让央视赚的盆满钵满。用“春宵一刻值千金”来形容春晚的这 4 个半小时毫不为过。

 

每年央视春晚的收入有多少?成本又有多少?什么样广告能上春晚?

 

吸金盛会

央视春晚的广告收入逐年递增。

2002 年 2 亿元人民币

2006 年接近 4 亿元

2009 年已接近 5 亿元

2010 年达到 6.5 亿……

并且,央视每年在春晚广告位招标定价中,都会在前一年卖价的基础上调标底。

今年春晚,淘宝与央视达成独家互动合作。据知情人士透露,淘宝拿到的是春晚广告的“标王”。

 

阿里巴巴投资的 AI 财经社报道称,淘宝今年掏了 3 个亿给央视春晚,获得的权益包括:春晚电视画面淘宝的互动提示 logo 露出、主持人口播、屏幕下方提示字幕、多屏互动等广告资源。

 

此外,淘宝还将在春晚播出过程中,设立四个互动环节发放 6 亿份实物奖品,总价值 1.7 亿元。

 

不过春晚的详细收入历来都是秘密。一直以来,央视春晚始终坚持着神秘的姿态,参与创作的人都会“签定保密协议”,即使最终退出也都会拒绝透露有关春晚的点滴。

 

中新社国是直通车记者查阅公开资料,目前当属 2010 年春晚的营收对外界透露的信息最多。

 

以 2010 年央视春晚为例。当年春晚“零点报时”由美的集团以 5201 万元竞得,比标底高出 800 多万元;春晚的另一档节目《2010 年“我最喜爱的春节晚会节目”评选活动》独家冠名则被郎酒以 1.1 亿元夺得,比底价高出 4000 多万元。

 

资料显示,自 2003 年至今,几乎每年春晚的“零点报时权”都被美的竞得。2005 年美的集团拍得的央视春晚零点倒计时广告价格为 680 万元,到 2010 年已经达到 5201 万元,6 年间增长了 7.6 倍。折算一下,10 秒的“零点广告”每秒达到 520 万元,等于每秒送给央视大约 2600 台美的壁挂空调。

 

不止于此,2010 年由广而告之广告公司代理春晚当天的节目前后广告都有出售,价格也过亿元。

 

此外,2010 年春晚还频繁在节目中植入软广告。仅赵本山的小品《捐助》就植入了“搜狐视频”、“搜狗”、“国窖 1573”、“三亚旅游”等广告,这一小品植入广告为央视贡献过千万。其中,网站贡献 500 万元、酒厂 400 万元、城市公关植入约 300 万元。

 

当年春晚,其他节目还有小品《五十块钱》演员围裙上植入“鲁花”商标;小品《家有毕业生》植入“洋河蓝色经典”的 4 秒特写;歌舞《拍拍拍》植入佳能相机特写;刘谦的魔术植入汇源果汁广告。据报道,这些植入广告又为央视带来了 1.2 亿元收入。

 

日本 CTR 中国市场研究部的数据显示,2010 年央视春晚广告收入达到 6.5 亿元。

 

多次参与春晚创作的电视导演甲丁曾告诉《三联生活周刊》,《新闻联播》后到春晚开始前,仅这一时段的广告,就能够养活一个小地方台一年。

 

“用计划经济的方式做晚会,用市场经济的方式卖晚会,央视春晚的生产和销售分属于两种不同的经济模式,这种首尾的割裂,产生了巨大的经济价值。”

低廉成本

与动辄数亿的广告费相比,办一场央视春晚的花费就显得寒酸了。

 

春晚的确是一台花费少但费时费力,却又回报惊人的晚会。

 

2008 年春晚导演陈临春曾对《三联生活周刊》透露,“春晚的直接制作成本只有 1000 万左右,不包括外围制作,比如整个演播厅的改造,不过那部分钱也不是很高,我能调配的不超过 1000 万元。”陈临春说,“钱是台里拨的,台里把预算卡死了,春晚的预算已经很多年没有变过了,好多年都是维持现状,和广告收入的增长没有关系。”

 

据了解,央视春晚的成本主要包括两个方面:舞美演员费用和演播大厅投入费用。

 

演播大厅费用方面,有推算认为,每年春晚的花费在 3000 万元左右,其中最大的一笔开销在 LED 显示屏。

 

媒体报道称,2009 年的央视春晚舞台的 LED 总计约 2000 平方米,若以地面屏幕每块 12-14 万元计算,花费 1250 万元;2012 年则用了 8000 平方米的 LED 显示屏,估算在 LED 屏幕上花费了 1.3-1.5 亿元。

 

但是随着 2014 年多部委联合下发通知,要求节俭办晚会。当年春晚只改造了旧的舞台设备,央视一号厅改造工程的成交金额仅为 969 万元。

 

而在舞美演员费用方面,央视春晚基本可以忽略不计。

 

多数演员以上春晚“露脸”为荣,别说不给费用,就是倒贴也能争的头破血流。央视春晚从来就不存在“出场费”之说,而是叫“劳务费”,并且在演员劳务费和待遇方面上,央视真正做到了“公平”,大腕和普通演员标准基本相同。

 

很多一线明星片酬动辄千万,出场费也是百万。出演春晚,劳务费也就象征性的给几千块钱。据报道,刘德华等人的演出费用只有 5000 元,而赵本山、黄宏等则只有 3000 元,其它的更不用提。

 

而明星和演员服装的费用一般也由明星自己承担,春晚“年夜饭”从彩排到演出,从大明星到小演员,据称统一都是 15 元的盒饭伺候,印有“中央电视台专供”字样,还每人仅限一份。

 

再举一例子,媒体报道,2015 年底,吉林歌舞团拟挂牌新三板。这家公司已经连续 18 年参加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元宵晚会的歌舞演出。吉林当地媒体称,吉林市歌舞团已经成为惟一一个参加春晚不需要审查的免试团队,经常承担 60%以上的歌舞。

 

这个团队,2014 年和 2015 年 1-9 月从央视获得的报酬分别为 82 万元和 87 万元。在涉及到 20 万以上的重大合同中,并没有出现央视的身影。因此,不管是春晚还是元宵晚会,单个晚会歌舞费用不会超过 40 万。

 

春晚不仅富了央视,还是一个能硬生生造星的舞台。

 

2009 年春晚小品《不差钱》让小沈阳一炮而红,年赚到几个亿;还有魔术表演者刘谦,他的“今天”可以说是春晚给的,春晚前刘谦出场费在 5000 元左右,春晚后有爆料称其出场费达到 60 万。

 

“这绝对是一个很优秀的平台,我一直很感激郎昆导演找我上春晚,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多人喜欢魔术,喜欢我。”刘谦直言不讳对央视春晚的感激。

 

有钱就能上?

虽然广告费动辄数亿,但对于商家来说,能在央视春晚做个广告,还是非常划算的。

 

“在央视春晚做广告按投入和产出比来说是最合算的。”蒙牛乳业联合创始人孙先红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商家往往看重的是央视春晚的传播力度和收视率,“在春晚做广告是塑造品牌,树立企业形象的好机会”。

 

但在央视春晚做广告,并不是商家有钱就能上的。

 

据知情人士透露,互联网金融产品给再多钱,也不会再春晚“露脸”。除了价格,央视春晚同样看重赞助商品牌调性是否贴合春晚的主题。

 

2018 年春晚已经是阿里巴巴三度蝉联央视春晚标王,在更早之前是腾讯。2016 年,支付宝用 2.69 亿元从腾讯手中夺回春晚合作权。AI 财经社报道称,这是微信掉以轻心了,觉得之前有经验,方案的创新点不足。

 

当然,央视也很卖力。


为了吸引广告赞助商,央视从每年 8 月份选导演开始,一直到明年 2 月份,通过巧妙的议程设置,持续制造热点,增加曝光度。还开办了《我要上春晚》等一系列对标春晚的互动类综艺节目。

 

央视索福瑞数据显示,从 2001 年到 2017 年,央视春晚的全国并机总收视率一直在 30%以上,这意味着有至少 7 亿人观看央视春晚。

 

前段时间,网上有售卖春晚门票,叫价高达数万元,对此央视工作人员回应称,春晚门票和彩排现场从未授权对外出售,希望市民不要上当受骗。

 

其实央视春晚观众也是有选择的,据报道,春晚的门票主要分发给广告赞助商、全国模范人物等代表社会正能量的公益类人物。

 

虽说上央视做广告不管是有钱就可以,但对于这些财神爷,央视也不敢怠慢。媒体报道,企业赞助金额越高,可以拿到的座位票数越多,座位也比较靠前。那些出了些钱,但数额较少的一般坐在后排,而且没有露脸的机会。

 

在 2009 年的春节联欢晚会上,百度 CEO 李彦宏曾作为观众在播出画面中出现八次。据《京华时报》报道,百度的广告也在当年春晚开始前出现三次,甚至在姜昆的相声中植入“百度一下”的口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