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没发文,你们猜猜我干什么去了?当然是在茫茫人海中,寻找如今最大网红:区块链本人啊,北妈千辛万苦,历经磨难,终于在昨晚我终于找到一个最真实、最有趣、最符合形象的“区块链”本人。
 
下面我们请出来他,让他做下自我介绍,让那些枯燥无趣的概念滚粗。
 
大家好!我就是传说中的区块链本人
 
我有一个非常伟大的家族,家族里的每个成员,我的父母,我的哥哥姐姐,我新出生的弟弟,他们都非常了不起。所以今天请允许我隆重地介绍一下我的家族成员。
 
我的父亲:去中心化
首先,是我的父亲。他是一个著名的哲学家,名字叫做去中心化。
 
我父亲出生在全人类的一个虚拟世界里,是生活在全人类脑中的一个信仰。在英语里面,我们把他称为 Decentralization。在中文世界,他也给自己取了个时髦的名字,叫去中心化。但在互联网上,人们习惯叫他 P2P
 
我父亲在人类出现的时候就已经存在了,他是去掉中心,然后实现人与人之间直接沟通、直接交易、直接传播的一种方式的信仰。他相信总有一天,我们可能不再需要中心化的机构。
 
在人类几十万年的历史中间,父亲一直都在寻找一位能实现他去中心化哲学理想,并且他真正爱的人。
 
我父亲曾经爱慕过宗教,比如基督教。基督教原来是以教会为核心的,自从他爱上基督教之后,每个人都可以直接跟上帝发生关联,而不一定要通过教会。
 
后来他发现这还不彻底,于是又喜欢上了去中心化的政治,从此每个人都能发表自己的见解,于是产生了民主制度。
 
后来他又喜欢过很多各种各样的人,但直到我母亲的出现,他才意识到什么是真爱。
 
我的母亲:互联网
我的母亲,就是互联网。
 
互联网是一个没有中心化节点的网络结构。每一个点,从本质上来说,在整个互联网上都是同等重要的存在。所以我的父亲自从遇到母亲之后,就彻底地疯狂地爱上了她。然后他们俩就结合,组成了家庭。
 
之后,他们生下了延续父亲去中心化基因,并且对整个世界产生巨大影响的 8 个孩子。
 
我排行老七,前面有 6 个哥哥姐姐,后面还有 1 个弟弟,这就是我的家族。下面请允许我给大家一一介绍我的兄弟姐妹。
 
大哥:P2P 下载
我的大哥,他的名字叫做 P2P 下载。P2P 是我父亲的姓氏,所以第一个孩子姓 P2P,名字叫下载。
 
大哥是在 1999 年来到这个世界的,帮他接生的,是今天互联网界非常著名的一个创业者,他的名字叫 Shawn Fanning。他 1999 年创立了一个叫 Napster 的 mp3 音乐分享网站,他也是 Facebook 最早的顾问、投资人和股东之一。
 
Napster,能让大家自由下载 MP3,但是这个 mp3 文件,并不是放在 Napster 网站的硬盘上的。如果是这样的话,把整个互联网上的音乐都放在这儿,存储量是非常大的。
 
于是 Shawn 做了一件事,就是将每个人电脑上的 mp3 汇集成一张目录。如果你想下载 mp3,那么 Napster 就会找到那些有这个 mp3 的电脑,同时去从这些电脑中下载一个个小小的碎片,然后在你的电脑上拼成这个 mp3。所以 Napster 本身并不拥有 MP3,他只是帮助那些拥有 mp3 的人互相分享,我们把这个叫做点对点的分享。
 
我大哥的本质,是一种硬盘的共享,是把每个人电脑上的一部分硬盘,拿出来与其他人共享。
 
后来,大哥在中国也有了一个对应的形态,就是迅雷。迅雷就是做 P2P 下载的,它的逻辑是把电影文件,放到每个不同的电脑上,然后彼此分享,这个模式极大地节省了资源。
 
我的父母非常高兴,因为大哥为人类带来了很大的改变。当然这也不是一帆风顺的,因为 P2P 下载对版权保护的冲击很大,美国后来禁止用这种方式来分享 MP3,Napster 也于 2002 年宣告破产。
 
但是这个逻辑,一直存续了下来。
 
我的二哥:CDN
我的父母,接着生下了他们第二个孩子,也就是我的二哥——CDN。
 
当时,大家在互联网上看电影,有一个问题。比如你在上海通过视频网站看一部电影,因为电影是存放在北京的服务器上,在上海看就会很慢,如果在深圳去看这个电影,反应会更慢。
 
那怎么办?有一个办法就是把这个电影放在很多不同地区的服务器,看电影时找最近的服务器来访问,这就是 CDN。
 
于是,美国和中国的很多电信公司,就成了我二哥的接生婆。他们把内容放在很多不同的地方。你在上海看电影,就从离你最近的机房——上海的服务器上看。在北京看电影的人,是在北京服务器上看。这是一种分布式的存储,共享分布式的带宽。
 
我二哥长大之后,进化成一种叫 P-CDN 的形态,就是把我父亲的姓氏 P2P 放在前面,把每个人家里的电脑,都变成了 CDN。
 
过去我们把内容放在机房,无论在中国还是美国,机房的数量都是有限的。如果能够把每个人家里的带宽,都拿出来,这样你看电影时,访问的是你邻居家的电脑,速度是最快的。
 
关于 P-CDN 的落地,我们还要感谢帮大哥在中国落地生根的那家公司——迅雷。迅雷很早就开始用 P-CDN,它出售给会员一种商品,当年叫赚钱宝,后来叫玩客币,其实都是让会员用家里面的网络,来访问彼此网络带宽的一种设备。
 
除了迅雷,我们还要感谢那些电信机房,感谢 Shawn,感谢 Napster,让大哥分享硬盘、二哥分享网络资源这样的方式能够出生和成长。
 
我的三哥:分布式计算
接着我的第三个哥哥出生了,他的名字叫做分布式计算。三哥是个科学家,他出生的时候,轰动了全世界。
 
我三哥在做什么事呢?
 
过去我们破译一个算法或者密码,我们用一个东西:超级计算机。就是在机房里有个特别厉害的计算机,它的运算速度,比全世界任何一台计算机都要快。这就是中心化的计算。
 
那什么叫做分布式计算呢?就把需要大量计算的工作,比如说,破译密码,或者计算一个 DNA 的序列,分解成无数的小块。分成小块后,再扔给全世界一个个小的计算机,比如你家里的个人电脑。
 
当全世界几千,几万甚至几十万台个人电脑的 CPU,同时计算的时候,再怎么样,计算速度都会比一个超级计算机要快。
 
各位,我已经给你们介绍了我的三个哥哥:P2P 下载,P-CDN 和分布式计算。
 
他们各有自己的能力,我的大哥,是用来共享硬盘的;我的二哥,是共享网络带宽的;三哥是用来共享 CPU 资源的。我的三个哥哥长大之后,他们互相照顾,互相帮助,于是就联合在一起做了一个联盟,叫做边缘计算。
 
过去我们通过云计算的方式提供资源共享,云计算,是我们的一个远房亲戚,就是通过互联网的方式来给大家提供一台巨大的,远的云端计算机。
 
但是我的三个哥哥商量,我们能不能不用云端来提供一个中心化的计算资源,而是把每台计算机的 CPU 资源、网络资源、硬盘资源都拿出来共享,这样全世界的计算机,加在一起就变成一台虚拟的计算机。
 
我们把它称之为分布式云计算,由全网计算机一起提供云计算的服务,然后我们来协调大家。三兄弟一商量,就把他们的组合叫做边缘计算。
 
我特别崇拜三个哥哥,因为我相信边缘计算会让我的父母特别荣耀,我祝福他们的边缘计算计划,能够获得巨大的成功。
 

 

我的四姐:社交媒体
在这之后,我的父母生了我四姐——社交媒体,她是我的父母生下来的第一个女孩,所以他们特别喜欢她。
 
我的四姐诞生后,她让每个人都有公平发言的机会,每个人的声音都能被别人听到,整个世界就立刻变得非常感性,每个人都能够说出自己有创意的、有感情的想法。
 
谁是把我四姐接生下来的人呢?在美国我们特别要感谢 Facebook、Twitter,在中国我们要感谢新浪微博和腾讯,是他们共同把四姐接生下来。
 
四姐的出生让我的父母信心大增,是她让每个人的声音都可以被全世界听到,她是互联网世界,人人都喜爱的一朵鲜花。
 
我的五哥:P2P 借贷
我的父母突然想到,能不能在金融领域,也生个孩子呢?他们借助一个叫雷纳德·拉普兰奇的美国人,把五哥接生下来,给他取名叫 P2P 借贷。
 
P2P 借贷是什么意思呢?就是今天我需要钱,我不去银行,而是直接去找有钱人借。
 
这就是我的五哥 P2P 借贷,他是一个非常叛逆的孩子。他一直在宣扬人与人之间是可以直接发生借贷的,所以跟传统世界一个特别顽固和保守的群体,发生了很大的抗争。
 
五哥是我们整个家族里面,争议最大的一个。但我认为,他今天还处于青少年期,等到他长大了,对风险有了更多认识的时候,我相信他会做得更好。
 
我的六哥:众筹
我的父母在金融领域生下我的五哥之后,很快又生下了六哥,他叫众筹,帮他接生的是一个美国的公司,名字叫做 Angel list,天使列表的意思。
 
过去我们融资都是去找风险投资,或者去上市,这些都是中心化融资的方法。其实机构或者股市的钱也是无数投资人给的,那么一个企业如果需要钱,能不能直接去找这些零散的投资人借呢?
 
今天的金融世界里是有监管的,因为世界上有很多不合格的投资人,就是那些对风险没有识别能力和承受能力的人,拿他们的钱,会有金融风险。
 
与我的五哥相比,六哥会显得稍微沉稳一点。但他依然会让全世界觉得头疼,因为还是涉及到金融风险。但是他让很多优秀的创业者拿到了投资,让他们能够有机会去改变这个世界。
 
我非常喜欢我的六哥,他在少年时就是一个英才,就已经做出了这么伟大的成就。
 
我,小七:区块链
我是第七个孩子,我叫做区块链,帮我接生的人叫做中本聪。中本聪在 2008 年发表了一篇论文,这篇论文的标题叫做《基于点对点技术的数字现金系统》。
 
我想跟大家强调两点,第一是基于点对点技术,点对点就是我的父亲,也就是 P2P。
 
第二个叫做数字现金,currency 是货币,货币不只是现金。而数字现金系统是一个很窄的领域。
 
什么是现金?纸币、黄金、白银都是现金。所以我是来做黄金的,做纸币的,不是来做银行账户的。
 
怎么去实现它呢?就是用我的父亲的基因——点对点技术,把这个记账的能力,放在每一台电脑上。
 
我是一种基于分布式的记账技术,我天生有分布式记账的优势,但是我身上也有些缺陷,我不能解决所有问题。
 
我的缺陷是什么?分布式记账,意味着过去一个银行要记的账本,现在需要存储在全网的每个节点上。而要在每台电脑上存储的时候,就造成了极大的资源浪费。
 
所以我只能在数据量特别小的领域,来做分布式记账,数据量特别大的领域我干不了。比如说很多人期待我能做大哥做的事情,就是把文件在全网来分享。但是在全网每个节点上放个副本,需要消耗极大的资源。
 
分布式记账最大的作用就是去除中间的信任机构。在我的努力之下,一些第三方的信用机构将来可能不再被需要,人类生活的效率将得到提高。
 
在我出生之后不久,中本聪帮我也接生了一个孩子,所以我是家族里面,最年轻最早有孩子的一个。
 

 

我儿子:比特币
我的孩子叫做比特币,是基于分布式记账技术的一种数字现金。比特币是模拟黄金来发行的,2100 万枚的总量,每 4 年开采量就会减半。
 
我的父母特别期待他们的孙子——这个去中心化,在全世界不需要任何央行的数字现金体系,能够把全世界的金融体系,变得更加透明。
 
当然,我更希望我的孩子能够健康成长,不要因为大家对他过高的期望,让他很早就陷入自我膨胀,他需要良性的发展。
 
我侄子:ICO- 最头疼他
自从我有了孩子之后,我的六哥众筹,也生了个儿子。他娶了一个太太叫代币,代币就是比特币的原型,比特币的逻辑。他俩结合,也就是众筹取得代币的逻辑之后,生下了儿子 ICO,这是我们整个家族里面的第二个孙子辈小孩。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我们家族最难念的经,可能就是我的侄子 ICO 了。
 
ICO 给全世界和我们家族,造成了特别大的困扰,就是他在年纪很小,而且没有很好地受过教育的情况下,就出来闯荡社会。他能够在没有任何的实际项目执行的情况下,很快就融到一大笔比特币、以太币,或者其他代币。
 
我的八弟:DAO
我还有一个弟弟,正在母亲腹中,我们全家都在期待这个弟弟的降临,他的名字叫 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s,简称 DAO,就是去中心化的组织,或者叫做自组织。
 
如果能通过我的八弟,让每个组织里面不再有一个所谓的管理层,而是自我沟通,通过效率的方式直接连接,就很有可能会提高全人类的组织效率。
 
虽然我们还不知道应该如何去教育八弟,但是我们相信他来到人类世界之后,会跟人类世界共同成长。希望八弟也能在家族中起到重要的作用。
 
 
以上就是我的整个家族,下面是我们家族的族谱。
 
 
今天,我介绍我的家族成员与大家认识,最大的目的是想让大家知道,并不是每件事情都是我做的,我能做的事情是有限的,但是我希望我们整个家族,和人类一起创造美好的未来。
 
今天我的演讲就到这里,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