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C 在押注虚拟现实产业后,一直在拓展产业链,其中,投资 VR/AR 创新公司是完善产业链的重要环节。早在 2016 年,HTC Vive 就联合了一众风投公司,成立了 VRVCA(虚拟现实风投联盟)。

 
近日,VRVCA 与投中集团、全球知名行业媒体 UploadVR、日本行业媒体 MoguraVR 共同发布了《2018 年 VR/AR 行业年度投资报告》。
 
报告显示,即使是在“行业寒冬”的部分观点下,2017 年全球 VR、AR 投资规模仍然持续上涨,达到近 30 亿美元,同比 2016 年上升了 12%。由于硬件出货量低于预期,投资者的关注重点从早期的硬件和内容,转向具有长期投资价值并能跨内容和平台应用的工具与底层技术,以及能够快速验证产品价值并产生收入的垂直领域。
 
展望 2018 年,近 90%的投资人认为今年 VR、AR 行业的投资总额将有望与 2017 年的整体水平持平甚至更高。报告认为,伴随更低准入门槛的 VR/AR 一体机在消费市场的普及、下一代 VR 设备带来的企业解决方案的升级、智能手机 AR 解决方案对沉浸式技术发展的促进、以及未来可支持“VR/AR 云”的全球 5G 网络的部署,新的投资机会或将不断涌现。
 
谨慎投资
在 VR/AR 产业,一年前的热潮已经褪去,投资方也更为谨慎,更多的资金涌向了优胜劣汰后的高质量公司。
 
根据报告统计,在投资轮次方面,行业资金和融资事件主要集中在中后期和种子 / 天使轮,A 轮占总体项目和融资比例逐渐降低。
 
在地域方面,美国仍是主要的 VR/AR 投资地点(约 45%),中国紧随其后(约 25%)并产生了许多独有的投资机会(例如线下体验店、上游供应链、教育等),除了作为主要投资目的地之外,亚洲也是全球 VR/AR 行业的主要资金来源。
 
可以看到,行业内的公司依旧在积极寻找 VR/AR 产业链上的优质公司,而对于 HTC Vive 等硬件公司来说,其也需要上下游公司的聚集配合。
 
3 月 20 日,Vive X 高级投资经理何嘉伟向 21 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道,其一是 HTC 作为主体的企业投资部,投资对象都是规模相对较大的公司;其二是 Vive X 加速器基金,主要投资早期的初创公司,以 A 轮以前为主,目前在全球各地有 6 个投资办公室,在中国、北美、欧洲、以色列、日韩等超过 10 个国家地区一共投了近 90 个项目;其三是 HTC 和深圳市政府合作的产业基金,规模是 10 亿人民币,现阶段主要投国内 PreA- 轮以后的项目。
 
“Vive X 在投资的过程中,除了看重公司的产品是否解决行业痛点、团队是否有潜力之外,我们还会特别考虑他们和 Vive 在战略上有没有契合度。一方面我们有比较强的产业资源,可以帮助它成长,另一方它可以补充我们生态里的一些节点。”他还谈道,“除了 VR 之外,我们也投 AR 的企业。比起短线的财务投资者,我们还是比较看重长线的战略互补。投完以后怎么和不同的部门去整合,发挥 Vive 的产业优势,是我们每天会花很多功夫的地方。”
 
报告还指出,在 2017 年,行业最活跃的 15 名投资者共投资了约 150 个项目。全球最活跃的机构包括:Vive X、Presence Capital、The Venture Reality Fund、Tokyo VR startups、精准资本、Colopl Next 等;中国国内的活跃投资机构则包括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松禾资本、鼎翔投资、UCCVR 等。
 
据悉,Vive X 加速器在过去两年内投资的初创公司,涵盖了消费级和企业级应用、沉浸式内容、基础技术以及人工智能解决方案等多个领域。而在接下来的加速器计划中,Vive X 将重点关注包括 5G 在 VR/AR 领域的应用、新一代一体机设备的应用、线下娱乐体验、VR 教育和企业级解决方案,以及能够为未来设备打造更加自然的交互模式的新技术。
 
垂直领域受捧
报告统计显示,行业领域方面,2017 年工具及底层技术(40%)和硬件类项目(35%)仍然占了总投资额的大多数。从融资项目数来看,企业 / 垂直行业的融资项目在过去两年翻了 5 倍,成为投资人最活跃关注的领域。而在游戏和娱乐等内容行业,投资者态度变得更为谨慎,投资集中于各类别的头部工作室。
 
去年开始,VR/AR 应用往垂直领域深入的趋势就已经出现,多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这一趋势近两年还会持续。一方面,这与 VR 硬件和内容发展受限有关,另一方面,随着 VR 设备不断在企业端普及,to B 的市场相对容易进入。
 
在硬件方面,集邦拓墣产业研究院研究经理蔡卓卲接受 21 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严格来讲,VR 的硬件技术问题比较小,主要是缺乏内容与服务,但要发展一体机或无线产品,最大的技术门坎还是在电池续航力。目前产品大多还需要另外外接一包电池挂在腰际,会影响到使用者体验。其次是 VR 使用 OLED 面板,因为生产厂商少,再加上技术良率低,导致目前成本过高,这也是需要克服的一环。”
 
在 AR 领域,蔡卓卲认为,电池与能耗同样是一个需克服的技术问题。除此之外,“控制”会是 AR 的另一个核心,包括手势控制与语音控制。
 
眼下,无论是家装、教育、娱乐等市场都有不少公司在跟进 VR 技术。Vive X 投资的团队中,有一家公司就将 VR 技术应用于多人会议系统,戴上头盔可以在虚拟世界中身临其境地和参会者对话,其客户包括华为、招商银行等,据悉,该公司成立两年多来,已经能够自负盈亏。
 
在蔡卓卲看来,垂直市场也有不小的挑战,“不论是 AR 还是 VR,要应用在 to B 领域,重点在于客制化的内容与用户接口,也就是需要一个个的项目去开发。因此,只有硬件是不够的,还需要能提供个性化的服务。这块市场的确在成长,但每个客户的采购量都不会很大,只有从个位数到百位数的水平。只有长期采购、习惯 AR/VR 应用的企业才会达到一年购买上千台的水平。要打入 to B 市场,厂商的门坎会相对高,能获得的收益(出货量)目前则相对低。因此,即使消费端市场成长缓慢,让许多新厂商转向企业级市场,但这并不代表他们有能力做好做透,最终还是可能如 2016 年大量泡沫化的情景一样。”